iF.新生活從這開始吧

「喲,橘。」

「…山崎?」
從大學校舍走出來的青年,是一位個子高大加上總是臉帶著笑容的人,很容易便能在人群中找到他,橘真琴。
而在大學校門在等真琴的人,高子亦相當的高大,但他不開口說話時就像是一面生氣的樣子,這就是山崎宗介。
二人一直以來可以說是並沒有什麼交流的,所以當宗介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真琴是完全摸不著到底。

二人打過招呼之後便在附近找了間小店坐下來。
「山崎,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真琴直接地問對方。
「嗯。」
「不過,那之前,我可以先問一下…你是怎知道我就讀的大學…」
在知道是什麼事前,真琴是有點在意這個跟自己沒關係的人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事。
「我問江的。」
「原來是這樣…」
真琴這下子就明白了,宗介跟凜家的人好像是非常的要好,就像自己跟遙的情況一樣吧,所以他問江的話,江是沒道理會不說的,而且也不算是什麼秘密。
「那你是專門來找我的囉?」
「嗯…也不算完全是吧,因為我每個月都會到東京做治療的。」
「是肩膀的傷嗎?」
「嗯。」
那是約兩年多前,他們還高三時的事,真琴也親眼見過那個傷,的確是不輕的。
「我在東京治療的地方,有人說可以介紹我去澳洲當教練。」
「咦!?」
終於宗介直接說出了重點。
「雖然說是教練,其實是教小孩到初中生左右程度的罷,要求不算很高,何況聽江說你是讀專門的吧?我想我們是可以應付到的。」
「我們?」
「嗯,你有沒有興趣一起過去試一下?你大學應該也差不多畢業了吧?」
「這個…」
雖然真琴是很心動,但他樣子看起來好像是有點困擾的樣子。
「其實也不用急著馬上定下來,你可以先考慮一下,反正還有時間,聽說澳洲那邊最近很多泳會都在日籍的教練,好像是多了不少日藉的人過去之類…」
「嗯…」
「我是決定會過去的,你就考慮一下看吧,決定了就找我吧。」
說完,宗介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就先離開了。
被留下來的真琴,看著那張紙條一直在沉默著。

最終二人都決定了到澳洲去,這次他們是來看一下環境,另外也有跟他們的澳洲新雇主在相談有關新工作的事。
「那之後就麻煩你了。」
「嗯。」
「這邊也拜託了。」
「我才是,要你們多多關照。」
宗介,真琴分別跟不同的雇主簽好了合約。
「太好了,你們都找到雇主。」
而中介的人其實也在場。
「嗯,這次都全靠你介紹。」

在簽定合約同時,兩人的雇主也協議好幫他們找一個一起同住的地方,但他們要求要一個可以住四個人的地方。
對於二人的要求,雇主雖然是覺得有點奇怪,不過宗介他們表示可以自己補貼多出的房租,那也雇主也沒什麼問題可以說。
合約好了,住的地方也安排好,剩下就只有…

「山崎,我們要先跟遙他們聯繫一下嗎?」
「這個我有安排,先不用急,反正凜他們兩年來都是住宿舍,不會一下子就自己跑出去租地方住的。」
真琴見宗介那樣說著,也只好聽他的,始終這次來澳洲的事幾乎都是宗介的安排。

其實這兩年以來,凜跟宗介一直都有書信聯絡,本來凜是想過用電郵之類的,不過宗介說一定要寄信才可以…
「吶,凜,你這次不可以再突然沒了消息啊。」
「嗯,知道了。」
凜是知道自己之前突然沒回信的事令宗介一直很在意。
「…還是定個時間比較好…就每天都給我信吧。」
「吓!?宗介,我還要訓練啊!!三個月吧。」
「那..只好一星期一次吧。」
「….宗介….決勝負好了!!」
「好啊!!」
因為談不到一個大家同意的時期,也只好用最後的手段。
結果是凜贏了。
「那就一個…」
當凜想說出決定時,他看了一下宗介的樣子,最後還是心軟了。
「…兩星期一次好啦。」
「真的?」
「嗯。」
「凜,謝了。」
說著宗介開心到親了凜一下,突然被吻上,弄得凜臉頰馬上紅起來。

宗介跟真琴正在他們未來的新居休息中,並在談種種有關這兩年多的事。
「山崎跟凜一直都有聯絡嗎…真好…」
「咦?」
宗介聽到,有點奇怪地看著真琴。
「遙…他幾乎都沒跟我聯絡,只是新年回家時會收到賀年卡之類罷了。」
「你們不是很要好的嗎?」
「嗯…但是遙他不太會寫信什麼罷了…」
「這樣…」
宗介這時在想,幸好他跟凜有好好約定,要是沒有凜消息自己一定會不安到極點。
不在身邊也算,最少也想知道對方的狀況吧。
「不過,他們好像都只在專水游泳的事,也沒什麼特別吧…」
「哈…也是…」
真琴心裡雖然是有點納悶,但也沒辦法,只好笑笑作罷。
「時間也差不多,我們還要回去準備一下,反正多等幾個月就可以見面了。」
「嗯。」
說著二人便離開"未來新居"。

此時二人是不知道他們所想念的人,其實剛好在這附近出現了。
會這樣主要是因為他們選址也算是在凜跟遙的游泳會附近。
而這天凜跟遙剛好是休息的日子,正走到附近閒逛著。
「啊…」
「遙?怎了?」
突然遙停了下來,凜發現了也跟著停下腳步。
「我好像見到真琴…」
「吓?怎了,你太想他了嗎?有幻覺?」
對於遙所說的,凜是覺得有不太合理就是。
「才不是…他跟山崎一起的…」
「宗介?哈,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宗介跟真琴會一起在澳洲出現?凜想來想去這絕對是沒可能的事。
但是就在這時,凜也發現了宗介的身影。
「宗介!?怎會這樣!?」
說著凜便往那衝過去。
「凜,等等我。」
遙還沒反應到的時候,凜已經跑對馬路的對岸,但眼看到凜好像也追不到"目標人物"
「凜…」
「好像上了車,找不到。」
遙跑到凜身邊,看到凜一臉失望的樣子。
「是嗎…」
「…為什麼會在澳洲出現的…」
凜看起來是有點生氣。
「會不會真的只是我們看錯了?」
遙看了一下凜之後說。
「吓?」
凜原本想說,二人同時看錯也太沒道理了吧?但他看到遙的樣子之後…
「也許吧…我們回去吧。」
這樣想,對他們來說應該會比較好,因為要是"那兩個人"真的來了澳洲,卻一面也沒見上就走了,而且是一起出現,這也太奇怪,太過份了。

然後,直到那一天,真相終於出現。
「凜,遙,你們今天是要早退吧?」
教練走到二人跟前說。
「吓?為什麼」
凜覺得很奇怪地反問著。
「…你們不是要搬嗎?手續都辦好了啊。」
「什麼跟什麼!?我不知道的?遙,你知道什麼事嗎?」
凜聽到了,馬上是有點氣上頭,是誰開這樣的玩笑?
「不知道。」
被凜問的遙冷冷地回著。
「…是你妹妹說怕你只顧訓練而忘了,所以都幫你們處理好了啊。」
「喂,我妹!?」
凜這下就更加想罵人,為什麼扯到江身上去?
「嗯…好像是叫江?」
「嗯,江是凜的妹妹沒錯。」
「遙!!」
聽到對方說得出江的名字,遙是很自然地說著,但凜還是覺得這中間很有問題。
「…..」
「江到底在幹什麼了!?」
遙被凜一叫就靜了下來,接著凜開始在想江為什麼會這樣做。
「對了,你們的行李早上已經有人搬走了啊。」
「什麼!?」
然後更加可怕的消息再次令凜氣壞了。
「對方說到你們的名字,而且是XX青少年泳會的人…」
「我可沒印象認識那樣的人啊…遙,你認識?」
「不。」
「這…這就奇怪了…」
當然教練所說的一切凜和遙是完全想不到懂。

「凜,遙,你們有客人啊。」
「什麼客人!?我現在沒心情也沒時間!!」
就在這時候,隊友的叫喚令凜臉馬上變得要殺人似的。

一個黑髮的青年跟在隊友身後走到凜面前
「唉,你這樣說也太過份了吧,小.凜。」
「吓!?…宗…介?」
正當凜要回頭大罵之時,他看到的人確實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人。
「怎了?快三年沒見就認不到嗎?明明之後更長時間沒見面也認到啊,凜。」
「宗介…為什麼你會…」
正當凜呆看著眼前這樣突然出現的人時,身邊的遙也顯得被嚇到了。
當然令遙驚訝的人不會是宗介。
「很久沒見了,你最近過得好嗎?小遙。」
「真琴…」
宗介跟真琴什麼也沒說,眼看著兩個像是快要哭出來的人,
他們只是雙雙笑了一下,就像是什麼成功了一般。
在四人感動的重聚之後,他們便一起去到"新居"。

就是這樣,宗介,凜,真琴,遙四個人開始了在澳洲的同居生活。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