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紫之絆

本人對Innovator一家的愛~XD
以家族關係為基礎,CP傾向有受某K大的影響~
為方便自己及大家~以下是各人的名字對應~一如習慣我會用粗字那個~
另有少少捏關係~都在下面加以簡單說明~

喜歡"變態者(變革者)"的~請慢慢看~

T:所以說我們只是革新者!!


綠毛的兄妹組~有野心的哥哥,愛耍嬌的妹妹。
[1](兄)里朋斯•阿爾馬克(リボンズ‧アルマーク )Ribbons Almark
[2](妹)希林•凱爾(ヒリング‧ケア ) Healing Care

淺紫毛的姐弟組~溫柔的大姐姐,口硬的戀姐小弟弟。
[3](姐)艾紐•雷特納爾(アニュー‧リターナー )Anew Returner
[4](
弟)里維夫•里維爾(リヴァイヴ‧リバイバル ) Revive Revival

紫毛的兄弟組~感情很好,共步率極高,最聽VEDA指示的二人。
[5](兄)提耶利亞•厄德(ティエリア‧アーデ ) Tieria Erde
[6](弟)里捷涅•雷傑塔(リジェネ‧レジェッタ) Regene Regetta

紅毛的兄弟組~無口兄弟,表面上是亙不干涉,實際上很重視對方。
[7](兄)布林•斯特比提(ブリング‧スタビティ ) Bring Stabity 
[8]
(弟)迪梵•諾瓦(デヴァイン・ノヴァ ) Devine Nova

[號碼排順是根據S2-OP1的,並假設為年齡順]

CP傾向
Ribbons X Regene(Regene單戀主)
Bring X Revive
Devine X Healing
Ribbons X 
Tieria (Ribbons對Tieria的執著)

另外~同DNA的有個別的"內部通訊"其他人是界入不能
就算是Ribbons/VEDA都不可介入~所以同DNA的會有二人之間的小秘密~


本篇故事是說在T加入CB前的事為主
另有少量涉及2季內容之事~
主要以
紫毛的兄弟組為中心~

===================================================

Ribbons Almark行蹤不明!?」Regene在收到VEDA的報告時嚇得急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嗎?」Tieria向其他在場的人提出疑問。

這裡是VEDA本體的所在的要塞,聚集在此處的是為了實行VEDA計劃而被製造出來的革新者一眾。
他們有著不同的"個性"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一定是以兩位為一組,並擁有著相同DNA的存在。
擁有著相同DNA的二人,會有著他們獨特的牽絆,那是一種,就算分開了也會連在一起,而且是沒有人可以介入的牽絆。

「沒問題的,Ribbons可是創造我們的"原種"他不會有事的。」Revive冷淡地說著。
「Revive,你別說了!!」Tieria感受到Regene的不安,於是阻止著Revive的發言。
「什麼!?」Revive對於被同等的人命令而感到非常之不爽。
「好了,別這樣,大家先冷靜一點吧。」Anew看見眼下大家快要動手似的,便嘗試去制止不快事件的發生。
「Anew….」而已Revive一向就只會聽"姐姐"的話,於是他帶著不爽的神色走到一旁去了。
「Regene,你就別擔心,我想這應該只是VEDA的計劃而已吧。」之後Tieria試著安撫神色最凝重的Regene。
他們有著相同的DNA,所以很容易就能理解到對方的種種所想。其實沒人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在他們"革新者"來說,這已經是一件習慣了的事情就是了。
Tieria…」Regene知道對方的心思,但是擔憂的心情並不是這麼易就可以逐散得到的吧。

而已,在大家還沒找出結論的時候,一位女生輕鬆地走進了大家所在的地方。她是擁有著跟Ribbons相同DNA的Healing。「吶,VEDA有任務給你啊,Regene。」
「Healing!?Ribbons失蹤了妳一點也不緊張的嗎?」Healing並沒因Ribbons失蹤一事而有任何不安,對於這一點Tieria是感到相當的奇怪。
「我對Ribbons可是有好大的信心。」Healing並作什麼解釋,就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
「是相同DNA之間的信賴嗎…?」Anew對於同為女性的Healing是有著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嘻,就當是這樣好了。」Healing笑了一下,便將話題轉移了。
「Regene,VEDA要你去執行的事。」說著Healing開始跟Regene的腦量同步。
同時間在場的所有人亦開始進行同步。
這種交換情報的方式就跟在亙聯網上的一樣,而同DNA的同步就可以說是加密了的內聯吧。

「要我上戰線去?」從Healing那得到了VEDA"命令"的指示資料之後Regene嚇了一跳,Ribbons才剛失蹤,VEDA就要"我們"馬上找人代替嗎?Regene對於VEDA的"命令"是帶著懷疑。
「其實這只不過是遲早的事吧。」而Revive卻一面理所當然的在一旁說到。
「對啊,我倒是想快些可以參加計劃,一直留在這裡等待真的很沒趣。」Healing邊笑著邊說到。
「但是….」Regene除了對此"命令"的疑惑外,心裡還有著其他不安的事存在著。
「這次的任務為了達到效果,行動者的記憶必先進行加密封鎖….」Regene喃喃地說著。
「就是說,會對自己身為"革新者"一事,以及大家的事都會沒了記憶….Regene…這..」Tieria是明白Regene的心情的。
「沒辦法,這是VEDA的"命令"為了計劃,要做的事是必須去做的吧。」Healing帶著諷刺的語氣對Regene說到。

「但是Regene,要你忘記Ribbons的事,這…」Tieria避過了大家的注意,利用同DNA的腦量共步跟Regene說到。
Tieria,Ribbons的事就麻煩你好了。」Regene明白就算是不願意也好,"他們"就是為了實行VEDA的計劃而存在的,所以"命令"是絕對的事。
Regene…還是由你去處理會好一點,Ribbons的事。」Tieria看了對方一眼,明白到也許為了自己"唯一"的另外一半,有些事情自己是能夠做到的。
「什麼?」Regene驚訝地看著Tieria。

「由我去好了,就由我去參加CB的行動吧!!我要親自去實行VEDA的計劃!!」Tieria在Regene還未能作出反應之前說出了自己剛才所決定的事。
Tieria!?」Regene知道Tieria是為了自己才這樣做的。
「哈,你果然對VEDA很忠心的呢,Tieria。」Healing總是愛諷刺Tieria和Regene那份對VEDA的"忠誠"。
Healing!!」Regene狠狠地看著Healing,而Healing馬上作出了迴避。
「這樣真的好嗎?Tieria…」Anew帶點擔心地問到。
「嗯。」Tieria簡單地回應著。
「沒所謂吧,反正Tieria跟
Regene是同DNA的,哪個去其實都是一樣而已。」Revive就是一面等看好戲的樣子在一旁說著。
「那就這樣決定好了。」Tieria最後對此事作出了總結,之後大家就離開了。

在大家都離開了之後,Tieria先開口對Regene說。
「Regene,你就好好在這等Ribbons他回來吧,之後一直留在他的身邊就好了。」Tieria知道要
Regene忘記Ribbons的事,對Regene來說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Tieria…」Regene明白Tieria的溫柔,但是Tieria就真的沒有不想忘記的事嗎?
「只要實行到VEDA的計劃,要我上戰線是沒什麼問題的,只是…」Tieria的確是可以為了VEDA而做任何事,而已,他還是有放不下的人就是。
「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親自去接你回來的,Tieria,我們是同DNA的存在,所以我們的思想會一直相通的啊。」Regene感覺得到Tieria的心意,因此他作出了如此的承諾。
「嗯,那我就在"那"等你吧,
Regene。」唯一心意相通的二人,有著永遠分不開的"聯繫"。

「Tieria Erde,今天開始我就是GUNDAM MEISTER。」
此後Tieria便開始一人的戰爭,但在他不知道的另一方,卻有另外一半在默默地守護著他。


「Tieria…Tieria….」在腦來傳來了一把溫柔,熟悉的聲音,可是Tieria就是說不出聲音主人的名字。
「誰?」在迷糊之間Tieria向對方提出疑問。
「沒事就好。事情還沒結束的,所以你要支持下去啊。再多等一段時間,我們就可以見面的了…我會去接你的…」聲音只是只顧自地說著。
「什麼!?」Tieria完全不明白對方所說的事。
「是約定啊,我們之間的。」在這句之後,聲音的氣息就消失了。


在經過不知多少時日之後,二人再會的日子終於出現了。
Tieria Erde。」一位擁有著跟自己一樣容貌的男子站在Tieria 的面前。
「聲音…在腦內…你到底是什麼人!?」Tieria 充滿疑惑地看著對方。
Regene Regetta,"變革者"啊。」Regene直接地回應了
Tieria的問題。
「變革者!?」Tieria對這突然出現的事情,實在是理解不能。
「嗯。你都是我們的一份子啊,Tieria。」Regene開始為
Tieria的問題一一作出解答。
「我!?不會的,我才不會是你們這種人的同伴。你來這是想幹什麼?」而已Tieria對於這樣的說法是非常不願意接受,因為在加入CB之後在Tieria身上所發生的種種已經令他覺得自己已經是"人類",而且是CB這個家庭中的一員。
「幹什麼?我只是來接你而已。」Regene感覺到Tieria這樣的想法之時,心裡是有點不知味,但他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而且自己亦是一直在旁看著的啊。
「接我!?」Tieria驚訝地看著已經走到自己面前的Regene。

「嗯,身為同DNA的我們,你應該明白我在想什麼的啊,Tieria。」說著,Regene開始為Tieria那封鎖起來的記憶解鎖。

在分離之時,二人最後約定的一刻就像是剛發生一般出現在Tieria的眼前。
「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親自去接你回來的,Tieria,我們是同DNA的存在,所以我們的思想會一直相通的啊。」
「嗯,那我就在"那"等你吧,Regene。」

「這…」在解鎖之後,以往跟"大家"一起的記憶都回到了Tieria的腦內。
「Tieria,你一定要阻止Ribbons,計劃已經不同了,現在就只有你還可以用"革新者"的身份來阻止他而已。」而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Regene這次的行動是違背著VEDA而進行的。
「Regene…」由於回復了"能力",身為同DNA的Tieria是感受得到Regene的用意。

「帶領人類走向未來的就是我們"變革者",所以Tieria你就跟隨我們行動好了,以變革者的身份。」
Regene用著跟剛才不同的語氣對Tieria說著。
「….」Tieria只是默默地站著。
「算了,還有時間,你就好好考慮一下吧,我會等你的"好消息"。」之後Regene笑了一下便不見了。


Tieria…」正當CB跟A-LAWS展開最後的戰鬥之時,在Tieria腦來傳來了呼喚。
「誰!?」Tieria下意識地提出了疑問。
「是我啊,Tieria …」對方淡淡地回應著。
「…
Regene…?」雖然記憶是被解鎖了,但Tieria對於那些事情還是未能完全接受的。
「嗯,有關我們以往的事,都記起了嗎?」Regene目狀只好再次確定Tieria"記憶"是否都已經恢復過來。
「是的,因為你"來了接我"啊…」Tieria確實地回應著,雖然說他是還未能"接受"的就是了。
「那就好了。
Tieria,現在就只有你可以阻止Ribbons他的了。」像是放下心頭大石般,Regene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可以怎樣做?」Tieria充滿著疑問。
「VEDA」Regene直接回應著。
「VEDA?」Tieria是知道只要得到VEDA的話事情應該是可以解決的,可是要如何做才好,其實他是不知道的。
「嗯,我已經安排好了的,只要跟VEDA本體直接連上就可以。」Regene其實早已為一切作好了準備,在Ribbons不知情之下。
「你直接行動不就…」Tieria帶有不解地說著。
「….我已經不行了,我的身體已經…」Regene在稍為沈默過後說出了自己已經"死亡"的事。
「Regene….」此時Tieria終於感覺到Regene的內心的不安,要是在以前這是應該一早就會發現的事,可是現在卻到最後才察覺得到。
「現在只有你才可以做得到,只要我們取得VEDA的控制,那麼人們跟"純粹種"都可以得救。」相反Regene卻一早就知道Tieria的希望,因此亦以此作為推動對方的"力量"。
「我明白了,Regene,我要怎樣做?」而已,這是非常有效,因為Tieria下了決心一定不要再次失去"同伴"。
「去VEDA的中心,直接跟VEDA連線就可以。」Regene將自己未能行的最後一步交給了Tieria。
二人是有同DNA的聯繫,只要Tieria去得到VEDA那,二人就可以共同取得VEDA的控制權。

「….嗯,好吧,這是只有身為革新者的我才可以做到的事。」Tieria知道要保護CB的同伴的話,這是他必須去做的事。
「謝謝你,Tieria,總是要你代替我…」Regene對於當年要Tieria代替自己的事一直是放不下,而已這次又要Tieria代替自己去VEDA那。
「不是的,我只是跟隨自己的意思去做而已。」Tieria是沒有說謊,因為現在的他已經有著重要的同伴們。
「Tieria…?」Regene感受得到Tieria的決心。
「我要保護大家,用我身為革新者的力量去保護大家,還有就是協助身為"純粹種“的剎那去改變世界的狀況。」
Tieria明白到這項"工作"只有自己才可以做得到的。
「Tieria..」Regene對於現在的
Tieria可說是百感交集。Tieria像是成長了,成為了最適合執行計劃的革新者,但同時卻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明明在以往二人是唯一親近的存在。


在進入VEDA本體之後,Tieria受到Ribbons的攻擊,身體倒下在VEDA之內。而已這卻能使Tieria以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取得VEDA的控制權。
Tieria..Tieria..」在倒下之後,Tieria的意識被Regene喚醒過來。
「Regene…?」睜開雙眼之時見到在自己面前的是跟自己一樣容貌的人。
Tieria,我們開始吧。」Regene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他們是有必須馬上開始行動的必要。
「嗯。」當然,Tieria亦很明白這一點的。

「吶,Regene…」在進行"作業"期間,二人開始了久違的對話。
「怎了?」對於Tieria突然而來那擔憂的目光,Regene是多少有點感到不可思議的。
「這樣做,你真的…」Tieria看著Regene說著。
「Ribbons,是他錯了,這已經不再是計劃的原貌,再這樣下去,Ribbons他始終都是要面對"滅亡"。那麼由我親手來幹不是更好嗎?」Regene明白Tieria所想的事,但他亦很清楚自己現在所作的事是對的。
「但是…你對Ribbons…」Tieria感覺到Regene試著迴避重點,於是他便直接說出想知道的事。
Tieria,在得到VEDA之後,就由你協助"人類"去實行計劃的原貌。」Regene依然迴避了問題,而已他所說的就好像是交代最後的事情一般。
Regene…那麼你….」Tieria知道Regene所想的事,雖然很想去阻止他,卻又說不出口。
「沒問題的,我有著我應該做的事。」Regene感覺到Tieria對自己的關心,於是回以淡淡的微笑。

就在大家面臨最危險的時候,剎那身為純粹種的力量覺醒了。
純粹種變革者的腦量粒子和TWIN DRIVE產生聯動,增強了粒子的純度的GN粒子,擴張著人類之間的意識。終於完成了進化了,剎那‧F‧SEIEI。你這樣才是真正的"變革者"。」
Regene終於等到真正的純粹種的出現。

「剛才的GN粒子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了…竟然擾亂著我的腦量粒子。」Ribbons被剎那覺醒的一刻干擾著他的腦量粒子。
「一直在等待的就是這一刻的來臨啊。」從VEDA那傳來了Regene的聲音。
「Regene Regetta?」Ribbons對於出現的是Regene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在他所知這人應該已經不存的啊。
「!?VADE拒絕跟我的連接!?難道連系統都被…」與此同時VEDA跟Ribbons之間的連接被強行中止了。
「Ribbons,你所希望的事,是不可能實現的了。對吧,Tieria。」Regene開始了他的計劃行動。

「嗯。審判系統開動。」Tieria利用VEDA開啟在Seraphim Gundam的審判系統
「Tieria!?可惡…」Ribbons此時終於明白到是什麼一回事了。當然他是不可能沒為自己準備後路的就是了。
「要去哪啊,Ribbons!!」Regene很明白Ribbons的作風,在此之後他一定會有什麼其他的行動的
「哼。」Ribbons並沒有回應到,只是向VEDA投向了一個狠狠的眼神便離開了。

已經不可以回頭了,Regene知道自己就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而已。

Tieria,之後的事都交給你了。」Regene將VEDA的控制權完全交給了Tieria。
Regene…」Tieria明白這一刻是早晚會出現的事。
「沒問題的。」Regene相信著Tieria。
「嗯,我們是有著相通思想的,Regene。」Tieria亦相信著
Regene
「也是呢。」Regene在感受到Tieria的心意之後,便離開了VEDA。


在與剎那激戰之時Ribbons一心就只希望得到"力量",在現在失去了VEDA的他,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在00 Gndam上的原始GN DRIVE。
「你現在的力量,只是全靠著原始的GN DRIVE的恩惠而已,將它還給我。」Ribbons一直以來最害怕的,而且亦是最想得到的就是這個原始的GN DRIVE。
「誰會。」當然剎那是不可能會交出來的。

「對啊,不是這樣的話,創造我的意義就沒有了,就連存在的意義也…」Ribbons開始害怕自己不只失去權力,甚至會連存在的空間都失去。
「不是的。」突然在腦內傳來否定的聲音。
Tieria Erde。從VEDA那…」Ribbons當然馬上便能知道聲音的來源。

「不是為了引導人類,而是與人類共同創造未來。那才是我們革新者正確的道路。」Tieria試著盡最後的努力去說服Ribbons,為了不用Regene行最後的一步。
「誰要跟那些下等的人類一起…」而已Ribbons根本就沒有放棄的意思。
「正因為你是如此藐視著人類,才會得不到亙相的理解。」Tieria終於確定了這人是怎樣也不會改變的了。
「我才沒有這樣的興趣。」就像Tieria所想的,Ribbons狠狠地回應到。

Ribbons….」一直在旁看著的Regene深深感受到Tieria的心意,還有就是Ribbons的執著。

Tieria,之後Ribbons的事就交給我好了。」Regene阻止Tieria的遊說行動。
「Regene….我們還會再見嗎?」Tieria知道,這便是他們"真正"要分別之時。
「不知道,但是…我倆是…有著..」Regene沒有正面回應到。
「相同DNA的。」二人同時道出了的一句,證明了他們心意是相通著的。
Tieria?」Regene看著Tieria,之後二人互相對笑了一下。
「好吧,你去吧,去Ribbons那吧,可能你是唯一可以理解他的人。」的確,Tieria對於此事是帶有一絲的希望。
「會可能嗎?…那麼,我去了,
Tieria。」但Regene卻不認為自己能夠改變Ribbons,但是要阻止的話,還是可以做得到的。
「再見了,Regene。」Tieria就這樣目送著另外一個自己的離去。


「我是引導人類的唯一存在!!」Ribbons到最後還是不願意對這一切放手。

「已經足夠了…Ribbons,在人類之中已經產生了純粹種,真的變革者已經產生了,身為革新者的我們任務已經完結了。」Regene盡最後努力嘗試著去說服Ribbons。
「不對,我是…」而已Ribbons是不可能就這便接受的。
「真的已經足夠了….以後就由人類自己去"變革"就好了。」Regene邊說著邊接近著Ribbons。
「Regene…?」Ribbons多是是猜到Regene將會做些什麼事,但他眼下還要全力去跟純粹種對戰,根本就是沒閒去干涉Regene的行動。
「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的,所以,你是有你存在的理由。」於是Regene採取了最後的手段。
在面對EXIA最後的攻擊之時,Regene將0 Gundam的機能停止了。
「Regene…」Ribbons對於Regene的行動可以說被是氣壞了,可是那又可以怎樣?

「來吧,我們一起到大家的身邊去吧,Ribbons。」在0 Gundam爆炸之時Regene將Ribbons擁入了懷中。

濃紫的革新者最後二人之間的牽絆並沒有因為分離而切斷…

Tieria,對不起,又要你一個去執行計劃,以後VEDA就交給你了。」
「嗯,我會好好地看著人類變革的,以革新者的身份。Regene。」

相反地,牽絆是更加堅固了。
就算身處的地方是分開的,心靈的牽絆永遠都會在一起。

里捷涅•雷傑塔リジェネ‧レジェッタ) Regene Regetta
提耶利亞•厄德ティエリア‧アーデ ) Tieria Erde

========完==========

哇~第一篇"變革一家"完成~
最近是真的很愛他們~XD
是4對雙子啊~有著不同感覺的4對~
有家族的感覺~又有CP[喂]~很溫馨~

下次應該是另外一對紫色~OR惡搞小故事~= =+

希望各位變革者同好多多指教~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