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舞伴

這是革新者一家的愛~[打]

這次的內容9成以上是在空構的時間上~
以計劃開始前的時間作背景~
8位小朋友仲在一起生活的時候~XD

內容是說一個小小的舞會~
內有此處推的CP~
8人以外登場者~沒= =+

某2人女裝有~=////////=

之後的~就慢慢看看好了~~~~

嗚謝某K大大的圖裝提供~XD
另加插外拍時的腦部妄想~~XD

=============================================

「初次見面,我叫Ribbons Almark,不知道可否跟我跳支舞呢?」Ribbons以一臉初次見面的樣子為Tieria作了個自我介紹。

之後二人便跟隨著音樂開始起舞著。
Tieria Erde,你的舞藝好像沒有什麼進步到呢。」想不到Ribbons會突然說出了這樣一句令人費解的話來。
「什麼!?」此時Tieria真的是完全不明白Ribbons在說些什麼。
「嘻。」Ribbons笑了笑,看著眼前的人不禁令他回想起一件在一切都還沒發生之前的事。

那是一段屬於八位"革新者"的快樂時光。


在計劃開始的初期,那是"革新者"一眾還沒開始加入計劃的時期,因此他們都只是一直在VEDA的本體那"居住"著。
平日可以做的事就只有在那有限的空間之中與"其他"人交流一下而已。

雖然,有時候,總會有人提出一些"特別"的主意來就是了。

這天,“革新者"一眾都被Ribbons召集到"大“來。而當大家走進"大廳"的時候,映入各人眼簾之中的是八個大大的盒子。
「吶,Ribbons~這是什麼?」Healing興奮地問著。
「嘻。」Ribbons只是笑了一下,並沒有正式回答到Healing的發問。
「是VEDA計劃中需要的東西嗎?」Tieria自然地便會聯想到是跟VEDA有著關係。
「都算是吧。」但是Ribbons這個微妙的答案就只會令人更加為之在意起來。
「新開發的武器嗎?」Revive腦子之中就好像只有跟"戰爭"有關的思想般。
「真的嗎?我要看啊。」而已,Healing其實也是有著差不多的想法就是了。

Healing興奮地跑到盒子的面前並跟隨,Ribbons用腦量同步給她指定的盒子打開。
「這是?禮服?」Healing從盒子內拿出了一條純白色的裙子來。
「這裙子跟妳很合襯啊,Healing。」Ribbons知道只要是他說的Healing一定會很開心的。
「真的嗎?嘻~」而事實就如Ribbons估計的一樣。

「Ribbons,你安排這些東西,到底是為了什麼?」Regene邊走到那些盒旁,邊淡淡地問著。
「Regene,這些可都是為了將來計劃而作的準備啊。」Ribbons總是這樣子,將什麼所有事都說成是"理所當然"一樣。
「為了將來計劃而準備的?」但是Tieria對於這樣的說法實在是怎樣也不能理解。
「對啊。」Ribbons卻只是給予了一個簡單並充滿自信的回應。
而已聽了這話之後,弄得在場的人都說不出什麼否定的話來就是了。
「那麼大家快去換來看看先吧。」就在Ribbons的一聲令下,眾人均跟隨他的"分配"拿了一盒回房間中更換。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家再次返回到大廳來,此時大家身上都換上了華麗的禮服。
「看起來都很合襯呢。」在見到眾人的打扮之後,Ribbons自信滿滿的說著。衣服都是他所選擇的,對於自己的眼光Ribbons可是非常之有信心的。
「嗯,只要是Ribbons為我準備的,我都會喜歡。」身穿著純白小裙子的Healing滿心歡起地跑到Ribbons身邊。
「嗯,其他人呢?覺得如何?」Healing的話是不用說,也可以知道的,所以Ribbons是比較好奇其他人的反應吧。
站在Healing身後的是穿著黑色禮服的二人組,他們是擁有著相同DNA的Bring和Devine。
「沒什麼特別問題。」Bring平實地回到
「這是計劃需要而已。」而Devine說的其實跟Bring的亦沒什麼大分別。
「就是知道你們二人不會有問題的。」Ribbons對於二人的反應可以說是沒期待過呢。
然後有一把女聲在身後的另一方傳了過來。
「這禮服真的很漂亮啊….Ribbons,真的要送給我們?」而已對Ribbons來說Anew這個反應,總算是有點兒有趣吧。
身穿著淡淡水藍色裙子的Anew對於突然收到這份"禮物"確實是有點兒受寵若驚的說。
「當然的啊,這只是很普通的東西而已。」Ribbons看了一眼Anew,便一臉沒必要大驚小怪的樣子地說到。
「但是這跟計劃有什麼關係?」Revive是有點猜不到Ribbons在想什麼。
「交際啊。」Ribbons笑了一下。
「交際?」Revive這下子是更加弄不明白了。
「嗯,我們具備了不同方面的知識,智慧等,就是為了日後方便在不同的場合之中運用。當然也包括可能要去一些社交的場合啊。」Ribbons帶著微笑說著。
「說的也是。」Anew對Ribbons這個說法是帶著認同。
正當大家在找出"原因"之時,有位小女孩卻沒"認真"參與在其中。
「說起來,好像還有二位還沒出來呢。」Healing看了一下四周,之後帶了點好奇地說著
「Regene和Tieria是怎麼了?」被Healing一說,大家都將注意力改變到還沒出現的二人身上去。Anew對二人還沒出來的事是有點兒擔心起來。

而當大家正要去找一下二人的時候,一陣急速的腳步聲正向大廳方向衝著過來。
Ribbons Almark!!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接著是Tieria激動的巨叫,他那聲音響偏了此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喂,Tieria Erde你怎可以這樣跟
Ribbons說話的啊!!你這實在是太過沒…..」當Healing正要轉身跟Tieria理論之時,居然被一幅有趣的畫面給阻礙了。

「哈哈~你們這身是什麼打扮啊??」Healing指著剛走進來的二人說著,而且還一直大笑不止。
此時在入口附近的二人對於在這種情況下而被大家目光一同注意著實在是高興不來。
站在較前方的是身穿淡黃色晚禮服的Tieria,手上戴上了純白色的長手套,再加上一頂不知從何而來的長假髮,要不是他大呼小叫地衝進來的話,大家可都會誤以為是哪來了一位美女呢。
而另外一位跟在他身後的是身穿著湖水綠色長裙的Regene,肩上搭以一條同色系的頸巾,簡約之中又帶了點貴氣。而已臉上掛著的並不像Tieria那般激動的神色,雖然是有點不悅,不過依然是掛著那個一如平常的笑顏,緩緩地隨Tieria之後步出了大廳。
另外有關於二人的胸部的事,就先別去深究會比較好一點。

「我覺得很合襯啊。」Ribbons在細心觀賞著這二人的裝扮之後,臉上掛上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Ribbons?」Healing愕然地看回頭看著Ribbons。
「才不會。」Tieria聽到Ribbons的"讚賞"後不但沒有喜悅感,反而有種惡心的感覺湧了上來。
「嘻。」看到Tieria的反應之時,Ribbons露出了一個"成功"的笑容,就像在說這一切都是為了看Tieria這個反應而安排的一樣。
可是這一切看在Tieria身後的Regene眼中就有點兒不太知味了。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了?Ribbons。」但Regene就算再不高興也好,也不會表現出來的,他只是冷靜地向Ribbons"查問"而已。Regene總是這樣的,好像對什麼事情都如此般冷淡的說,不會將自己心底的情感表現出來。
「啊,Regene的,也跟我想像中的是一樣合襯啊,你們二人都很美呢。」Ribbons的說法就好像是一直也沒注意到Regene的存在一樣,雖然事實也許不是如此,但當Regene聽到這番話之時,真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心好。
「這個好像不是答案吧?Ribbons。」Regene是明白的,就算他好像Tieria那樣子也不可能令Ribbons注意得到他的存在,所以他一直都只是"堅守"著自己的位置就好了。
「嘻,是嗎?」Ribbons就好像看穿了Regene心底那份煩躁一樣,帶著點作弄般微微地笑了一下而已。
Regene是知道一般的方式是不可能讓Ribbons屈服的,因此在想出"方式"之前,最好就是不要多說話,於是二人就是這樣什麼都沒說,只是亙相對視著。

然後因為受不了這樣氣氛的壓迫感,終於有人試著開聲說點什麼,可是…..
「但是,Regene和Tieria穿這個也真的很合襯啊。」先發言的人是Anew,她原意只是希望令二人接受"現實"的。
「Anew!!」當然這其實就只會更加刺激到Tieria的就是了。
「你冷靜一點吧,Tieria。」相反地Regene雖然沒表示接受"稱讚",但亦沒意說什麼吐糟的話,因為他的目標人物早就只鎖定在一個人的身上。
Regene!?」Tieria雖然是明白Regene所想的事,但要他冷靜的話好像是沒什麼可能的了。
「Ribbons,我希望你能夠好好說明一下,你也不想事情鬧大的吧?」Regene再一次將視線跟Ribbons對上。
其實Regene並沒說得誇張,以Tieria的個性,要是沒一個令他接受的原因,事情一定不是好收拾的,當然Ribbons是知道這一點的。
「嗯,那好吧。」於是Ribbons試著說出一個"原因"來。
Ribbons慢慢地站了起來,笑了一下之後,他便走到大家的面前,準備為大家說明一下他的"用意"。

「其實我只是想大家一起來練習一下跳舞而已。」Ribbons笑著說。
「跳舞?」Regene好像聽到了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嗯,我們剛好有八個人啊,正好可以練習一下啊。」Ribbons像是件理所當然的事般說出來。
「但是,我們只有兩個是女性的…吧?」Anew很快地說出了重點。
「所以就要Regene和Tieria穿那個?」但是卻有人搶在Anew說出來之前將"主題"說出,那搶先了一步的人就是Healing。
「妳說得沒錯啊,
Healing」Ribbons帶著像是稱讚的語調對Healing說。
「為什麼要我們?」Regene聽了之後依然保持著冷靜地問到。
「你們可是最適合的人選啊。」Ribbons的回答就好像在說這事情早就是注定了一樣。
「什麼!!?」當然Tieria是不可能就這樣便接受的。
「的確…也是呢…」Anew的反應就像是在和應Ribbons的說話一樣。
「哈~」在Healing看來這就像是一台有趣的戲劇般。
「哼。」Revive則對於Ribbons的惡趣味是沒什麼好說的了。

「好吧,我明白了。」而Regene的反應卻跟Tieria的正好相反,就好像是早已經預計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一般,淡淡地接受了。
「Regene!?」Tieria聽了,實在是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Regene居然會就這樣便接受了?
Tieria,其實這也沒什麼,何況都已穿好了,而且又不是要給"外人"看。」Regene帶著一面"沒什麼特別"的樣子說到。
也許這就是Regene跟Tieria的分別吧,同樣的事情上,Regene往往都不會給對方示弱或是露出一面不爽的樣子,不過在某些人的眼中Tieria的反應可能是叫做"有趣"又或許是"可愛"吧?

「…..哼,就這一次吧。」最後Tieria只好帶著不滿的心情接受了這個安排。
「那麼,
Ribbons我們要開始"練習"嗎?」Healing對於Tieria接不接受是沒什麼意見,她一心想著的只是有什麼好玩的事就可以了。
「嗯,可以啊。」於是Ribbons宣佈"舞會"開始。

「那麼我跟Devine一組吧。」Healing馬上便決定好了她的舞伴,並挽住了對方的手。
「隨妳喜歡就好,Healing。」Ribbons從來對Healing都是採取"放任教育"的說。
「嗯。」而Devine的反應,沒人知道他的心是在想什麼就是了。也許只是"聽從命令"而已吧。
「那我的舞伴就由Tie…」正當Ribbons要宣佈他的舞伴人選之時,當選者就好像是"預測到"一般作出了行動。
Bring,我跟你一組吧。」Tieria說著便走到Bring的身邊去。
「…啊…」Bring,沒有給大家什麼特別的反應,就只是默默地接下了"工作"。
「嘻。」看到這一幕的Regene不禁偷偷地笑了一下。他這反應是在取笑被拒絕的一方,還是發自內心的喜悅,相信就只有他才知道了。
「Regene…」而已Ribbons是注意得到Regene的反應就是了。
「跟我一組好嗎?Revive?」其實Anew也是位相當聰明的人,在她的判斷下,知道自己是必須盡快決定舞伴才安全。
「….可以啊。」當然Revive是不會拒絕Anew的邀約的。
「那麼我們是沒選擇了,Ribbons。」看到最後的選擇都沒了之後Regene便帶著諷刺的語調跟Ribbons說著。
「好像是了,那就由你來當我的舞伴吧,Regene。」而Ribbons則一面沒所謂的樣子回應到。
要說他是真的不在意被拒絕的事是不可能的,不過說到由Regene來當他的舞伴此事,也許都是在他的"計劃"之內吧。
「嗯,那麼好吧。」Regene像是沒辦法的樣子走到Ribbons的面前。

隨著音樂響起,傳遍大廳每一處,這八人均開始起舞著。

在音樂底下有人在私私細語,亦有的在使用腦量粒子在私下地交流著。
由於有的是相同DNA之間的交流,所以其他人是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就是了。
「吶,Tieria,為什麼要拒絕Ribbons?他明明是想找你來當舞伴的啊。」Regene其實是真的在意此事的。
另外就是,在這裡的人其實沒哪個會主動去跟Ribbons作對,主要是因為,他們都是由Ribbons所"製造"出來的。
雖然說這都是跟"計劃"上的安排去做而已,但再怎麼說都好要是沒Ribbons的話,就沒有"他們"的存在,這是事實。
「….Regene…」Tieria明白Regene一定會在意此事,但是對方也應該知道原因的吧。
「是因為我嗎?」就如Tieria所想的一樣,Regene是知道的。
Tieria知道Regene的心意,而Regene亦明白
Tieria的苦心,這就是同DNA之間的牽絆。
「Regene….別誤會,我只是不想跟那個人有什麼關係…而已」雖然Tieria是知道,這樣說也只是"表面功夫",但除此之外他實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原因"了。
Tieria,討厭
Ribbons?」Regene苦笑了一下,之後他是有點希望知道Tieria真正的"心意"就是了。
「也不是…只是…」Tieria的說話之中像是帶了點顧慮般。
「只是?」Regene追問下去。
「我就是不太會應付他那種個性就是了…」Tieria說出了原因之一。
「是真的嗎…?」Regene聽了之後,笑了一下
「嗯…」Tieria簡單地回到。
「那麼….」Regene聽了之後,便笑了一下。
「?」Tieria則被這個反應的Regene嚇了一下。

「Ribbons,要跟Tieria跳舞嗎?」接著Regene便笑住跟那位正在與他起舞Ribbons提議著。
「啊?」突然而來的提議令Ribbons露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嘻。」而已Regene就好像是為了這個表情而說出那番話一樣。

「Bring。過來一下。」之後Regene用腦量粒子呼喚Bring。
「Regene!?」被突然而來的"點名"Bring是有點愕然就是了。

當兩組人走近的一刻Regene將Tieria拉了過來,並將他交到Ribbons的手上。
Tieria就交給你啊,Ribbons。」然後給了Ribbons一個神秘的笑容。
「Regene,這…」Tieria被Regene給嚇呆了,他怎樣也想不通Regene的用意何在。

「多多指教啊,Bring。」之後Regene走到Bring的面前笑著行了個禮,此時的他就如高貴的小姐一般。
「…嗯..」Bring其實多少也有被嚇到的,只是從他的面上是看不出來就是了。

「…Regene!?」同時在另外還有一位叫Revive被Regene的行動嚇到。
「Regene怎了?跟Tieria交換了?」Anew帶著點擔心的樣子說著。
「那個Regene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的!?」而Revive則帶了點氣憤。
「我覺得他是太替為Ribbons著想了。」Anew這位大姐姐就是看得出Regene的用意,所以心裡是帶有點不安。
「…哼,是嗎?」Revive不爽地別過頭來。
「你是怎了?Revive。」Anew知道Revive一定是有什麼令他不高興的事出現了。
「沒什麼。」可是Revive就是最會什麼都不說。
「??」這下子是弄得Anew有點在意起來。

在被強行交換了舞伴之後Tieria便一直心情差透的樣子。
「哼。」Tieria就像是在故意要抗議什麼似的。
Tieria,你好像很不願意跟我跳舞呢。」當然Ribbons是不可能會接收不到這訊息的。
「沒有這回事。」但再怎不滿也好,是Regene將他拉過來的話,他是想走也不可能。
「啊?是嗎?」Ribbons臉上掛著個像是看穿了Tieria心裡所想的笑容。
「什麼?」Tieria被這如狐狸般的笑容弄到心情更加不快。
「嘻,可是你現在可是一臉不快啊。」而已Ribbons還是不斷在刺激著Tieria。
「我哪有!?」Tieria當然不可能這時候才放棄堅持。
「嘻。」Ribbons嘴角微微向上翹起。
「….Regene,他…」Tieria就是明白Regene的用意,心裡就更加不安。
「總是自把自為,愛做些多餘的事。」而Ribbons就好像是不領情般在說著。
「什麼!?」當Tieria聽了,心頭自然有股氣憤的感覺湧了上來。
「嘻,是事實啊。」Ribbons並沒因Tieria面色更加壞而停下來。
「Ribbons Almark,你….」這時候,Tieria完全不明白,為什麼Regene居然為了這樣的一個人而做這麼多的事情。

在感受到Tieria快要爆炸之時,Ribbons決定了不再玩下去。
「Healing,過來跟我跳支舞好嗎?」他主動要求換舞伴。
「嗯,好啊。Ribbons」當然Healing是不會拒絕Ribbons的啊。

最後,在交換前Ribbons再次微微地挑釁Tieria。
「這就足夠了,Tieria,希望下次再跟你跳舞時,你的舞藝會有進步就好了。」Ribbons笑著說。
「什麼下次,才不可能會再有。」Tieria聽了之後,狠狠地看著Ribbons說到。
「是嗎?」Ribbons被回以一這樣的一個眼神後反而是更加高興似的。

「Tieria,交換啊。」Healing走到二人身旁,對Tieria說著。
「哼。」Tieria沒有回應便轉身走向Devine

Devine,你就陪Tieria玩一下吧。」然後Healing對Devine下了這樣的一個"命令"。
「嗯。」Devine亦自然地回應到。
「!?Devine…你幹什麼那麼聽Healing的話?」Tieria看到這一幕時實在是有點兒受不了。
「…也沒什麼特別的吧。」而已當時人卻不覺得這樣是有著什麼的問題存在。
「…你…」Tieria對於此人確實是已經再說不出什麼話來了。

「Regene,那我們也交換一下吧。」之後Anew像是覺得很有趣般,也想試著換換舞伴。
「Anew!?」Regene被嚇了一小跳般,望各了Anew。
「嘻,Revive要學習獨立嗎?」在停頓了一下之後,Regene便笑著說到。
「什麼?!」Revive聽到之後雙眼睜得大大的,並一面不可相信地看著Anew。
「也許吧。」而Anew則有點惡作劇般說著。
「Anew….」Revive真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於是他再之用雙眼去Anew求證著,可是他看到的只是在微笑著的Anew而已。
「那…好吧。」最後Revive還是"服從"了Anew的決定。

Anew帶普微笑來到Bring的面前,並跟對方打了個招呼。
「Bring,麻煩你了。」Anew笑了一下。
「不會。」而Bring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的變化,但還是如紳士般回應了一下。
「嗯。」Anew回以一個微笑之後,二人便開始起舞。

而另外的一對新拍擋的情況就有點不太一樣。
「那就請多多指教吧,Revive。」Regene雖然都是帶笑容來到Revive的面前,可是他的語氣之中卻帶有一點諷刺的感覺就是了。
「哼。」Revive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跟Regene合不來就是了。
「嘻。」而這次Regene的笑容就好像是羸了一局似的。

「嗯,那麼我下一支舞就跟Anew跳吧。」而在音樂快要到尾聲的時候,Ribbons使用腦量粒子說到。
「!?Ribbons?」Healing驚訝地看著Ribbons。
一直以來Ribbons跟Anew就好像是兩個不同次元的存在感,二人會在一起的時候很少,就算是傾談時,多算也是圍繞著"大伙"的事而已。
「我可是很"公平"的啊。」Ribbons笑著對Healing說到。
「….是嗎?」Healing是有點不太相信的。
「Anew,準備交換吧。」接著Ribbons便跟Anew說。
「嗯,好的。」Anew雖然是不太願意,但還是按照Ribbons的意思做著。

「Ribbons,好過份啊。」Healing來到Bring面前時是帶著一臉抱怨的神色。
「….」Bring並沒作聲。
「Bring,你這是什麼反應?」而已心情不好時的女人真的很不說道理的就是了,更何況在此處的人可是Healing啊。
「沒什麼。」Bring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做錯了什麼嗎?

「Anew…」Revive看著Anew時,就好像Anew落入了惡魔手中一樣。
而已Revive心目中另一隻惡魔卻就在自己的面前。
「怎了,姐姐才離開一會兒就寂寞了嗎?」Regene雖然多少猜到Revive在想的是什麼事情,不過他就是想作弄一下Revive就是了。
「才不是!!」Revive就像是中了計一樣,來了一個很大的反應。
「啊,真的嗎?」Regene有意地笑了一下
「Regene!!」Revive這次真的敗給了Regene。

「吶,Tieria,交換啊,雖然說是同DNA,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跟Devine玩。」Healing突然跟Tieria提出了交換要求。
是說,雖然是同DNA,而且Bring跟Devine的個性都是差不多,但是Healing就好像只對Devine比較有興趣。
「..妳這是什麼說話嘛…..算了….隨妳喜歡吧。」Tieria對於Healing的說法是有點不能理解的,Bring跟Devine對Healing來說到底是算什麼?
「嘻。」Healing沒有回應,就只是笑了一下子。

「Devine,我們又見囉。」然之後Healing滿心歡喜地回到Devine身邊。
「嗯。」從Devine的反應看來,是沒人會知道他到底是什麼心情吧。
比較起來,Bring可能是會更多一點表情的說。

「我倒是覺得你們沒什麼分別。」而事實上在其他人眼中Bring跟Devine真的沒什麼分別吧。
「….是嗎?」而已Bring對於這方面也沒什麼感覺就是了。
「….或許Devine比你更聽話吧。Bring」最後Tieria試著說出在他心目中唯一的可能性。

而在Ribbons那邊,Anew雖然一直默默地跟他共舞,但最後,Anew還是受不了自己在被"利用"著。
「Ribbons,可以放過我嗎?」Anew笑著說到。
「什麼?」Ribbons被突然這樣說到弄得有點兒不明白。
「除了跟你同DNA的Healing以外,我們之中最可以跟你合得來的人,應該就只有Regene吧。」Anew再笑了一下說著。
「妳這是什麼話?」Ribbons看了看Anew,帶了點不爽地說著。
「嘻,沒什麼特別的。」Anew知道Ribbons是明白自己說話的意思,便笑了一下。
「Anew,身為女性的妳,真的有太多令人意外的想法。」Ribbons對於Anew所說的事,其實真的很想直接地說她太多事,可是如果這樣說的話,就是表示他承認了Anew所說的事。
「是嗎?」Anew對於Ribbons的話當成了是一種讚美地接受了。

「Regene,過來。」而已Ribbons突然又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動。
「!?Ribbons?」因此Regene動作馬上都停了下來。
「你身邊的那位好像快要受不了,如果我再不將"姐姐"還給他的話。」之後Ribbons笑著對Regene說到。
「啊?好像也是呢。」Regene聽了之後,看了一眼身邊的人。
接著他慢慢走到Anew面前。
「那麼,Anew,我們交換吧。」Regene帶著一個佩服的笑容對Anew說著。
「嗯。」Anew笑了一笑便回到Revive那去。

「歡迎回來啊,Regene。」Ribbons用他那個如常的笑容對Regene說著。
「Ribbons…」當然Regene對於"被Ribbons說歡迎回來"是有點感到不可思議的說。
「也許Anew說的是事實呢…」然後在二人起舞時Ribbons不禁輕輕地說了這樣的一句。
「什麼?」Regene好像是聽到了一句有趣的說話,可是就是不太明白Ribbons在說的是什麼一回事。
「沒有什麼。」Ribbons只是笑了一下,並沒有打算去回應Regene的感覺。
「啊…是嗎?」Regene就是知道Ribbons是不可能直接回應自己的就是了。
「Regene,這套禮服真的跟你非常合襯。」而已,突然將話題扯開的Ribbons真的很讓人感到一股奇怪的感覺。
「大家的都是啊。」Regene笑了一下,低下頭說著。
難得Ribbons直接稱讚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大方一點接受呢?Regene暗暗地恥笑著這樣的自己。
「但是只有你的是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一樣啊。」可是更加令Regene意想不到的事卻接踵而來,Ribbons這樣的一句話令Regene嚇呆了。
「!?…Ribbons?」Regene這下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是當他感到臉上的微熱之時,便馬上將頭低下了。
「能夠跟你跳舞也不錯啊。」Ribbons看著眼前低下頭的Regene說著。
「Ribbons….」Regene這回可說是徹底地輸了給Ribbons。

就在這時候,腦來傳來了另外一位"自己"的聲音。
「氣氛好像不錯呢,Regene。」Tieria說著。
「Tieria?」Regene突然好像感覺有點兒不好意思似的。
「計劃展開之後,還會有時間做這樣的事嗎?」而已Tieria提出的是一個令人感到非常沉重的話題。
「我想沒可能吧。」Regene明白,當計劃一開始了什麼都會改變,因為他們就是為了要"改變現狀"而存在的。
「也對,那麼你就更加要好好珍惜現在啊。」Tieria笑了一下。
「Tieria….」Regene的確是很感謝Tieria對自己的關心。
「可以的話,你就一直留在Ribbons身邊好了。」Tieria知道這是Regene唯一的願望。
「可是,我想他希望留在身邊的人不會是我吧…」但Regene亦知道Ribbons想得到的是什麼。
「Regene…」當然Tieria亦是知道的。

隨著音樂的終止,八人的小舞會亦正式完結了。


Ribbons要去協助開發CB的機體?」Regene凝重地看著Ribbons說。
「嗯,在計劃正式開始之前,你們就留在這裡吧,等到時機成熟之時,VEDA便會給你們行動的"命令"。」而Ribbons則一面輕鬆地說著。

Ribbons,要快些回來啊。」Healing像是小孩般說著。
「Healing,那妳就 乖乖在這等我啊。」Ribbons對她笑著說。
「嗯。」Healing點了點頭,並回以一個笑容。
「小心一點。Ribbons。」Anew送上了基本的說話。

「嗯,Anew,妳就多些陪伴一下妳的"弟弟"吧。」而Ribbons卻給了一句帶有諷刺的回禮。
「….Ribbons」Revive聽了之後多少是有點兒不爽的。

Devine,你就代我多些陪Healing玩吧。」然後Ribbons像是交代事情般對Devine說。
「嗯。」Devine當然也只是平平地回應著而已。

Bring,你不會介意吧?」之後Ribbons像是有意地對Bring說著。
「不會的。」Bring確實地回到。

Tieria,我不在的話,你應該會輕鬆很多吧?」Ribbons對著Tieria笑著說。
「什麼?….」Tieria原本是想反駁Ribbons的,但當他想及到Regene的時候,便什麼也說不出來。
「嘻。」Ribbons看著Tieria那個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禁笑了一下。
此時在二人之間的氣氛確實是帶了點微妙感。
「Ribbons…你只是去開發機體而已吧?」當發現到此氣氛時,Regene試著將那微妙的氣氛打破。
「VEDA的任務是這樣。」Ribbons淡淡地說到。
「不用上戰線吧?」Regene像是在擔心什麼般追問著。
「也許要測試性能什麼的吧…詳細的情況也很難說。」Ribbons的回應就好像是沒說過一樣。
「是嗎…不過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Regene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是做了多餘的事一般。
「這是當然的事。」Ribbons自信滿滿地笑了一下。
「也對呢。」Regene帶著個苦笑回應到。

而已Ribbons是知道Regene的想法,他亦看得出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吶,Regene,我不在的時候,大家就麻煩你了。」Ribbons利用腦量粒子跟Regene說著。
「Ribbons…?」Regene被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
「留在這裡,等我回來吧。」然後,在未被其他人發覺的時候,Ribbons最後就只留下了這樣的一句。


「還說什麼不會有下次嘛,現在不就是在跟我跳著舞嗎?不過,跟Regene比起來,Tieria你的舞藝還真的是不行呢。」Ribbons笑著說。
「什麼?」Tieria雖然是知道Regene的存在,但一時之間他是意會不到Ribbons在說的是什麼一回事。
「沒什麼,那是現在的你是不會知道的事啊。」Ribbons是不知道Regene已經為Tieria"解鎖"的一事。
「你….」Tieria現在對眼前的人,內心就只有"敵意"。

現在的"變革者"已經成為了Tieria的敵人。
現在的Tieria已經確信了自己是CB的一員。

八人一同的時光已經不可能再次存在。

已經改變了的人,到底是有多少個?
又有誰會是永恆不變的?

其實大家都在改變著。

==========完============

終於完了~
好像打打下比預定的長….
是換人換來換去玩大左~XD

以下是4位"美女"的圖設~
大感謝KIU大大在我"無理"的要求下"極速"畫出來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