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人

4子加halle出場~有
CP>LOCKON  x ALLELUJAH

名字都是用羅馬拼音的說= =

就是這樣~有興趣的朋友~歡迎指教~

==============================================

“對方投降訊息確認,MEISTER們可以回航。以上”
透過GUNDAM GN-003 KYRIOS傳來的影象,影入ALLELUJAH眼中的只有一片破壞的景象,而這一切都是自己所造成的。

對,奪去這裡人們生命的就是自己的一雙手。

「終於…完結了。」
眼見這樣的景象,ALLELUJAH只能說出這句,說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說話。

『啊!是啊!』
回應他的亦只有一直跟他“共存”的“共犯”HALLELUJAH。

「HALLELUJAH,我們這樣做真的可以令世界改變嗎?真的要付出如此多的人命才可以改變世界嗎?」

『ALLELUJAH,你不會到現在才後悔吧?』

「…不可能的…但是…」
ALLELUJAH每次說到這裡,一想到生命由自己雙手奪去時,透明的水珠就會失控地由那灰色的眼眸中湧出。

『沒必要去想那麼多吧!只要生存下去就是存在的證明。』

「對啊,而且只有戰場才有我存在的價值呢…」

『ALLELUJAH,我…』
每次在任務前及任務結束後二人都總會“討論”到這問題。
ALLELUJAH其實是明白的,自己只是想尋找一個人跟自己說“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每一次回應他的人都只會說“這是你所希望的事”……

不是這樣的!

ALLELUJAH不停跟自己說。

自己真正的希望不是這樣的!
奪去他人生命才可以改變世界,這種事並不是自己所希望的事。
大家都是有家人的,任憑誰死了,他們的家人都會為此難過,甚至是會希望“報仇”……

就像LOCKON一樣……

不過坐在這裡的自己就不同,除了一直陪伴自己的HALELUJAH,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家人。
就連朋友也沒吧?更別說是為自己去離去而哭泣、傷心、甚至是報仇的人。
對,就是沒有這樣的人,才會要自己走上了這條孤獨的路,就讓自己這雙早已經染滿鮮紅血色的手去改變這世界好了。

這些一直都是ALLRLUJAH的想法,但是HALLELUJAH卻一直都不認同。

再說得偉大又如何?殺戮就是殺戮,會這樣做說到底也只不過是自己想生存下去罷了。
這是事實,試問哪有人不想生存下去?ALLELUJAH跟HALLERLUJAH的對話就如同是個人的自言自語,在旁人眼中根本不知道HALELUJAH的存在,
一直以來就只有ALLELUJAH一個人知道HALLELUJAH的存在罷了。

“ALLELUJAH?你怎麼還不離開?”
突然由通訊中傳來LOCKON的聲音,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啊、對不起,馬上來。」
被催促之下ALLELUJAH開動了KYRIOS。

“你沒事吧?ALLELUJAH?”
接上LOCKON出現在通訊螢幕上。

「嗯,沒事的。」
ALLELUJAH露出了一個勉強的微笑 。

“真的嗎?”
LOCKON透過通訊螢幕也看得到ALLELUJAH雙眼的紅腫,怎可能會相信是“沒事”呢。

「呀…」
接著ALLELUJAH將通訊切斷。

『真是多事的人。』
HALLELUJAH對於LOCKON的事一直以來都是不太滿意。
這就像自己重要的人會被奪去的感覺。雖然知道ALLELUJAH的心早就被奪去了,但亦不表示自己就這樣便輕易放手。
這是HALELUJAH的處事方式,一直以來他都要比ALLELUJAH的更加直接地面對並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想要的就必須要自己去爭取,想保護的就要盡力去保護。
ALLELUJAH所不知道的是,HALLELUJAH一直將自己當成了最寶貴、最重要的東西去守護。
「LOCKON…他的溫柔…是對任何人都一樣的吧?」
對於一向對自己都沒信心的ALLELUJAH來說,這是必然的事,加上自己曾經目睹LOCKON對其他人的溫柔,就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是嗎?那樣的話,下次你就叫他別再煩你就好了,反正你也不想他用對大家平等的方式對你的吧?』
HALLELUJAH語氣中帶了點挑釁的意味。

「那樣不太好吧…好像是有點…」
ALLELUJAH對於HALLELUJAH的提議有點遲疑。

『有什麼不好嘛?如果你說不出口,就由我來說好了。』
HALELUJAH了當說出了自己最想做的事。
由自己用ALLELUJAH的身體去跟那個LOCKON說“BYEBYE”的話,ALLELUJAH以後就是自己的了。

「…HALLELUJAH…」
雖然ALLELUJAH是不知道HALLELUJAH真正的目的,但是想到如果日後連那少許的溫柔都失去的話,他寧可自己不曾“存在”吧…
======================================================================================================
沒多久KYRIOS回到島上,眼見其他人一早都已經回到來,心想大家都離開了吧。

正常來說,TIERIA是會馬上找王留美安排自己返回天上去;剎那的話,當EXIA沒什麼大問題的話就會回"家"吧。

而LOCKON……應該是…

想這個問題的ALLELUJAH踏出機倉,一個身影擋在面前。

「LOCKON?」

「ALLELUJAH,你到底怎麼了?」
LOCKON關心地問到。

又是這種大眾溫柔呢。

「什麼怎麼了?我沒事啊!」
邊說著邊準備離開的ALLELUJAH沒有正面回應。

「我說你,要逞強也找時間啊!」
LOCKON追在ALLELUJAH身後。

「我哪有逞強?」
ALLELUJAH帶點不快轉身望向LOCKON。

「還說沒有?你看你的眼睛都又紅又腫了,那像是沒事?!」
順勢將他那眼前的頭髮撥起。ALLELUJAH一時間未趕及迴避,那髮下的金眸就這樣給LOCKON見到了。

在ALLELUJAH髮下的金眸並沒紅腫,倒是帶有一種殺氣,剎時間LOCKON感覺到被那金眸直盯得背脊發涼,整個人像凍結一樣。

「不要這樣!LOCKON!」
一把推開LOCKON,ALLELUJAH害怕著HALLELUJAH的存在被知道,不過更加害怕會因此失去LOCKON,他總是努力控制HALELUJAH的出現,但總有一天自己會控制不到吧……

「抱歉,我想自己一個人…」
說著說著ALLELUJAH就用跑的離開了,而LOCKON卻只是呆在原地目送ALLELUJAH。

「那金色的眼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從來不知道ALLELUJAH雙目異色一事的LOCKON對於這發現是有點震驚,不過他更在意那金眸凶狠的目光。

就像是對自己說"一定要殺了你"一樣。

「不可能,ALLELUJAH又怎可能會…」
LOCKON是不相信ALLELUJAH會想殺自己,但是那目光又確確實實出現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ALLELUJAH…」
LOCKON帶著疑惑走向自己的房間去了。

逃出來的ALLELUJAH亦正走向自己的房間,為避免再與LOCKON遇上,他選擇了另一條LOCKON一定不會走的路。

『為什麼要逃走?ALLELUJAH。』
HALELUJAH笑著就是要明知故問。

「我沒有。」
ALLELUJAH堅決駁回卻是一臉被迫上絕路的樣子。

『明明就是逃了,還說沒有?你真會說謊呢~』

「我只是…」

『什麼?只是害怕那人知道我的存在吧!?』

「!?」
被HALELLUJAH說中了自己所想的事,ALLELUJAH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變。

『很難看的樣子啊~ALLELUJAH大人。』

「HALELUJAH…」
ALLELUJAH感覺已經快瘋了。

『那個人呢~說真的,我是非常地討‧厭!』
突然說出這句的HALLELUJAH語氣中是帶有非常認真及氣憤。

「!?HALLELUJAH…那…」

『最了解你的人是我啊!那個算得上是什麼?那個LOCKON‧STRATOS。』

此時HALELUJAH正用他那金眸直視眼前的ALLELUJAH,掠奪性的眼神透露著“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他,就用你的雙手”的訊息。

充分了解這點的ALLELUJAH只好用盡一切方式去迴避那認真的金眸。

就在二人正在對峙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熟識的聲音。

「ALLELUJAH‧HAPTISM,你在這做什麼?」

「TIERIA!」
對於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現在自己身後的TIERAIA,ALLELUJAH慌忙將心情收拾過來。

「怎麼了?」
TIERIA對於ALLELUJAH的慌張解讀成“ALLELUJAH將自己當成了怪物什麼的”。

「…沒、沒什麼……對了TIERIA要返上天嗎?」
ALLELUJAH為免被追問下去,只好隨便找個話題來說。

「是的,我可沒興趣留在這樣的地方,何況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一下VEDA。」
TIERIA了當的回應。

「那又是啊…」
這時ALLELUJAH發覺自己真的問了個很多餘的問題。

『你是愛上了VEDA呢~』
HALELUJAH突然出現。

「!?HALLELUJAH!?」

「什麼?」
TIERIA好像是聽到了。

「沒…我沒說什麼,你聽錯了…吧…」
ALLELUJAH極力去解釋,希望不要被誤會什麼就是。

「…哼,我看你根本就不夠當MEISTER的資格。」
說完TIEIA就走開了。

「也對,我可能真的不夠資格也說不定…」
ALLELUJAH低頭說到。

『有必要對這些事情執著嗎?』
HALLELUJAH就是從來不會去理會他人的想法吧…不過也有例外,只有ALLELUJAH的想法HALLELUJAH是會介意的。

「HALELUJAH…」
ALLELUJAH對於HALLELUJAH的說法有著一定的認同,但是再怎說大家都一起行動的“同伴”啊……
就在TIERIA離開後,ALLELUJAH繼續往房間進發,在房間的附近遇上了正準備回"家"的剎那。

「ALLELUJAH,你不是和TIERIA返回天空嗎?」
剎那穿回平日的服飾。

「剎那…那個…我想多留在地上一段時間,而且二人一起回去比較容易被發現吧…應該…」

「啊,是嗎?那你會留在島上?」
剎那的說話有點像是關心自己的說。想到這裡ALLELUJAH有種“有同伴真好”的感覺浮了上來。

「可能吧…」
ALLELUJAH帶點不肯定回應。再怎麼說,自己不是經常在地上,所以並沒可能像剎那那樣找個什麼地方住下來吧。

「那你們加油吧!我走了。」
剎那說完就走了。

「!?我…們?」
ALLELUJAH有點不明白剎那的意思驚訝地說到。

「LOCKON好像也會留在島上。」
剎那回頭了當的說。

「LOCKON!?」
ALLELUJAH一時間忘記了,LOCKON在地上的話,好像也是沒有在什麼地方有“家”。

『好事,就讓我給他見識一下真是的“恐懼”吧!』

「嗯?」
剎那覺得自己好像是聽到ALLELUJAH說了什麼似的。

「!?沒什麼…沒什麼啊…剎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說完ALLELUJAH馬上逃離現場。

留下來的剎那,在完全不明狀況下停了一會就轉身走了。

慌忙逃了回到房間ALLELUJAH,過了一回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HALLELUJAH,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ALLELUJAH開口說到。

『我做了什麼了?』
HALELUJAH明顯就是在裝傻。

「HALLELUJAH,拜託你不要在剎那他們面前出現好嗎?…就當是我求你好了…」
ALLELUJAH慢慢壓低了聲線…

『哦~特別是不要在那個人面前出現嗎?』
HALLELUJAH一臉不愉說道。

「才不是啦,我可沒說是LOCKON的…」

「我?我怎麼了?ALLELUJAH。」
LOCKON一臉疑惑問到。

「LOCKON!?」
ALLELUJAH慌張轉身望向LOCKON。他到底是什麼時間站了在這的啊?都是HALLELUJAH不好,總是那麼多事。越是去想心情就越不受控制。

「ALLELUJAH?怎麼了?」
LOCKON看見眼前的人好像是一臉快要哭出來似的,令他也不知道該怎樣好。

「LOCKON…有什麼事嗎?」
ALLELUJAH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雖說如此,事實上他現在的樣子根本就是隨時會崩潰似的。

「那個,我現在去吃飯,想問你要不一起去…就是這樣…」
LOCKON也只好盡力去配合,以免有什麼一發不可收拾的狀況出現。

「吃飯…嗎?…好的,我稍後就來,你先過去吧。」

「那我在那等你。」
說完LOCKON就離開了。

等LOCKON離開,ALLELUJAH稍稍坐了下來,希望自己可以將心情整理好才出去。
而HALLELUJAH還是那麼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事。

『笨蛋。』
HALLELUJAH不爽說道。簡單的一句,卻是自己最想跟自己說的一句。

「HALLELUJAH…」
明白到HALLELUJAH其實是非常擔心自己,因此ALLELUJAH並沒再說到什麼,只是默默地去換上便服。
================================================================================
「LOCKON。」
ALLELUJAH帶著平常的微笑走向LOCKON的身邊。

「ALLELUJAH…」
LOCKON原本是想問他剛才的事,不過見到對方一臉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又怕問了會令他再出現剛才那個崩潰的樣子,始終是沒將話說出來。

「這裡的食物依然是沒什麼選擇呢…」
眼見LOCKON面前的食物,ALLELUJAH無奈地說到。

「呀…是啊….的確是這樣,不過營養方面是不錯的…應該是。」

「也對啊。」
ALLELUJAH笑說。

之後二人都只是默默地吃這份營養大餐。

「吃完飯後,不如出去散步…好嗎?」
在二人的單獨沉默的聚餐快完結前,LOCKON打破了這沉默的氣氛。

「嗯?」
突然被提出延長相處時間,ALLELUJAH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如何?」
LOCKON再一次問到。

『好啊!』
爽快的回應令LOCKON呆了一下。

「HALLE…」
ALLELUJAH慌忙用手阻止自己說話。

「??ALLELUJAH,沒問題吧?」
LOCKON為了確認一下剛才自己聽到的回應再次問到。

ALLELUJAH望了一下LOCKON,點頭說道:「嗯,好吧。」

﹝一早老實答應就是了,為什麼要考慮這考慮那的嘛。﹞
HALLELUJAH的聲音在內心響起了。

就跟HALLELUJAH說的一樣,的確不論是什麼都好,HALLELUJAH總是會最先發現、看透自己的想法。一想到這裡,ALLELUJAH就會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依賴HALLELUJAH…還是害怕。
的確在很多時候,每當自己遇上有想要做、卻動不了手的事情時,HALLELUJAH一定會替自己將事情處理好。雖然手法或許是非常殘忍,但是那是必須的…如果沒了HALLELUJAH,自己真的幹不下去…

但是,一直這樣依賴HALLELUJAH真的好嗎?

(你想逃避就去吧!你做不到的時候就由我來幹好了,反正我只是想生存下去。)
雖然HALLELUJAH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說,但是ALLELUJAH明白,那是HALLELUJAH其實是在為自己擔心的事實。
====================================================

LOCKON跟ALLELUJAH吃完營養大餐就雙雙在海邊的沙灘上散起步來。

「HALLELUJAH…」
ALLELUJAH邊行邊在想HALLELUJAH的事不由自主地低聲說到。

「怎樣了ALLELUJAH?你今天好像一直都沒什麼精神似的…」
LOCKON擔心問道。

對於這大眾溫柔理當是習慣了的,但是一想到LOCKON對什麼人都是一樣時,心裡還是帶了點酸。

「沒…沒什麼的…我只是…有點累…吧。」
ALLELUJAH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LOCKON。
說到底那溫柔並不是只屬於自己的,而且要是說HALLELUJAH的事就更加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累嗎?那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反正現在又沒任務…」
LOCKON嘗試提出什麼建議。

「也對呢…休息一下也好…」
ALLELUJAH隨便應和著。但是,可能嗎?

一合上眼,HALLELUJAH就會在提醒自己的“罪”,根本就是不可能“好好地休息”吧…

「對了!不如找什麼地方去散散心?」
LOCKON提議到。

「找地方散心?」
ALLELUJAH完全是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好去的。
對於一個一直在研究所“被研究”的人來說,根本就沒什麼地方去過的吧?

「那個…ALLELUJAH有沒什麼地方想去的?」
LOCKON嘗試引導著咨詢。

「…那個…有什麼地方想的…嘛…」
考慮了一會,ALLELUJAH停下了腳步。

「LOCKON的家鄉是個怎樣的地方?」
然後ALLELUJAH不由自主地提出了這樣的一句。

LOCKON沒回應,只是沉默了。
突然ALLELUJAH回過神來。對了!LOCKON家人是在家鄉因恐怖襲擊而死的!自己居然去提這事真是有夠遲鈍…

「LOCKON…那個…」
ALLELUJAH一臉歉意,帶著不安和擔心望向LOCKON。

「呀,怎麼了?我沒事啊!如果ALLELUJAH想去看看的話就去吧。」
LOCKON帶以一向的溫柔說。

「那個…」
ALLELUJAH這時真的不知道應說去還是不去。

〔想去的話就說去好了。〕
HALLELUJAH直接指出。

「HALLUJAH…但是LOCKON…他…」
ALLELUJAH低聲地說。

「如何?」
LOCKON追問到。

「…」
ALLELUJAH還是決定不到。

「還是ALLELUJAH想回家鄉看看?」
然而LOCKON見ALLELUJAH一直未有回應,嘗試提出其他的選擇方案。

這次到ALLELUJAH沉默了….與期說是沉默了,倒不如說是嚇呆了吧。除了研究所外什麼地方都沒去過,更別說什麼家鄉,怎可能會知道?!

當然提出這問題的LOCKON是毫不知情的,但這句說話的殺傷力也不少。

「ALLELUJAH?」
面對不知情的LOCKON,每次當說到以往的事時ALLELUJAH總是轉換話題,或是刻意的迴避。雖然行為是很明顯,但是每一次LOCKON都會任由ALLELUJAH將話題帶開。
不過說到底LOCKON對於這點是有多少的介意吧!不是介意過去的事,而是介意“為什麼他不願意跟我說”又或是“為什麼我就不可以為你分憂”之類。

「那就去LOCKON的家鄉吧…」
又來了,為了逃避自己的事又將話題拉開了。

「嗯…」
LOCKON輕輕地回到。

「對了,LOCKON的本名是?」
ALLELUJAH努力再將話題拉開,他是相信只要不是在說自己的就會沒事,但此時他完全沒發現自己其實是在自掘墳墓…

「尼爾‧狄蘭第。」

「尼爾…」
ALLELUJAH溫柔地重複了一下,心想如果我們可以早點認識有多好,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那個時候自己還在研究所呢。

「那ALLELUJAN呢?」
LOCKON純粹好奇問了一個自己好想知道的問題,不過…

「我….」
ALLELUJAH剎那間是失去了思考能力。名字…是什麼?我的本名?有的嗎?連自己都不知道…那麼可以怎樣說?
對於自己的“過去”,一直以來都是努力地去“消滅”。不只是不想提及,甚至是想完全地去“抹殺”的事。
想去遺忘…加上有好多事情是沒存在過的吧?好像說是“家人”與“名字”這些東西,對於ALLELUJAH來說是未曾存在過的東西來的。

被問到這些事情真的…不知道可以怎樣回應好了…

﹝說清楚不就好了。﹞
HALLELUJAH事不關己的說。對,為什麼不可以說出來?到底是在怕什麼?

「不行的,那些事情…我…根本就是…」
說著,ALLELUJAH的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湧出來。

「ALLELUJAH…那個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事情了?」
LOCKON意識到出了什麼問題。

「…不是的…不是LOCKON的錯…全部都是我不好…都是因為我…大家才會…」
ALLELUJAH就像是在一個完全自我封閉的空間內,說著一些其他人完全不明白的事。

此時,LOCKON更加不知所措。

『過去這東西我是沒有的就是了,亦沒什麼名字,硬要說是有的話,都不過是“E-0057”這一個編號,最後被判定為失敗品,必須拿去處理掉,在宇宙中漂流著沒人理會生死。這就是我的過去,我就連那少少的“快樂”都未曾見過。我這樣說,你總可以滿意了吧?但是,我跟你說,一直以來所有跟我過去有關的人的下場都只有可以是這樣。』
HALLELUJAH邊說著邊拿起槍指向LOCKON。

「ALLELUJAH…你怎了…有什麼事可以慢慢說,用不著這樣吧?」
LOCKON可說是在完全不知情下被人用槍指著,而且是喜歡的人。

『ALLELUJAH?那沒膽量的大人已經不知道躲了去哪的說。他是救不到你的了!哈哈!!』HALLELUJAH一面理所當然說到。

「?」
這下子LOCKON的疑問可以說是有增沒減。

『你用不著擔心啊,我馬上令你體會是什麼一回事就是了。』
說著HALLELUJAH扳下了安全制。

「ALLELUJAH…?你不會是認真的吧!?」LOCKON此時雖然不明白是什麼的一回事,不過他好像是意識到眼前的人並不是自己所認識的ALLELUJAH。

『我都說了,我不是那位溫柔善良的ALLELUJAH大人啊!』
HALELUJAH的語氣中有了點諷刺。

「不要呀!HALELUJAH!!」
正當HALELUJAH要開槍的一剎那,『什麼!?』ALLELUJAH的聲音令HALLELUJAH的動作停止了。

LOCKON見狀馬上衝上前搶去了HALLELUJAH手上的槍。

「我知道你不是ALLELUJAH,但是…」
LOCKON在說的同時將臉靠近過去。

『你想做什麼!?』
HALLELUJAH知道有不好的事會發生正想全力推開LOCKONON,可是被壓制著的手發不到力,ALLELUJAH也正極力阻止HALLELUJAH再做出一些可能會傷害到LOCKON的行動。

「嘻,就是這樣啊!」
LOCKON將嘴唇蓋上在ALLELUJAH的嘴唇之上。

此時ALLELUJAH突然回復過來,與此同時整張臉亦變得非常通紅。
「LOCK…ON…」

「係,ALLELUJAH。」
LOCKON以溫柔的笑容回應,那張臉依然是在非常貼近的地方。

ALLELUJAH不知如何是好,只是馬上低下了頭避開LOCKON的視線。待自己回過神來後,ALLELUJAH嘗試用其他方式去解釋,但一時間怎可能想到嘛?再抬頭看看LOCKON反而滿臉的不在乎。

「LOCKON,那個,其實是…」

「不想說的話,可以不用說啊!其實是什麼一回事都沒關係,等到你真的想說時再說也不遲。」
儘管LOCKON是非常想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他還是沒強迫ALLELUJAH說。

說真的,哪有人會不想知道為什麼突然被人用槍指著的原因,但是再怎麼想知道也好,此時LOCKON是只知道,不可以再令ALLELUJAH感到不安,所以都是先別追問會好一些吧?

「但是…」
但LOCKON的不再追問反而令ALLELUJAH更加不安自責。

「都說了沒關係了。對了,你不是說想去我家鄉的嗎?」

「嗯…」
這次是被LOCKON的話題扯開了。

「那我們快去準備出發吧!呀,對了,ALLELUJAH要不要去見見我的家人?」

「什麼!?」
ALLELUJAH聽了之後整個人都呆掉了,LOCKON的家人不是已經都…

「就是去掃墓啦。」
LOCKON溫柔地說到。

〔啊~是見家長啊~〕
HALLELUJAH語氣中帶了點輕佻。

「!?」
聽到HALLELUJAH的那句話時ALLELUJAH的臉突然又再次紅起來。

「不想去嗎?」
LOCKON見ALLELUJAH腳步停了下來便問到。

「不…不是啊…我們走吧。」
說完ALLELUJAH就衝上前一手拖住了LOCKON的手,二人就走去準備前往LOCKON家鄉。
縱使LOCKON常常對大家都是如此的溫柔,但或許對我的是帶一點特別的吧?
自此後ALLELUJAH努力令自己去相信這一點。

=完=

===================================================
都說了是很爛的東西啦~
故事又老土….人家是邊打邊想的[IN公司= =]
不過~我心目中的ALLE跟LOCKON的關係就是這樣的吧~
當然HALE的都是~XD

歡迎大家給予意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