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位置

這次在決定"主題"上花了好多時間= =||||
雖然故事依舊是有點跳躍思維就是了~XD

今次是說"名字"這東西吧~XD[雖然又好像不是太明顯在說這個]
最後還不只是想將故事LA化罷~

====================================================

「Lockon,為什麼會用這個英文來當行動名字的?」
對於Allelujah突然的問題Lockon是有少少愕然,原因並不在問題內容,而是Allelujah很少會提及一些有關名字,過去什麼的事,就好像是一直在逃避某些東西似的,Lockon在擔心,Allelujah突然會說這個,希望不會是有什麼事就好了。
「啊,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吧,就是最能表達我的專長吧,狙擊目標時就是最需要"鎖定"(lockon)目標吧。」雖然是有點擔心Allelujah,但Lockon還是自然地回答著Allelujah的問題,Lockon邊說著視線邊投向坐在床邊的情人,問題雖然是對方提出的,可是在Lockon所看到的對方完全不像有將答案聽進去似的。
事實上,Allelujah對於問題的答案沒作出任何的反應,感覺到情人的好像是心事重重的Lockon為了不令這細小空間中的空氣凝結,就只好再開聲說些話來。
「Allelujah呢?這個是行動名吧…」說真的在某次行動後的那事件Lockon現在還是記得的,Allelujah曾經說過自己是沒過去的事,是說過自己沒"本名"的事,只是並沒有提及過Allelujah會是本命之類,所以Lockon決定大膽地試著問一下,最壞的結果也可過是給"那位兇恨的人"出來鬧一場罷了,應該會比空氣一直凝結下來好吧。
「本名…算是吧…」Allelujah冷靜地說到,這樣反而令Lockon呆了看著Allelujah。
「算是…?」Lockon對於這個地方是有點不太了解。
「嗯,是的,對自己的過去的一切我都是一無知的,好像是生世什麼的,都不知道,一直以來都只是在"超人機關"那被視為"實驗體"看待罷了,所以是什麼都沒有的說….」
「啊…」這些事情Lockon是知道的,不過會主動提到這些事情的Allelujah真的好少有,Lockon的擔心是愈來愈大了。
「不過…我唯一擁有的就只有在"HOME"那…"MARI"她給了我"Allelujah"這個名字…」Allelujah隨隨低下了頭,開始將那段"唯一擁有的童年回憶"告訴這個在身邊自己最喜歡的男人。

「在這裡…我在這裡啊。」一把小女孩的聲音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直接傳到小男孩的腦內。
小男孩走到一道比自己還要高出好幾倍的門前,聲音應該就是由這道冰冷的門後傳出的,然後由男孩的腦內直接作出接收。
「這裡?」在找到目的地之後,男孩站在那門前掙扎著是否應該闖入這道冰冷的大門。
就在這時,門突然自動打開了,像是為男孩引路一般。然後,映入男孩眼中的是很多不同的儀器,是比起剛才自己所在的房間內的還要多出好幾倍的儀器呢。
然後在房間的中央,男孩發現了一個玻璃的匣子。
「有沒有人,可以聽到我的聲音?」聲音是由玻璃匣子那傳來的,男孩慢慢走近那匣子。
「是妳在跟我說話?」男孩透過玻璃看到一位年齡相約的小女孩躺在那個匣子之內。
「啊,我的聲音,你能夠聽得到嗎?」女孩的聲音突然變得雀躍起來。「在哪?你在哪裡?」女孩興奮地問道。
「不就是在妳的面前啊。」男孩一面疑惑地說著。
「對不起,我不知道…」女孩說話中帶有憂傷和歉意。
「!?」男孩聽到之後愕然了,感覺上就是自己說錯了什麼一樣。
「但是,可以跟人對話真的好開心,一直以來我都只是一個人,對於你能來到這裡,真的非常感謝你啊。」
女孩那發自心底高興的情緒完全能在對話之中感受得到。
「妳是?」男孩對於眼前的這個不思議的女孩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MARI。」女孩毫不考慮便回答了。
「MARI…」
「那麼你呢?」當然地MARI也對男孩提出相同的問題。
「我不知道,完全記不起來。」男孩帶著一面憂傷的神情說著。
「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名字當然也是記不起來。」雖然MARI是看不到,不過在男孩的說話之中是可以知道他對於自己什麼都記不起是的事實是有多大的不安。
「那麼,我就給你一個名字吧。」MARI就好知道男孩心裡的感受一樣,為了令他不再消沉下去,MARI決定給予男孩一個名字,給予他一個希望。
「!?」聽到MARI的說話之後男孩帶著又驚又喜的心情,耐心地等待著MARI給予自己的名字。
「是啊,你的名字是…」MARI並沒有隨便說一個名字出來就算,而是細心去考慮一個適合男孩的名字。
「就叫Allelujah好了。」最後MARI終於作出了名字的決定。
「Allelujah?」可是男孩完全不明白這個名字的意義是什麼。
「是感謝上帝的用語。」於是MARI為男孩作出了簡單直接的解釋。
「感謝?那是要感謝什麼?」男孩在想對於什麼都不記得的自己還有什麼可以去感謝?
「那還要問的嗎?當然是"生存"的事啊。」MARI當然地說。

「對於生存的事…而去感謝嗎?」Lockon輕聲說道。
「嗯,的確MARI當時是這樣說的…」從Allelujah的語氣之中Lockon是可以感受得到他的不安。
「Allelujah…嗯,的確是要"感謝"呢。」Lockon溫柔地望向Allelujah。
「Lockon?」這個時候Allelujah終於將一直低下的頭拾起了,望向注視著自己的Lockon。
「Allelujah,我真的要感謝MARI給予你這麼好聽的一個名字,一個我由小時候就開始一直會叫喚的名字。」Lockon邊說著邊靠近向Allelujah。
在感受到Lockon靠過來的壓迫感時,Allelujah試著將身體往後逃避去,可是這已經太遲了,給Lockon早就發現了Allelujah的動作,而且馬上加以阻止了他的行動計劃。
「Allelujah,感謝你能來到我的身邊,有你的陪伴令到我在這場戰事之中,有著想回到的地方。」
「Lockon…」Allelujah眼帶著微微的淚光,他不能理解Lockon為何可以說出如此的一番話來,自己明明只是一個奪去別人生命,希望,雙手充滿著鮮血的殺人魔罷了,為什麼Lockon就好像將自己說到有如"希望"般的存在不可。
「Allelujah,我真的好感謝MARI將你帶給我,之後的日子只要有你在就好了。」Lockon充滿得感激地將Allelujah擁入了懷抱之中。
「Lockon,我…」Allelujah真的不能明白個中的理由,於是試著想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可是卻慢給了Lockon溫柔的嘴唇,在Allelujah還沒說出口的時候已經將他的嘴完全地封上了。
『太天真了,Allelujah大人。』腦來響起Hallelujah的諷刺。
就在Allelujah快要呼吸不到之前,Lockon終於移開了他那溫柔的嘴唇,在那之後Lockon見到的是眼前的小情人紅透了的臉蛋以及帶了點淚珠的灰色瞳孔。
『我說Allelujah大人,你這也太誇張了吧?』Hallelujah的態度還是這樣的不留餘地。
「Allelujah…?」Lockon的行為的確是有點想作弄一下這位小情人的說,不過看見對方好像嚇呆滯了的時間又有點不忍心就是。
「Lockon…你這是…」Allelujah這刻的思緒好像開始混亂起來了,而且有點兒失去了判斷的能力。
「不用這麼緊張嘛,這是"感謝"啊。對,Allelujah,是感謝MARI將你帶給我的洗禮。」Lockon帶著微笑親向準這位正在不知所措之中的Allelujah的額上親過去。

「那個的確是這樣呢,對我來說那真的是個洗禮。」Allelujah從沉思之中返回現實。
「MARI給了我名字,還有Lockon的洗禮…就是說我的人生中重要的人現在就只剩下MARI,所以我一定要將MARI救出來的…現在的我就只可以是為了這個而生存,還有就是戰鬥…對吧?Hallelujah。」
Allelujah說出一個跟自己名字有相同意義卻不同讀音的感謝語"Hallelujah"。
「蠢才。」在腦內傳來回應的聲音,這是上帝的回應?還是另一個自己?Allelujah好像開始習慣了自己這種多心的思想,所以也沒再去追尋到底了,只是默默地接收了對方的說話就好。

「Hallelujah…?」在Allelujah房間外站著的男人好像對這個陌生的名字帶點在意的神色。
「難道除了哥哥以外還有其他人在他心中可以佔有位置的嗎?那麼我的份又在哪?可惡…」男人低著頭喃喃自語地說著。

「Lockon Stratos,為什麼你會站在Allelujah的房門外,這是有什麼事嗎?」一把嚴厲的聲音由遠至近傳來。
「啊,是Tieria教官。」Lockon拋下了剛才低落的思緒,馬上又回復到那種輕佻的對話方式。
「果然你跟那男人很不同。」Tieria很快就下定了判決。
「當然的啊。我那有哥哥那麼厲害嘛。」語氣依然是輕佻的,不過卻帶了點不滿。
「哼,算了。你在這是幹什麼?」Tieria好像是意識到那少少的不滿,雖然不理解原因,不過還是覺得不要再說下比較好一點就是。
「沒什麼,走累了就休息一下罷了,HARO我們去練習吧,要不是教官大人又不高興的了。我可不想被說教。」話畢Lockon就自顧自地走了去。
「Lockon~Lockon~練習~練習~」HARO一邊說一邊努力地追上去。

「這人真的可靠的嗎?」Tieria始終對於這方面不太有信心就是了。

「Tieria?找我有事嗎?」Allelujah因為聽到自己的房間門外好像有什麼聲音似的,於是走了出來看看。
「嗯,這個。」Tieria手上拿著的是紅酒跟杯子。
「紅酒?」Allelujah帶了點疑慮地看著Tieria。
「嗯,我想你去跟皇小姐說說。」Tieria爽快說出了自己的用意。
「皇小姐?」這刻的Allelujah是有點不太了解狀況的說。事實上在他被救出以來,在印象之中是沒見皇小姐碰過多少次面,不過就算是其他人都不是有見上多少次就是了,就好像一直只有自己是閒著似的,而其他的人都在忙著就是了。
「是的,她到現在還下不到決心跟我們一起戰鬥,總是將自己困在房間之內,我們所有人都有試著去跟她說過,但都不成功。」Tieria簡單地為一臉疑問的Allelujah說明了一下狀況。
「那麼是想我去跟她談一下嗎?」在了解大概的狀況之後Allelujah是明白對方希望自己去做些什麼事情的了。
「就是這樣。」Tieria也確實地說到。
「可是我沒這樣的信心…」這時Allelujah的視線微微地向下移動,像是要逃避一樣。但他內心又害怕自己逃走的話會被對方斥責。
「就當是去多謝她救了你吧,那次的計劃是她擬定出來的。」而事實上,跟Allelujah預計的不一樣,Tieria並沒有對他作出任何的斥責,反而試著是向Allelujah提出了另外的一個方案。
「也是呢…那我去試試好了,不過別有太大的期望啊…」聽到Tieria這樣說,Allelujah也只好接受這項任務,要是再推辭的話對方一定會不高興的了。
「嗯,沒問題的。那就拜託你了。」Tieria面上掛上了淡淡的笑容再一次向Allelujah作出了委託。
「Tieria,你真的改變了不少…」Allelujah感覺到在自己囚禁的日子內,大家都在為生存而努力著,改變著,就好像只有自己一個是一直在原地之上,什麼也沒改變那種被遺下的不安,什麼都做不到的無力感又慢慢地湧上來了。
「什麼?」Tieria對Allelujah說的話是有點明白,但是明確是指什麼的話就不太知道。
「就是現在的你多了為他人的事著想啊。」Allelujah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感覺。
「可能是吧,說不定那場戰爭真的令我改變了。」Tieria視線微微動搖了一下,因為他知道自己會開始改變是因為那人的說話及行動。
為了同伴而努力到最後的那個男人,亦明白到那人之所以會如此努力其中最大的動力就是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在那之後Tieria是明白到同伴的重要,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夠為同伴多做一點事,可以的話也想令心靈孤獨的同伴可以得到多一點依靠,這就是Tieria現在正努力在做的事。
「那個,紅酒,你別喝太多。」正準備離開的Tieria停下了腳步跟Allelujah說。
「Tieria,多謝你。」Allelujah感受到Tieria的那份心意,並對此作出了感謝,但是他的神色依然還是充滿著憂傷就是了。
在二人的對話之後,Tieria亦繼續去處理自己在忙的事。而在Tieria離開之後,Allelujah亦向皇小姐的房間進發。

「可惡,哥哥以外還有其他的人在他心目中佔了相當的位置…?那個叫Hallelujah的到底是什麼人…」
此時Lockon正在Cherudim內進行模擬練習,可是為了剛才在Allelujah房外聽到的事而令他一直都沒辦法集中到精神,原本已經不是很好成績的他,今天的表現就更加差了。
模擬練習結束,Lockon終於鬆了一口氣後,之後便向HARO查詢結果,雖然心內是知道不會有多好的了,但還是要知道一下的吧。
「78%~78%~」HARO快速地回到。
「嗯。」Lockon心想果然不是一個好成績。
「今天是集中不到精神的了,還是回去好了,HARO我們回去吧。」
「了解~了解~」說完他們就離開Cherudim。
「始終跟哥哥的是沒辦法比較的呢。」Lockon語氣帶了多少的灰心。
就在在離開了Cherudim的駕駛倉時,Lockon看到一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正在Cherudim的附近,這時少女也注意到Lockon發現了自己的視線,於是馬上作出了迴避,可是始終還是慢了一步。
「喲~怎麼了?」Lockon開口跟那位迴避著自己的少女說到。
「嗯,沒什麼。」少女背著Lockon說。
「妳好像是叫"菲特"…妳的視線,我是感覺到的啊,那是為什麼了?」Lockon就是一面明知故問的樣子,不過菲特是給嚇到了。
「那樣的事…才沒有呢…」菲特帶著憂傷的神情在迴避著。
「菲特喜歡Lockon~菲特喜歡Lockon~」HARO非常爽快地說出了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HARO!!」突然聽到HARO說了出,菲特馬上慌忙地去阻止它。
「我不是哥哥啊。」Lockon笑著說到。
「我知道的,嗯,我是知道的。」菲特細聲地說著
「妳如果覺得那樣也不緊要的話…」Lockon說著便向菲特的小嘴吻了下去。
突然給眼前這個只是跟自己喜歡的人有著相同面貌的男人吻了,菲特在呆滯了一下之後馬上給回他一個響亮的巴掌。之後菲特便離開了現場。
「被甩了~被甩了~」HARO說。
「我只令她清醒了罷…」Lockon不爽地轉身返回房間去。
「我可真的受不了總是給人作比較…」這時候Lockon的心情就是更加差了,在這個地方什麼人都總是將他去跟NERU作比較,不論大事還是小事都總是要比較一番,就是因為長得像,就要有義務去接受那些討厭的視線嗎?又或是必然地要去成為代替嗎?
不過,唯有一個人的話,他倒是願意成為代替也沒所謂,可是那人卻偏偏是非常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正確來說是那人好像是比所有人都還要死心眼吧,他好像已經將一切都排除了在外,所有的事情好像就只有過去的,他亦只為了過去而活著,這就是最教Lockon不爽的地方,現在活著的自己卻不及一堆已經過去的事物重要。

「Allelujah~Allelujah~」聽到HARO的叫嚷Lockon抬起了一直低下的頭來,在返回房間的路上Lockon遇上了正前往機庫的Allelujah。
「喲,Allelujah。」Lockon主動去跟對方打招呼。
「Lockon…」Allelujah的表情明顯是有點生硬,Lockon心想一定又是將自己當了是哥哥吧。
「吶,Allelujah,我說…」就在Lockon想開口叫對方不要總是一面見鬼的表情來看待自己的時候,Allelujah卻打斷了他的說話。
「Lockon,上次的事,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心向你發脾氣的,只是…」Allelujah帶著歉意地說到。
「上次?」Lockon一時之間是想不到是什麼一回事,但過了一回之後他就記起了是什麼一回事,就是上次他們去拜祭NEIL的時候Allelujah向他"大發脾氣"的事吧…為了NEIL而向自己發了一場脾氣的Allelujah,逆真的那樣的他也是吸引著Lockon的原因之一。
「那個嘛,我是沒放在心的…」Lockon說的並不假,因為他比較在意的反而是Allelujah的心思,好像是說,什麼的人才可以在Allelujah心中佔地位的事。
「真的嗎?」Allelujah還是有點不太安心,怎麼都是自己的話說得有點過份嘛。
「真的,真的。」Lockon看到Allelujah那個一臉擔憂卻又帶點可愛的表情真的多少是想去作弄一下他,可是又怕會出了什麼狀況就不太好,最終是什麼都沒做到。
「那麼就好了,對不起,我有事要幹,先走了。」說完Allelujah便向機庫方向走去。
「嗯。」Lockon就是這樣目送Allelujah離去。
「我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不去問想問的事情,我看我真的是太沒用…怪不得,所有的人都說哥哥都比我好…」就是這樣Lockon獨個在不停自我嘲諷中。

「Arios Gundam,Kyrios的後續機…我要用這架機體…Gundam…將MARI帶回來,就算現在Hallelujah已經不在,我亦不可以再使用腦內粒子…」
Allelujah再一次確定了自己現在唯一的戰鬥理由之後便返回自己的房間去。
一路上Allelujah都在想著MARI的事,但每到想到有關名字由來的時候,便不由自主地想及Lockon說過的事情「Allelujah,一個自小便經常呼喚的名字。」
如果自己跟Lockon的關係真的可以有那麼的長久就好了…這一刻Lockon在自己的身邊就好了。
就在Allelujah在這問題上打圈之時,身體突然搖晃了一下。
「什麼事了?」Allelujah聽到警報響了起來,但一時之間還未能作出什麼的反應。
「Allelujah,敵人啊。」剎那正向著Allelujah走過來。
「敵人?」Allelujah是真的太長時間被囚禁著了,反應好像是真的還沒恢復過來似的。
「嗯,動作快點,我們要在到達可出擊的深度前作好出擊準備。」
「嗯。」說著Allelujah跟剎那便去了作出擊的準備。

在Allelujah到達Arios的登機台前其他的機體都已經作好了準備。
「我果然沒了Hallelujah就不行嗎?」Allelujah細聲說到。
「Allelujah,快一點。」由Seravee Gundam傳來了Tieria的催促。
「嗯,抱歉。」說完Allelujah便趕快地登上了Arios。

在準備出擊的時候,突然收到由艦橋傳送來的作戰計劃,明顯這是由皇小姐所編排的。
「Allelujah,辛苦你了。」緊接著計劃之後是收到Tieria的通訊。
「不,我也沒做過什麼呢。」Allelujah知道Tieria是說皇小姐願意加入戰鬥的事,不過Allelujah自問是沒做過什麼就是了。
「要出擊了。」這時加入通訊的是剎那。
「吶,我說我的工作就只有這個?」Lockon好像對自己的工作安排有點不太滿意。
「這就好了,免得被你拖累。」Tieria就是對這個新人明顯是非常地不信任。
「什麼?我上次可是幫了很大的忙啊。」Lockon雖然不是很願意當替身,可是自己被說到什麼用都沒有似的就不可以。而且還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被這樣說著就更加不行。
「好了,別說了。」剎那試著出面阻止二人的爭辯。
「嘻。」而在這快要內開戰的氣氛之下突然而來的笑聲令大家都呆言了。
「Allelujah?」剎那試著問。
「抱歉,只是突然覺得這樣的情況好令人懷念而已。不過,不同的是開口阻止的人是剎那,而不是Lockon…」突然Allelujah的說話停了,氣氛亦即時變得冰冷。
的確在以往,都是Lockon去阻止剎那跟Tieria的爭吵,那時候因為二人都只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去作戰,一直都沒有跟其他人合作的打算,於是就只好將二人的行動都分開,並由Lockon及Allelujah分別去配合那兩個自我中心的人。

「好了,到達合適的深度,大家作戰時要小心啊。」在通訊傳來了皇小姐的聲音。
「了解」四人馬上將剛才的心情暫時都放下了,並一同回應說著。

「Arios受損了嗎?」Tieria站在Seravee前的登機台上看到Arios的狀況。
「抱歉,Tieria,都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才會令Arios受損…」Allelujah就好像是想在Tieria責怪之前先行自首一樣。
「不用介意的,Allelujah。而且Arios受損的地方也不是很嚴重。可能你真的需要多一點休息的時間及適應的時間吧。」聽到Tieria沒責怪自己,Allelujah確信了眼前的Tieria真的改變了很多,變得會體諒其他的人。
「Tieria…」正當Allelujah想向Tieria說些什麼的時候,有個莫名其妙的男人突然跑了出來。
「Arios受損!?Allelujah怎樣了?」那男人都年近三十的了,還在大呼小叫的,真的有夠失態。
「抱歉,要令你失望Allelujah好得很。」Tieria冷靜地回到。
「Allelujah…」男人聽到Tieria的話之後總算冷靜了下來,順勢往Tieria身後看了一下,的確Allelujah完好無缺的站在對岸的登機台上。
「沒事就好了…Allelujah。」男人心終於完全安定了下來。
「Arios受損是我的能力不足所引致的…在事實上Arios真的很好,所以我並沒有受到傷。」Allelujah帶著笑容說。
「嗯,沒事就好了,其他就別再多想,我要去一下艦橋那,Allelujah你就先回去休息吧。」Tieria說完便離開了。可能是為了受到反政府組織Kataron所救的事要跟大家相討吧。
「就只有我去休息嗎?」Allelujah再次感覺到那種被遺下來的感覺。
「Allelujah,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來一下嗎?」Lockon不知道是知道Allelujah心裡的不安,還是另外有目的,他選擇了一個不錯的時機開口相約Allelujah就是了。
「Lockon…」但是Allelujah對這個提案好像是有點遲疑。
「別緊張嘛,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同伴"的事而已,再怎說我們以後都是要共同作戰的同伴啊。」
「…"同伴"嗎…」Allelujah心底裡對這個名詞真的是又愛又恨,如果不是自己希望跟同伴永遠在一起,那人就不會為了保護"同伴"而不顧一切地去戰爭,就不會離開了自己。
「如何?」Lockon誠懇地再問了一次。
「嗯,好吧。」Allelujah到底是被那誠懇的眼神所打動,還是想試著去接受眼前的人,這個連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不過就是這一刻,Allelujah真的不希望只有自己一個被留下來就是了。

二人去換過了衣服之後雙雙來到Lockon的房間。
房間的位置跟以往的是一樣的,大小都是一樣,不同的是佈置比以前的更要簡潔。
以前大家都將托勒密號當成了家,所以房間內多少都有一些個人喜好的物品及佈置。
但在Allelujah眼前的個這房間明顯就只是被視為一個"休息用的地方"罷了。
「要喝些什麼嗎?」房間的主人主動地提出了。
「…那咖啡好了。」其實Allelujah好像除了這個就不會點其他的東西就是。
「咖啡嗎?了解。」說著Lockon就去了準備。
過了一會他為Allelujah送上了一杯暖暖的咖啡,而他自己的是一罐啤酒。
Allelujah看到的時候是看呆了眼的。
「怎了?」Lockon見到Allelujah的反應禁不住問了。
「抱歉,沒什麼的,只是Lockon…不是NEIL他很少會喝酒,所以…」Allelujah吞吞吐吐的說著,可能是因為自己又不小心將對方跟自己喜歡的那個男人重疊了而有點心墟吧,Allelujah的視線馬上作出了逃避。
「將我當成了哥哥嗎?」Lockon語氣中有點不快,並用他那對綠寶石一般的瞳孔注視著坐下了的Allelujah。
「抱歉,我只是…」Allelujah明白到是自己說錯了話,可是那也是沒辦法的啊,再怎麼說這並不是自己所希望的,自己是知道對方是不同的人,可是,控制不到的思緒就是控制不到的嘛。
「為什麼每個人都是這樣的!?連你也是這樣…就非要將我跟哥哥他比較不可以嗎?他真的有那麼好嗎?」Lockon就好像小朋友一樣將不滿的情緒都發洩了出來,明明任由其他人怎說,他表面上都不是很在意的樣子,卻只有是在Allelujah口中說出來的才最令他在意。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Allelujah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偏偏要向自己發洩,自己不過是一時說多了一些什麼的罷了。
「真的嗎?」當Lockon看到眼前的那雙眼睛旁出現了一點淚光時,一股罪惡感便突然湧了出來。
「…」Allelujah只是帶著那些淚光在沉默著。
「算了,我找你來不是為了說這個的。」Lockon是知道再說下去對方一定會崩潰,又或是會令對方討厭自己,如果是那樣的話就不好了,所以只好盡快將話題改變過來。
「…那麼,你找我是想說些什麼事的?」Allelujah嘗試著將那淚光壓回下去。
「那個…在你心中…除了哥哥以外…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吧?」Lockon將自己心底的問題拿了出來,當然他是作好了心理準備,這樣的問題或許會令對方不高興的,不過要是不提出來自己的心情就是會一直不安下去的說,如期這樣的話還是問個明白是比較好吧。
「什麼!?」Allelujah聽了之後有的只是愕然,但並沒帶有任何憤怒的情感。
「那個…叫Hallelujah的…」Lockon想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在無意中知道的一個陌生的名字。
「Hallelujah?你怎會知道這個名字的?」Allelujah對Lockon會知道這個名字的事倒真的非常愕然。
Hallelujah的存在,原本是沒什麼人知道的,雖然以往在VEDA中是有相關的資料,有見過他出現應該是沒多少人吧?Allelujah是這樣想的。
而且這都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在那場戰爭之後,Hallelujah已經不在,離開了Allelujah,就在是"Lockon"之後離開。
眼前的人應該是沒什麼原因會得知道Hallelujah存在的事,Allelujah心想。
「…」是在Allelujah房外偷聽到的,Lockon實在是說不出口,心墟令他的視線忍不住迴避了一下。
「其實Hallelujah並不是什麼外人啊,而是另一個我…不過,現在已經不存在了…」Allelujah想了一下,還是老實地說了出來。
對現在的Allelujah來說Hallelujah的存在是沒什麼好隱瞞的了,而且說了出來或許可以令自己的心情輕鬆一點也說不定。
「另一個?」Lockon是有點不太了解,的確"Allelujah"跟"Hallelujah"的意思上是一樣的,可是什麼另一個自己嘛?是指好像自己跟NEIL那樣的關係嗎?這時Lockon想到的就只有這個方向。
「就是我的另外一個人格,不過在那場戰爭之後,他就消失了,在Lockon離開我之後,Hallelujah只是說了一句"先走了"便留下了我一個…自己走了。」Allelujah帶著憂傷的神情緩緩低下頭。
「Allelujah…」看見對方因為自己的提問而露出這麼不安的神情時,Lockon開始有點內疚。只不過是另外的一個人格而已,自己也穴的是太多心了,對於自己衝動的行為,Lockon此時是想收回也不行。
「這是事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大家應該都知道他的存在,不過就只有Lockon他最願意接受Hallelujah帶來的麻煩就是。」當Allelujah想到Hallelujah那孩子氣的行為,總是為Lockon添上了不少麻煩的時候,那些在心底的回憶真的是又苦又甜的,而想到這自己卻忍不住回心笑了一下。
「對不起,Allelujah,我不是有心提起這些令你不開心的事的…」Lockon雖然是見到那閃過的笑顏,可是內疚心情還是在增長著。
「什麼?我…」Allelujah對於失去二人的事的確是還沒放下來,可是記憶中也並不是只有不開心的事啊,所以對於Lockon的道歉Allelujah是感到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
「對不起,Allelujah…」但Lockon好像是沒注意到這點,只顧為自己的大意而作出不停的歉意。

在Lockon的歉意之後氣氛凝固了一段時間,之後Allelujah突然將話題說回到他們之前所爭辯的事情之上,但不同的是Allelujah的態度吧。
「Lockon,總有一天,大家會接受現在的Lockon的,所以,請你給大家一點時間去適應吧…」Allelujah其實也明白Lockon不滿的原因,但是大家亦沒有錯,所以可能就只有時間可以解決到這個問題吧。最少現在這一刻Allelujah是這樣認為的就是了。
「那麼你呢?」Lockon其實最想知道的只不過是Allelujah的心意罷了。
「…應該…也會吧…可能…」Allelujah知道自己是不會那麼輕易就放下那一切的,所以也不敢給予眼前的Lockon什麼希望就是了。
「那麼好吧…我就耐心去等待那一天的來臨就好了。」雖然Allelujah並沒給予Lockon希望,不過Lockon還是想留著那微少的"可能"就是了。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