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感

這次好快定了中心~所以一在有時間就開始了~

文字量好像有D失控地增長中~XD

這次的是沒HALLE的份~XD
L兄依然是主角之一~
多了戲的是T~
有少少T對L兄的感情?
[不過我說LT的朋友是可以放棄~因為在我的世界T永遠只有單戀的份~沒結果的~]
不過我覺得我是對T不錯的~
有少少~TST?吧~XD

反而是L弟給我玩到上左天~XD[對不起~]

LA的一篇~為了ALLE的幸福努力前進吧~

歡迎參觀~交流~=///=

====================================================

「吶,Allelujah,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男人走到情人身邊帶著一臉開心的面容地說著。
「這一天?」
Allelujah充滿了疑問。
「就是這次的任務啊,是只有我跟你一起行動的任務,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幸福來的。」
男人滿面笑容地說著。
「Lockon…」
在Allelujah所聽到的是對方將任務的事跟幸福扯上了。Allelujah自從介入行動開始之後對於任務的事都只有一臉呆滯,沒精神的樣子,那到底有什麼幸福可言。何況這兩個字一向都跟自己是沒什麼緣份的就是了。
「Allelujah,你怎了?是否哪裡不舒服?」
Lockon看見眼前情人發呆的狀況真的令他非常心痛。
「Lockon,抱歉,我沒事…真的…」
Allelujah在說完之後就只是沉默地低著頭而已。
「Allelujah…」
其實這樣反而是令Lockon更加擔心。
二人自從以Meister的身份在CB內相識之後,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就總是走得特別近,雖然多數時候都是Lockon主動去接近Allelujah。而開始的時候Allelujah都總是在迴避著對方,而後來Allelujah也慢慢開始習慣了待在Lockon的身邊。
在剎那還未加入的時候,Tieria總是對二人的能力有著很大的懷疑,而且亦非常討厭跟大家一起,就是這樣二人單獨相處的時間就更多。至於什麼時候開始成了"情人"的關係?這個其實是沒人知道的。
因為就算Lockon他向Allelujah表白了好幾次也好,可是Allelujah都一直沒什麼明確的回應,沒有說接受,但亦沒有拒絕到,就是這樣,Lockon便私自決定了二人之間的關係罷了。

「吶,Lockon…有殺過人嗎?」
Lockon想不到,在沉默過後Allelujah突然而來的提問居然會是這個。
「殺人?嗯,當然有啊,自從武力介入開始之後…」
在Lockon還沒說完的時候,Allelujah打斷了他的說話。
「不是的,我是說在那之前…」
Allelujah冷冷地說著。
「!?那之前?」
Lockon不太明白Allelujah說話的意思,不過為什麼要談這樣的事,才是令他最為在意的。
「嗯,我就殺過了很多人,而且都是同伴來的…雖然最後出手的人總是Hallelujah,但其實跟是我動手是又有何分別…我的這雙手早就已經充滿了鮮血…在認識你之前…早就…」
Allelujah說話的語氣依然只是冷冷的,不過Lockon是看到他身體微微地在抖振著,還有就是他那面不安無助的表情。
「Hallelujah…嗎…」
Lockon是知道這個名字的存在,不過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Lockon至今是未曾見識過,就是說Allelujah還沒將自己的一切都展示給Lockon知道。
「我這個人,根本就只是殺人武器而已,只配跟鮮血,罪惡在一起,根本不配得到什麼幸福的…」
Allelujah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可是抖振的情況根本是沒停下來,反而是愈來愈加劇。
「Allelujah!?」
見到這樣的Allelujah,Lockon就是知道不可以放著他不管就是了。
Lockon走近Allelujah並從後用身體將他包圍著。
「Allelujah,你先冷靜一點嘛。」
Lockon溫柔地在對方的耳邊說著。
「殺人的罪名,這的確是存在著,但是那是沒分先後的,殺了就是殺了,現在的我雙手跟你都是一樣充滿住鮮血…」
Lockon並沒去否定殺人的事,反而直接肯定了這年事實的存在。
「Lockon…」
Allelujah明白對方是在擔心自己,但是那種自我厭惡感對方又怎可能會明白。
「Allelujah,我們就算是有罪那又如何,那不表示我們不可以得到"幸福"的啊,而且所謂的幸福其實是每個人都不同的,而我的幸福就是"喜歡的人幸福"就好了。那麼對Allelujah來說什麼事會令你覺得幸福?」
「Lockon…」
Allelujah對於Lockon所說的事是明白的,但什麼是"幸福"的事Allelujah根本沒有去想過,所以根本是不可能會知道的吧。
Lockon看見對方一面困惑的樣子時,是猜到對方不知道如何回應才好,於是他便接著說下去。
「Allelujah,還有就是,我可以一直待在你身邊,去保護你以及你想保護的東西,這個亦會是我的"幸福",所以我已經覺得現在的自己是活在幸福之中。那怕我們的幸福是背負著無盡的罪惡也沒所謂了。」
Lockon是明白自己是背負著的罪,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去放棄自己的幸福就是了。
「Lockon…對不起,要你為了我而擔心…」
Allelujah了解對方的心意,亦明白說話當中的意思,但這樣是不足以令Allelujah接受自己也可以得到幸福這個信念就是了。
「Allelujah…」
說著,男人往剛轉過頭來情人的嘴裏吻過去。
「Lockon!?」
突然被吻上了的Allelujah,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沒事了,冷靜了下來就好。」
男人面上帶著一如以往的笑容。
「Lockon…謝謝你…」
Allelujah低著頭說道。
「吶,Allelujah如果你知道什麼事會是可以令你幸福的話,一定要盡快跟我說啊,我會盡我所有力量去令你得到幸福的。」
Lockon充滿自信地向眼前的情人承諾著。
「Lockon…我…」
Allelujah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因為在Allelujah知識中那是一件永遠與自己扯不上的事,從沒去考慮過,亦不知道從何開始去思考這個問題才好。
「你不必馬上就說出來的啊,只是在你知道之後告訴我就好了。我會耐心等你的答案的,所以,一定要跟我說啊。」
男人在情人的面前輕輕地說著,然之後再一次吻向了對方的嘴上去。

「我的幸福就是"Lockon可以一直在我的身邊"這樣就好了…可是這已經沒有可能得到的了,那麼到最後我還是不會跟幸福有緣的吧,Lockon…我擁有過的幸福就只有那麼短暫…」
每當獨自一個人的時間,Allelujah總會是想到跟Lockon的往事,再不就是想及Hallelujah的事,又或許是如何救出MARI的事,在Allelujah的腦內,現在好像就只有這些而已。

「Allelujah。」
叫停了Allelujah並從後方追上來的人就是Lockon,不過此人跟Allelujah所思念的並不是同一號人物就是了。
「Lockon…」
可能是開始習慣了吧,Allelujah這次是清楚知道對方並不是那個男人。
「吶,Allelujah,這次的任務好像只有我跟你的GUNDAM參與呢,就是說終於可以正式跟你一起行動了,真的非常令人期待啊。」
眼前的Lockon歡天喜地的樣子就如同孩童一般。
『只有我跟你一起行動的任務,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幸福來的。』
在Allelujah的腦內響起了那個男人的聲音,原本以為自己不會再將二人重疊在一起的Allelujah,卻被這麼的一句給擊敗了。
『Allelujah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跟那個男人的回憶突然都湧了出來,淚水亦隨那之後跑出來了。
「Allelujah…?」
Lockon見到這樣的一幕是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對不起,我沒事的…」
Allelujah雖然控制不到淚水的湧出,但亦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會令眼前的人有不快的感覺。
「Allelujah,哥哥他給你的回憶真的有那麼多嗎?真的有那麼重要的嗎?…為什麼我做什麼事都會令你想到他的身上去的?」
原本心情好得很的Lockon,心情可以說是突然差透了。
Lockon突然不顧一切地用力將Allelujah推了到牆邊去。
「Lockon…」
這樣突如其來的行動令Allelujah整個人都嚇呆了,Lockon他一直以來為了不令Allelujah討厭自己而很努力地去壓制自己的妒嫉之心,可是這刻卻嚴重地失控了。
在這刻被嚇呆了的Allelujah可以說是毫無反擊之力,就是說Lockon他現在要做什麼都可以的說。
當然Lockon內心依然還在爭鬥著,他明白如果做了什麼之後Allelujah一定會討厭死自己,可是現在的他真的是非常想得到眼前的人。

「Lockon Stratos,你這是在幹什麼?」
冷靜中帶有一點殺氣的一句說話狠狠地將這隻失控的野獸擊退了。
「…沒什麼」
聽到聲音之後Lockon鬆開了一直在壓往Allelujah的手,並向後退了幾步,直至碰上了身後的牆壁為止。
「Tieria…」
Allelujah望向前來救援的人,端莊的面容,及肩的直髮加上一對火紅的眼睛。
Tieria的說話往往都具備一定的殺傷力,四年前所有同伴都領教過。而已四年之後,這武器好像就只是針對著一個人。
「Allelujah,發生了什麼事了?」
Tieria無視那頭野獸的存在,直接去了關心著"受害者"的情況。
「Tieria…嗯,沒事的…」
Allelujah苦笑了一下之後低下了頭並準備著離開,而在經過Lockon身邊的時候,Allelujah偷偷看了他一眼。
Allelujah明白剛才發生的事,並不是對方一個人的錯,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如果自己不總是將他們兄弟二人重疊在一起的話就沒事了。
「Allelujah…」
Lockon試著呼喚對方的名字。
「抱歉…」
Allelujah先道歉了,說完之後便直接前往了機庫去。
「Allelujah…」
Lockon說不出什麼,明明是自己做了過份的事,為什麼會是對方先道歉。
而已這一切都看在那雙火紅的眼睛之內。

在應Kataron的邀約之下,剎那等一行人來到魯布哈利沙漠。Meister四人都有同行,但出動了的機體卻只有Cherudim Gundam及Arios Gundam。
「這樣的地方之下,居然沒有被聯邦發現。」
Tieria的說話並沒帶惡意,不過可能是受到在出發前的那件事件的影響之下,他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極為不爽。
但這個世界就是很奇妙的說,犯錯的人往往都不知道自己犯下的錯有多大。
在聽到Tieria的說話之後那位犯人居然膽大地走出來作說明,原以為詳細的說明會得到"教官"的認同,誰知道反而被質疑為什麼會如此了解。
「很了解呢。」
Tieria對於Lockon明顯是充滿著不滿。
「是嗎?這都只是常識範圍而已。」
Lockon見對方的反應就知道再說下去都只會是白說罷了。
就在這時候他們到了Kataron中東支部的基地。
在可見到的情況是,Kataron對CB可以說是非常友善及信任,但對於一直都只是單獨進行武力介入的CB來說,是不可能馬上就去相信對方的。
而在被要求脫下頭盔之時,Lockon毫不考慮便拿下了的行為,Tieria視此為輕率的行為,可以說是又再減分了。
「是恩人來的啊。」
Lockon覺得為什麼不可以被救了自己的人知道自己的容貌?又不是敵人嘛。就是在之前的戰事之中,CB受了Kataron救援的恩惠,而最直接被救的當事人就是Allelujah,當Allelujah注意到Lockon的說話及行動時,心裡是想試著去認同這個人的說話,雖然他沒馬上拿下頭盔,但亦有將防禦屏障移去。當然Lockon也有留意到Allelujah這少少的行動,而且內心亦掀起了微微的喜悅。

「那我跟皇小姐她們過去一下。」
在決定好了出席會議的人選之後,剎那他們就跟Kataron的成員去了準備好用來開會的房間。
「嗯,那我留在這裡等你們。」
Tieria主動提出由自己留守。
「那麼我們去走走吧。」
Lockon笑著說。
「!?什麼?」
Tieria是知道Lockon在說的有什麼人,想不到在當事人有反應之前Tieria會先給了反應。
「就這樣決定吧。」
說完Lockon便捉起Allelujah的手跑進了人群之中。
「Lockon…等等…這…」
就如同想像中的一樣Allelujah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說不。

二人一直跑到一個沒人的走廊之後,Lockon才開始放緩了腳步。
「Lockon…這是…」
Allelujah一面疑問地看著身邊這位突然捉住自己的手跑了起來的男人,當然由於Allelujah的體質非常的好,所以完全沒有任何累的感覺。
「對不起。」
Lockon一開聱說的就是一句道歉的話。
「什麼事了?」
Allelujah這是弄不清狀況了。
「就是之前的…那個…」
原來Lockon在說的是在來這裡之前的那事件。那時因為突然有人出來阻止了,所以沒發生到什麼嚴重的後果,不過Lockon的確是一直在內疚著就是了。
「啊…其實我也有不好的地方…所以…」
而已Allelujah並沒有將責任全都怪在Lockon的身上,其實是說Allelujah很少會將責任推到其他人的身上去吧。
「我是太衝動了…Allelujah,對不起啊。」
當然在Lockon的立場上看法是有點不同的。
「算了,別再提那件事了。」
Allelujah明白到就算再怎麼說下去都不可能有什麼結果的,所以還是不要再說來得比較好吧。
「Allelujah…」
Allelujah的心思令Lockon更加為這人而著迷。

「哥哥你們是CB的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由什麼地方跑出來的小孩圍了在二人的附近興高采烈地說著。
「啊,真的呢。」
這邊是來了一個一面見到"真品"的樣子
「是GUNDAM的操控員嗎?」
這邊的就好像是見到偶像一樣。
「利害啊。」
其他的人都在湊熱鬧一樣,而已他們都只是小孩。

「小孩?為什麼…」
Allelujah一面不思議的樣子問到。當然他心裡還有著更大的問題,那就是這些小孩不會是有著跟自己一樣的命運吧?是實驗什麼用的嗎?
「是孤兒…」
Lockon沒經思考地回到。
「什麼?」
Allelujah一面愕然地看著回應他的男人,為什麼Lockon會好像如此了解的?就像是對Kataron的事都清楚的一樣,這時Allelujah想起了在來這基地途中的事,為什麼,Lockon他會…這刻Allelujah心中湧出了少少的不安。
「這裡的小孩都是戰爭中的受害者啊。」
一位Kataron的成員從小孩的後方慢慢地走到二人的面前。
「為什麼留他們在這種地方的?」
Allelujah不明白,為什麼要將小孩留在這樣的地方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根本沒有地方可以給他們好好生活。」
那人無奈地說著。

在聽完說明之後,二人就在基地內到處走著,這有一般的起居地方什麼的,跟Allelujah小時待過的那地方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一個基地的存在。
「戰爭中的孤兒…」
Allelujah喃喃自語說著。
「Allelujah?怎了?又將我跟哥哥弄亂了?」
Lockon看見Allelujah一面痛苦的表情,猜想他又是想起了哥哥的事情吧。
「不是啦…只是…」
Allelujah聽了之後驚訝地否認著,然後看了一下Lockon,之後面上又掛上了剛才那個痛苦的表情。
「啊,那個嗎?的確我都是戰爭中的孤兒呢,不同的是當時我還有哥哥在…」
這刻,Lockon是在想剛才的那個不安的樣子是為了自己而出現的嗎?一想到這裡內心是暗暗地萌生了點點的喜悅。不過說到往事,就一定又要扯到哥哥的身上去,一想到這裡Lockon的內心又有著些不快。

「對不起…」
Allelujah聽得出Lockon說話中帶了點不開心的感覺,不過他卻將其視為因自己不小心提到了對方童年不開心的往事而產生出來的,而不知道事實的真相。
「為什麼又突然道歉了?」
Lockon就是有點不太了解Allelujah這個人總是會將責任掛到自己的身上去的個性。「都是因為我…」
Allelujah低下了頭。Allelujah一直都覺得Lockon的離去是自己的錯,如果不是自己說了多餘的話,如果不是那人向自己許下了那樣的承諾的話,也許,那人現在還可以在這裡,在自己的身邊。

「不是的,我相信哥哥他這樣做是沒有帶著半點的後悔,而且換轉是我的話,亦不會有任何的後悔…」
就好像知道對方內心的不安一樣,Lockon用著肯定的目光告訴眼前的Allelujah。
「Lockon…」
Allelujah聽到對方這樣的一番話之後,慢慢地跟對方的視線對上了。
「為了自己喜歡的人而付出一切,這是一種"幸福"來的啊。」
Lockon用著溫柔的聲音笑著說道。
「Lockon…」
Allelujah聽到之後腦內突然空白一片,眼前的男人的確不會是他,不過真的是像極了,就連那說話的聲音,語氣…還有內容都是太一致了。想著想著,不知道是感動的,傷感的,還是喜悅的淚水在不為意的時候偷偷跑了出來。
「怎了?Allelujah…為什麼突然又…是我說錯了什麼…又令你想到哥哥的事嗎?」
明明之前的氣氛是不錯的說,而已自己又不知道在什麼位置又說錯了話,再次令到眼前的人又突然哭了起來。
「不…是的,不是你的錯..只是…Lockon…他曾經說過近似的說話而已。」
Allelujah心裡真的沒認為這是眼前的人的錯,只是那句話真的勾起了他太多回憶就是了。
「Allelujah…」
Lockon的樣子突然變得很不安,因為他實在是非常擔心眼前的人會不會突然又崩潰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將你們的事聯想在一起的…」
而已Allelujah所想的事,跟對方的是有所不同。
「…Allelujah…算了吧,這並不是你的錯…只是你真的太喜歡哥哥他而已…」
Lockon明白再怎樣迫對方去放棄過去,都是沒可能的事,而且這絕對會出現非常不好的反效果,所以還是在事情未發展到最糟糕的狀況之下前稍為放鬆一下會比較好吧。
「Lockon…我…」
Allelujah看了一下對方的樣子,相信對方是誤解了什麼之後,Allelujah試著去作解釋,可是卻被對方先行打斷了這行動。
「抱歉,我想自己一個人再走走,你先回去Tieria那吧。」
Lockon知道只有這樣說對方才會乖乖地回去。
「嗯。」
而Allelujah亦明白到Lockon的心思,。於是二人就在這樣分開了行動。

「Allelujah?」
Allelujah按照Lockon所說的,在分開行動之後便乖乖地返回到Tieria守候的地方去。
「Tieria,我回來了。」
Allelujah面上掛著的是勉強迫出來的笑容。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Lockon呢?」
Tieria在想那個總是一直纏繞著Allelujah的男人居然會不在?而且就只有Allelujah一個人走回來,這件事實在是太奇怪了的說。
「他說想自己一個人再走走…」
Allelujah邊回應著,邊慢慢地坐下到一旁去。
「發生什麼事了嗎?」
Tieria由Allelujah雙眼可以看得到,他剛才一定是有哭過來,那就多數是那男人幹了什麼好事吧。
「沒有啊,真的沒有啊。」
Allelujah低著頭說到。
看到這樣的情況,要別人去相信是什麼也沒發生過是沒可能的事吧。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剎那一行人終於返回來了。
「會談完結了?」
看到大家返回來的時候Allelujah說著問。
「啊,不過還要幹的事情。」
剎那的回答令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到他的身上去。
「要幹的事情?」
Tieria充滿疑問地看著剎那。
「要送瑪莉娜·伊士麥返回去阿札迪斯坦。」
剎那認真地說了出來。
「那麼說…」
Allelujah帶了點擔憂的神情說著。
「真的好嗎?」
皇小姐直接向瑪莉娜提出了疑問。
「我知道這是有點強人所難的,對不起。」
而瑪莉娜亦向皇小姐作出了歉意,當然說話之中是帶了肯定的答覆。
「不可以用GUNDAM…萬一被發現了,好有可能會對阿札迪斯坦有害。」
在聽到答覆之後,皇小姐馬上提出了疑慮。
「用這架機體就可以了。GUNDAM就先返回去托勒密號」
剎那快速地回應到。
「明白了。」
皇小姐聽了之後亦只好答應。
「要不是,就算不回來也可以的啊。」
Tieria在跟剎那刷身而過的一刻帶以諷刺的語氣說著。
「不要說這樣的蠢話。」
剎那卻以一面認真地回應,為什麼這人在這種時候來開這樣的一個玩笑,剎那對這個玩笑確實是有點不太爽的感覺。
「這四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居然會開這樣的玩笑?」
在不了解情況下的Allelujah向Tieria提出了小小的疑問。
「我就說認真的。」
Tieria低著頭默默地說著,的確如果剎那不再回來的話,就表示他可以不用再踏上戰場,有可以留下的地方的話,又何必一定要回到戰場之上呢?
「!?」
Allelujah被這樣的回應嚇呆了。
「說笑而已。」
然後Tieria是明白剎那是不會放棄返回戰場之上的,最後就只是回個頭來,冷冷地回了這樣的一句。
在場的Allelujah跟皇小姐就是更加摸不著頭來了。
而當三人走到運輸機外的時候,Lockon正在跟Kataron的人們在談天說地之中。
「喲,要回去了嗎?」
在見到大家出現的時候,Lockon便猜想時間是差不多了吧。
「Lockon…」
Allelujah見到對方的面的時候,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感覺浮了出來。
「你走了去哪?」
Tieria狠狠地問到。
「沒什麼特別的啊,只是到處閒逛一下而已。
Lockon就是知道對方不爽自己,所以亦沒打算好好去解釋什麼的,於是就只是隨便的回了一下就是了。
「哼。」
而已Tieria亦沒對他的回答抱有什麼期望。
「我說Kataron的人對我們都相當友善呢。」
Lockon笑著說
「的確是這樣,不過我們的立場始終有分別。」
皇小姐冷靜地回到。
「不都是聯邦嗎?」
Lockon有著試探的語氣在說著。
「我們只是要去將不必要的非人道武力殲滅。所以目標就只有A-LAWS。」
Tieria直接說出了CB的立場。
「如果不使用這樣的武力的話,其實聯邦政府管治之下的問題是不太大的。最少沒有各國之間的戰爭。」
皇小姐稍為說出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因為這四年間她都是生活在聯邦管治的地方之下。
「是嗎…?」
Lockon對二人的回應好像是有些不太滿意就是了。
「好了,不要在這裡說這些吧,先回去托勒密再說吧。」
Allelujah感覺到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而且在Kataron的基地內討論這樣的問題也不是一件很適當的事,於是出聲停止了話題。
「Lockon Stratos,我跟Cherudim Gundam一起回去。」
Tieria一面決定了的樣子說道。
「什麼?」
Cherudim的控制者Lockon Stratos馬上來了一個不滿意的樣子。
「你是危險的存在,不可以由得皇小姐跟你獨處。」
Tieria提出了一個表面上最有說服力的原因。
「Tieria,我想Lockon他也不會做出什麼的吧。」
但是皇小姐倒是不認為Lockon的情況會糟糕到如此的地步就是了。
「就是嘛,Tieria你會不會對他太過多疑了?」
加上Allelujah的這一票,就是說大家都對Lockon都有一定的信任了嗎?
「這個難說,而且我有話要跟你說。」
Tieria為了達到目的,於是再加多了一個原因,而事實上這的確才是他最大的目的就是了。而在說的同時Tieria給了Lockon一個狠狠的眼神,就是像在說著,你可別想逃走一樣。
「那,好吧,教官大人。」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Lockon就只好接受對方的挑戰。
「真的沒問題嗎?」
Allelujah看到二人次間那微妙的火花是有點擔心著的說。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Allelujah。」
Tieria的語氣雖然冰冷,不過也帶有一絲的溫柔。
「那麼轉頭見吧,Allelujah。」
Lockon說完便跟Tieria登上了Cherudim之上。

「吶,教官大人你是有什麼要跟我說嗎?」
在離開了Kataron基地之後,Lockon抵受不了身後那對充滿著怒氣的火紅目光,於是就先開口說道。
「Allelujah的事。」
Tieria直接了當地說了出來。
「Allelujah?」
Lockon還以為他會說什麼呢。但是為什麼會是跟自己說Allelujah的事,而且有什麼可以說的?
「你不可以傷害他。」
Tieria簡單的說了一句。
「什麼?」
這就令Lockon更加不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去傷害Allelujah啊?那有人會去傷害自己喜歡的人啊?
「Allelujah他對Lockon的心意是不可能改變的。」
Tieria說的是事實。當然Lockon他是明白對方在說的並不是自己。
「哥哥嗎?這個我知道的啊,那又怎樣?」
Lockon表現出一面不在乎的樣子來。
「那個是要你硬來的話,Allelujah他…」
Tieria這下真的給他氣壞了,為什麼一定要人說到如此明白的不可?
「我不會亂來的。」
可是在Tieria眼前的這個男人並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
「誰會相。」
Tieria對他的信任可以說是從來沒有存在過就是了。
「為什麼那麼緊張Allelujah的事。」
Lockon並不打算為了這樣的話題一直跟對方爭辯下去,於是稍為改變了一下話題的方向。
「不只是他的事,其他人的我都…」
明顯地Tieria這是在逃避著。
「哼,還是你不想我去搶走哥哥的一切。」
考慮了一回之後,Lockon猜想到是什麼的一回事來。
「什麼!?」
Tieria就像被人說穿了一樣,開始有點失措了。
「在CB內的位置,甚至他喜歡的人…」
Lockon就像打傷了目標一樣,不停地狙擊下去。
「那個…」
而這目標的確是被狠狠地撃中了。
「你對哥哥他…」
就在這時候Lockon試著來個最後的一撃。
「…你不要亂說好,在托勒密的大家都很重視Lockon的…但他重視的就…」
而已被打到重傷的Tieria努力地反抗著。
「只有Allelujah嗎?」
Tieria說到嘴邊就停了下來的事,Lockon準確地說了出來。
「…」
被說中了的Tieria沒作出任何的反應。
「你是要幫哥哥他看守著Allelujah嗎?」
Lockon開始明白到對方在想著些什麼。
「我只是…」
Tieria想試著去否認這一切,可是卻說不出口,因為這都是事實來的啊。
「但是要Allelujah他一直都只留在過去,這樣真的好嗎?」
Lockon的反問,說出了重點。
「我沒這樣說…」
Tieria是明白的,可是要他輕易地就任由Allelujah去將跟Lockon一起的記憶放棄的話,他是做不到的。
「我會守護Allelujah他的,我會用我所有的力量去保護他。」
Lockon像是要令Tieria放手一樣,認真地說出自己的心意。
「就單靠你那力量嗎?」
當然Tieria是不可能相信他的。
「的確我的力量是不及哥哥他的,不過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會去守護重要的人。」
而Lockon並沒人自誇自己的能力,就只是說出了自己的心意而已。
「那好,你就給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力量。」
明白到這一點的Tieria終於是退讓了一步。
「當然會啦。因為我是一定會守護Allelujah一直到最後的。」
Lockon像是許下承諾一般地說著。
「別亂下什麼承諾好,就是因為Lockon的承諾給了Allelujah最大的傷害。」
承諾反而令Tieria的不安增加,於是給了對方這樣的一個提示。
「…」
Lockon聽了之後並沒作出什麼回應,就只是像知道了為什麼Allelujah會一直都放不下過的的原因而已。

「Tieria…」
在見到Tieria的時候Allelujah像是怕有什麼事會發生一樣,趕緊問了一下狀況。
「沒什麼事的,不用擔心。」
明白到Allelujah想問的問題之時,Tieria也直接地說出了讓對方安心的答覆。
「嗯。」
Allelujah聽到之後就好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
「那個,Allelujah,我看你還是不用跟這個人走太近,他的存在果然是太危險了。」
突然間Tieria卻說出了如此的一句話,令Allelujah馬上呆掉了。
「喂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在Tieria的說話之後,Lockon便出現在Allelujah的眼前。
「就是這樣的意思啊。」
Tieria了當地說。
「Tieria…這個…」
這時候Allelujah開始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了。
「Allelujah別聽他亂說,我可是…」
Lockon為了不讓Allelujah有所誤會,於是慌忙地解釋著。
「Allelujah,你不會覺得這人的說話比我的更可信吧?」
Tieria就在這時候使用了最有力的武器。
「…你們就別這樣嘛…」
Allelujah這回真的被這二人給弄到頭暈了。

就在三人在碟碟不休的時候,突然傳來了皇小姐的聲音。
「大家,Kataron受到A-LAWS的攻擊,我們現在要趕去救援,各GUNDAM進入待機狀態。」
「Kataron受到A-LAWS的攻擊!?」
Lockon馬上作出了反應。
「為什麼會這樣的…」
Allelujah聽到之後亦相當愕然。
「先登上GUNDAM再說。」
這時候三人之中就只有Tieria是最為冷靜就是了。

在等待出擊之時三人都抱著不同的心情。
「被A-LAWS發現了?」
Tieria不明為什麼偏偏會是A-LAWS。
「那裡可是有小孩的啊。」
Allelujah就是對那裡有著小孩的事最為在意。
「快些啊,給我快一些啊。」
Lockon心內就好像是不可以失去重要的人一樣,想盡快趕去保護。

終於是趕到現場,可是攻擊已經開始了。
「遲了嗎?」
眼看一切已經開始了之時Tieria這樣說道。
「Kataron的人怎樣了?」
而已就算是開始了攻勢,如果基地內的人沒有事的話,那麼也算趕得及吧,Allelujah是這樣希望著。
「這裡就拜託你了。」
Lockon只說了這樣的一句就趕去了基地的方向。
「!?Lockon?」
Allelujah未曾趕得及,對方已經離開了。
「快些啊,GUNDAM。」
此時Lockon的心就只有要馬上趕去救大家的心情。

「這…這是….這是人類會幹的事來的嗎?!」
看到現場的慘況Lockon一邊消滅著那些自動殺人機械,一邊斥責著A-LAWS的行為。
「使用無人兵器去進行虐殺行為…」
Allelujah對於A-LAWS所使用的武器亦感到非常的震撼。同時使用Arios將對方的MS粉碎。
「就是覺得只要不是親手扣下扳機,就不用背負那罪惡感了嗎?」
在Allelujah斥責對方的同時,罪惡感亦有流入Allelujah的心內。
「不可以饒恕,不可以饒恕啊,A-LAWS!!」
Lockon充滿著怒火的攻擊。在消滅了所有自動殺人機械之後,Lockon將目標轉向身後在發呆中A-LAWS的MS。
「不要逃走啊,不要逃走啊,A-LAWS!!」
Lockon並沒撃下到對方的MS,不過狙擊亦是沒有停下來就是。
在A-LAWS撤退之後一片慘況映入了大家的眼中。
「這就是A-LAWS…」
Allelujah說著。
「沒錯,那就是我們的敵人…」
Tieria肯定了這就是大家將要面對的敵人所做出來的事情。
「那裡可是有一般的平民…而且還有小孩的啊…為什麼…居然可以…」
Allelujah對於這樣的景況是不能接受。
「A-LAWS…可惡….」
這時的Lockon內心就只有對A-LAWS的怒火。
「Lockon…」
Allelujah看到一個跟平時不同的Lockon,心裡是開始擔心起來。
「實在是太可惡了,不可原諒…」
Lockon就只是在不停地將不滿發洩出來。
「Lockon Stratos…為什麼對Kataron的事會那麼激動的。」
Tieria奇怪著這個人為什麼對第一次接觸的組織,人們會有著如此強烈的感情及反應。
「傷害一般的平民,而且令到小孩失去了家人,這樣的事情就跟當年奪Lockon家人的那時候的是一樣吧…所以他才會…」
Allelujah心底是這樣相信著的。
「A-LAWS…」
這時Lockon並沒有留意到另外二人的對話。
「Lockon…這是守護不到重要的人的心情…」
Allelujah就好像深深體會到一樣。
「Allelujah…」
當然Tieria其實也是明白的。
「這樣的心情我是明白的..就好像那時候的一樣…」
Allelujah臉上開始出現了憂傷的神色。
「Allelujah…那…」
這時候Tieria意識到Allelujah是想說什麼的。
「就好像Lockon離開的那時候,大家的心情一樣…」
接著之後是緩緩走出來的淚珠。
「…」
看到Alleluja這樣子Tieria是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才好。
「當那個可惡的人奪走了Lockon的生命的那個時候…那個…可惡的…」
就在Allelujah說不下去的時候,在通訊器傳來了另外的一把聲音。

『…阿里·亞爾·沙瑟斯』
傳來的聲音是剎那的。
「!?…阿里·亞爾·沙瑟斯…」
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Alleluja就像是斷了線一樣,沒了任何反應。
「剎那?阿里·亞爾·沙瑟斯?你見到他?」
Tieria雖然也感覺好愕然,不過更重要的是剎那現在的處境。
『嗯,在阿札迪斯坦。』
剎那的回應,感覺上是還沒發生什麼事就是了。
「回來,馬上返回來,你別做些危險的事!!」
為了剎那的安全,Tieria努力去要求對方馬上返回來。
『Tieria…嗯,了解。』
而已,剎那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樣衝動了。

另一方面在聽到一個可以令CB所有的人都驚愕的名字之後,有一個人是更加受不了的。
「…阿里·亞爾·沙瑟斯…呀………………………….」
Allelujah就有如掉進了絕望之中一樣慘叫了起來。
「Allelujah?」
這刻Lockon被Allelujah的慘叫聲拉回了現實之中。
「Lockon…Lockon Stratos…還給我..」
Allelujah就如同崩潰了一樣完全跟現實分離了。
「Allelujah…什麼事了?」
回到現實的Lockon一下子是捉不到現在的狀況。
「Allelujah,你冷靜一點…」
Tieria亦有努力去嘗試著將Allelujah拉回來。
「Lockon…Lockon…」
可是都沒有成功,Allelujah就只是越來越掉進去更深入的地方。
「Allelujah!?Tieria,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了?」
在明白到再怎樣都不可能從Allelujah口中知道些什麼之後,Lockon試著向另外一位知情者那拿取情報。
「…阿里·亞爾·沙瑟斯,殺害你們全家的幕後兇手,一個以殺人為樂的人…而且亦是在四年前奪去Lockon Stratos生命的人…」
Tieria沉默了一下之後,便將事實說了出來。
「哥哥….」
Lockon聽了原因之後是明白到這是什麼的一回事,原來是一個令Allelujah失去了最愛的人的名字。
「Lockon…Lockon…Lockon…Lockon..Lockon…Lockon..」
Allelujah就是這樣跟現實越來越遠了。

『Allelujah。』
一把溫柔的聲音在呼喚著這個名字。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