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亂來的第六話~[打死]
是說這次可能是很爛~XD
或許日後再找時間修多次吧~

L兄出現有~[又有佢啦~XD]
L弟~發展順利~
是說上次俾友人說ALLE見淚過多~SO這次控制了下來~XD
另外,有點成了ALLE總受?

歡迎大家多俾意見啊~XD

開始吧~~~= =+

=================================================

「Allelujah。」一把溫柔的聲音在呼喚著這個名字。

「Lockon…」青年試著努力地將自己的眼睛睜開。
「Lockon!?」但當眼睛將開了之後,青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影像,而驚叫了起來。
「Allelujah…你怎樣了,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感到不舒服啊?」眼前的男人雖然因青年的反應而使他有點兒不知所措,但他還是一如平常般去關心這位天然氣質的情人。
「我…?」青年看著眼前的人,一時之間作不出反應過來。
「當然是你啊,在聽到你受了傷的時候,我真的非常擔心的說…」在男人的認真表情之中帶著一絲絲的溫柔,而且他用那對綠寶石般的眼睛注視著青年,使得青年的臉頰紅了起來。
「受傷…?」可是青年他真的是摸不清狀況就是,有的就只是深深的疑惑。
「…幸好並不是太嚴重的傷勢,我真的被你給嚇壞了…Allelujah」男人突然間就像是鬆了一口氣般,面上那緊張的神色慢慢轉換成為笑容。
「Lockon…」但是青年依然是不了解現在的情況。
「好了,沒事就好了。」男人並沒有打算多說什麼,只是帶著溫柔的笑容說著。
「這到底…」此時青年細心地看了一下他們身處的地方。
Lockon的房間,自己非常熟悉的地方,擺設等各方面都是自己所熟悉的,但是青年心裡總是覺得有什麼地方是出了錯一般。可是愈是想去尋找原因,答案就好像愈是遠離似的。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青年默默地煩惱著。
「怎了?作惡夢了嗎?還沒清醒過來?那麼,要不要讓我來令你清醒啊?」說著男人便以一臉惡作劇的笑容靠向青年。
「!?不…我…」青年感覺得到男人的用意,於是馬上將身體向後迴避著。
「真的不用嗎?」當然的男人並沒有因此而罷手,相反地是更進一步去接近著。
「嗯…我可能真的作了惡夢吧…一個很可怕的…夢….Lockon跟…Hallelujah都…離開我的…夢….對是惡夢來的吧…Hallelujah…」直至青年背後碰上了冰冷的牆壁之後,他就好像開始接受眼前的一切是"事實"一般,自然地向另一個自己說道。
「!?」但是,原本以為一定會得到諷刺著自己的回應的說,可是不論過了多長時間都是接收不到任何的答覆。
青年就好像突然間清醒了一樣,可是他卻不敢去面對眼前那個自己深愛著的男人。
「為什麼要問那小子,問我不就好了嗎?」男人對於青年的話抱怨著,為什麼"那個人"總是在阻礙著自己的戀情,為什麼自己的戀人總是如此重視"那個人",這一點對男人來說一直都是最為不爽的事情。
更何況,在"這個地方"是不可能有他們二人以外的人存在的,男人是知道這一切,而且亦是不想讓眼前的青年發現的一切。
「Lockon…」可是青年已經發現了這些,他帶著忍下去淚光緩緩抬起頭,看向自己的情人。
「Allelujah,放心吧,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一直地保護著你,永遠,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身邊,不論發生什麼的事情我都不會捨你而去的,所以,你就安心地留在我的身邊就好了。」男人由青年的眼中是知道,一切已經被發現了,可是自己還是想任性地說著,不放開捉緊自己喜歡的人重要的機會。
「Lockon…你是說…永遠?」青年帶著那餘下的淚光,溫柔地問道。
「是啊,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而男人亦溫柔地回應,可是目光之中卻帶著悲傷的神情。
「…不是的,Lockon…」青年用盡自己最後的堅強,對男人說出了這句。
「Allelujah?」男人被青年的話嚇呆了一下。對方明明是一直都只說著有自己的保護就足夠的,現在的狀況不是正正乎合對方的要求嗎?
「不是這樣的。Lockon…已經不在…為了保護大家…已經…」青年由心底打起便不想說出的這個事實,但是最終還是由自己說了出來。
「Allelujah…」男人心裡是猜到青年的想法,可是如果就這樣便放手的話…
「我不可以這樣一直自私下去的啊。的確我真的很希望Lockon可以永永遠遠都留在我的身邊…不過事實始終還是事實…Lockon已經…」青年明白的,眼前的一切都是男人為了自己而做出來的,因為男人對自己的事總是放心不下,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太軟弱的原故,因此,青年決定了,一定要做些什麼的而令男人安心才可以。
「Allelujah…」男人面對自己最想保護的人跟自己說"不再需要自己"的時候,心裡有著一股痛苦的感覺,可是這全都是青年成長了的表現,而且亦只有這樣青年才可以繼續生存下去,當然自己亦只有這樣才可以安心地離去。
「我明白..我是要去面對的…因為大家都會擔心我的吧…我想應該是這樣吧…」青年雖然說出了決定,但最後還是帶著不想失去戀人的心情。
「Allelujah,這是你的決定?」男人明白,如果再拖拖拉拉的話,青年很可能又會再次展示出軟弱的樣子,所以還是在這裡放手便好了。
「嗯,Lockon,等一切都完了之後,我就會…」青年再一次重申自己心底的決定。
「現在先別去想那些事情吧,先去回應"現在"關心你的人就好了。」但是對方卻不讓他說下去。
「Lockon…」青年知道對方是故意的,於是帶著一臉被遺棄的表情望向了男人。
「不過,我說的話並不是假的,我會一直守護著你的,所以,你要好好地生存下去啊,知道嗎…Allelujah…」男人往往就是被這個表情所擊敗,他邊向青年說出了自己心底最後的說話,邊慢慢親向青年的嘴上。

「Allelujah…」一把跟剛才一樣的,同樣溫柔的,而且是相同地充滿了擔憂的聲音。可是,不同的是,聲音是由通訊器那傳來。
「Lockon…對不起,要你擔心了。」Allelujah知道自己一定是令對方費心了,所以馬上作出了歉意。
「Allelujah!?」Lockon由屏幕中所看到的Allelujah帶著微微的笑容,心想對方一定又是將自己當成了是哥哥吧。
「係。」Allelujah並不知道對方的想法,因為此刻的他只是想到不可以再令他人為了自己的事而擔心就好了。
「Allelujah,沒事吧?」另外一位MEISTER亦向Allelujah作出了關心的提問。
「嗯,我沒事了,要你們為我而擔心,真的很抱歉,Tieria」當然Allelujah亦是帶以笑容去回應著。
「沒事就好了,我們現在要去Kataron的基地,Allelujah,你要不先回去托勒密號?」Tieria知道對方是在勉強自己的,不過就算是說了出來,對方都一定不會承認的吧。
「不用的,我真的沒有事了啊。」Allelujah只是希望日後都可以跟大家一同行動就好了,他不想再被留下,所以自己一定不可以再給別人帶來麻煩才行。
「Allelujah…」當然的Lockon還是在擔心著,再怎麼說剛才的一幕也實在是太震撼了吧。
「本人都說沒事的話,就照你說的好了。」而已一同相處過多年的Tieria是明白到Allelujah的固執,因此並沒打算去阻止他。

「你們這班天人還好意思來這裡?」Kataron的成員看到由gundam出來的三人便馬上都聚集了過來。
「一定是你們幹的吧!」其中一人斷言地說了出來。
「是你們將這裡的情報泄露的吧!!」另外一人亦和應起來。
「這樣的事我們並沒有做過。」Tieria對被指責的事作出回應。
此時不論是Lockon,還是Tieria都站了在Allelujah的前方,為的就是怕要是Kataron的人們出手的話,Allelujah一定會受到傷害,以他現在的精神狀況,光是站著就已經是花上了很大的努力吧?二人是這樣想的。
「都是你們的錯,是你們將我們的同伴殺死的…」其中一人將槍指向了他們,Tieria馬上擋了在Allelujah的前方,Allelujah是想試著去讓Tieria讓開,可是並不成功。
「停手,他們真的是什麼都沒做過的啊!!」為不讓事情更嚴重下去,Lockon出手阻止了Kataron成員的行動。
「誰知道!?」可是對方並不可能單靠一句說話便相信的啊。
「相信我吧。」Lockon對Kataron的人說著,但眼睛卻望向了Allelujah。Allelujah的眼內充滿著憂傷的神情。
「但是…我們的同伴…剛才還在笑的人…」Kataron成員的悲傷深深打入了大家的內心之中。
「我明白的…會報仇的…」Lockon發自內心說出了這句話來,而此時Allelujah從Lockon的說話之中再次感覺得到他對Kataron的事情有著一種不明的執著。

「到底,是什麼人向A-Laws告密的?」Tieria對於這一點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Tieria注視到在一角出現出了沙慈的身影,而且他的一舉一動都令Tieria感覺到有不對的地方。
「….Allelujah,我離開一下。」說著Tieria便離開人群之中,靜靜走向沙慈的身邊。
「Tieria…?」Allelujah充滿著疑問目送Tieria的離開。

「但是如果不是你們的話,那還有什麼人會…」在Tieria的離開人群之後,爭論還是沒有停下來。
「就是啊!!」Kataron的成員就像是得不到答案就不會散去似的。
「大家就別再為此事在這爭論了,還有很多事在等著我們去處理的。」就在此時克勞斯的出現令大家都靜了下來。
「克勞斯…」就像是知道不可以再亂吵下去一樣,大家散開了。

「那個…在設施內的小孩…他們沒事吧?」在大多數成員都離開了之後,Allelujah向克勞斯問道。
「嗯,他們都去了防空的設施內,幸好你們及時將那些自動殺人機械消滅,要不是就…」克勞斯稍為簡單說明了一下。
「嗯…那就好了。但事實上,看到這樣的情景..也….」在知道小孩沒事之時,,Allelujah是安心了,可是他馬上又想到另一個問題。
「我們是不會被小孩看到的,再怎說他們始終是這一切的最大受傷者。」克勞斯默默地說著。
「是這樣嗎?」Allelujah總算安心了,只不過他的語氣之中還帶了點不安就是。
「Allelujah,放心吧,他們是不會遇上我跟哥哥那樣的命運。」Lockon看穿了Allelujah的心情,不過他並不知道自己看穿的也只是一部份而已。
「對,我們要將這場戰爭結束,不可以再讓小孩踏上戰場之上。」Allelujah明白到自己能夠做的事也不過只有這些而已。
「Allelujah,你真的很善良。」可是在Lockon眼中,眼前Allelujah所做一切就像都是為了NERU而做的一樣。
「才不是這樣呢,我只不過是戰爭用的超兵,可是為了戰爭而令小孩踏上這種命運的事,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了…不要再有像我跟Hallelujah那樣的人出現就好…還有MARI….」Allelujah對被說是"善良"這點是帶有非常地不認同的說,因為他了解"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善良"的。
「Allelujah…」Lockon對這一番說話並不是全都能理解得到就是了,但此時他是知道自己對於Allelujah真的有著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存在。

「Allelujah,Lockon。」一把熟悉的聲音叫喚著二人的名字。
「剎那?」Allelujah對於剎那會出現在這裡是有點不明原因。
「Allelujah,你…」當剎那走到二人的面前時,Allelujah的神色令他擔心起來。
「怎了?」Allelujah反問了起來。
「….其實我只是見到那個機體而已…」剎那小心地說了重點。
「…那件事嗎?對不起,要你擔心了,我沒事的了。」Allelujah這下是明白了。
「Allelujah…」剎那帶以擔心的語氣說著。
「真的沒事啊。」Allelujah勉強掛上了笑容,是希望可以令對方安心一點,可是這反而是令人更加擔心。
「…是嗎…那個Tieria他在哪?」不過剎那是明白Allelujah的用意,亦只好順他所說的。
「剛才他說有事要離開一下…」Allelujah望向了Tieria離開的方向。
「他好像是跟那個叫沙慈的的人在一起啊。」Lockon接著補充說到。
「沙慈…」剎那出現了莫名其妙的不安。
「剎那?」Allelujah看到剎那的樣子是有點令人在意。
「我去找他們。」說著剎那就往二人指示的方向走去了。

「Allelujah,我陪你到運輸機上休息一下吧。」在剎那離開之後,Lockon提出了這樣的事。
「Lockon,我真的沒事啊。」Allelujah明白對方的心意,可是這不是他所希望的啊。
「嗯,我知道,不過我們在這樣是什麼都幫不上的,而且還會阻礙他們的工作吧?」Lockon試著用另外的方式去說服他,當然這個其實也是事實來的。
「…就的也是…那好吧。」明白到這一點的Allelujah亦只好答應著。

二人說完之後便登上了剎那剛才使用的運輸機上。
「…吶,Allelujah跟哥哥認識了多少時間?」Lockon為免出現冷卻的情況,於是先隨便找了個話題來說。
「幾年吧,在成為meister之後就一直…」Lockon原以為Allelujah會迴避這話題的,想不到對方居然會平靜地回應著。
「你們一開始就交往了!?」於是Lockon決定捉緊這個大好時機,好好地了解一下對方跟自己哥哥的事情。
「交….往?」Allelujah對於被突然直接說到重點是有點不知所措,而臉夾亦微微紅了起。
「不是嗎…你跟哥哥是戀人吧…」Lockon看到Allelujah的反應時,內心有著不悅的感覺,明明就是事實為什麼對方卻露出了這樣的表情,而且這是為了"那人"而露出的表情吧。
「我也不知道…」Allelujah低著頭說著。
「….」什麼是叫"不知道"Allelujah的回答令Lockon更加不爽。
「Lockon,他…就是對大家都很好,很友善,對任何人都很照顧…」在注意到Lockon沒有說什麼之後,Allelujah便再加以說明。
「但對你是特別的吧?」Lockon是知道這一次是"那人"的心情來的。
「真的是這樣嗎?」但Allelujah卻從來是沒有這樣想過。
「怎可能不是!?」Lockon這下子是想發火了,這一切根本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對方還在裝什麼不是的。
「….我也不知道…」可是Allelujah是發自內心對自己沒有信心盲 是了。
「那Allelujah對哥哥?」Lockon為免自己做出什麼過份的事,努力地去想方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可以的話,我只希望他可以一直在我身邊就好…其他什麼都不需要…」Allelujah並不枇去得到什麼,只希望對方"存在"就足夠。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令你對我有這樣的要求?」Lockon明白對方的心意,而這就證明了對方對"那人"的愛是有多深。說話之中,Lockon明顯流露出憂傷的感覺。
「….Lockon」Allelujah聽了,感覺上像是自己不小心傷害了對方一樣,臉上露出了歉疚的表情望各了對方。
「別這樣啊,我就說而已」Lockon看到這個表情時,內心就好像是被刺傷了一樣,自己得到的真的就只有這種表情而已?
「對不起。」Allelujah慌忙地為自己的失言而作出道歉。
「對了,不如說一下Allelujah的事?」Lockon看了一下對方的臉,明明就沒有道歉的需要嘛。
「…?」Allelujah突然被對方要求說自己的事,弄得有點迷茫。
「我想多了解一下你的事啊。」Lockon笑著說了。
「其實沒什麼好說的….」Allelujah苦笑了一下。
「Allelujah是以前人革聯研究中而產生的"超兵"吧」Lockon看對方是沒有主動說的意思,於是嘗試在自己知道的情報上入手。
「嗯,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事實。」Allelujah明白這件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Allelujah,小時候真的沒什麼美好的回憶嗎?」Lockon接著稍為提出了一些問題。
「沒…不過,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就只有跟MARI一起那段短暫的快樂吧。」意外地Allelujah居然會說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MARI?」於是Lockon便在這點上加以追問下去。
「嗯,給我"Allelujah"名字的人。」可能是以前曾經跟一樣臉的人說過的原故吧,Allelujah毫無迴避的意思。
「那位叫MARI的一定是位小美人吧。」不知道是Lockon想試一下令氣氛輕鬆一點,還是這本來就是他的個性,居然突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Lockon!!」Allelujah馬上投送了一個不滿的眼神,不過在Lockon看到的,這是一個可愛的表情。
「…別這樣嘛。我沒什麼意思的…那她現在是…?」Lockon好像發現了自己說過了位,於是馬上改了一下問題。
「….聯邦…」說完Allelujah沉默了下來。
「!?什麼?」當Lockon聽到是"敵人"的時候,整個人是緊張了起來。
「之前,她一直都在人革聯,我之所以沒注意到,都因為Hallelujah…的原故…」Allelujah就是知道對方一定會有這樣的反應,但這是事實,可以做到的就是再稍為加以說明一下吧。
「是嗎…」Lockon雖然很激動,但看到對方的樣子之時,他是知道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才可以。
「而且…她是A-Laws的一員…」Allelujah覺得已經說了,就沒必要隱瞞了吧。
「不是吧!?」Lockon真的不敢相信世上會有如此戲劇化的事情存在。
「這是事實,我親眼見過她,所以…不會有錯的…」當然Lockon的反應亦是Allelujah預期之內的事。
「….Allelujah….」Lockon看得到Allelujah的無奈。
「我一定會將她救出來的…」Allelujah說出了自己的決定,而這亦是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
「你說救出來?」Lockon是不太明白這說話的意思。
「是的…」Allelujah平靜地回到。
「但是…她會不會是自願留在那的啊?」Lockon將問題的重點提了出來。
「…那個不是"MARI"…」Allelujah說出了一句令人更加不明白的事情。
「什麼?」Lockon充滿了一腦子的問號看著眼前的人。
「就是好像我跟Hallelujah一樣…那個是別的人格,不是"MARI"…」於是Allelujah為對方加以說明。
「這樣嗎..其實我是有點不太了解的…」Lockon笑著說。
「也是呢,這的確好難令人去相信…」Allelujah明白的,眼前的人跟那人不同,沒有經過"那時候"的事件。
「…..」Lockon心裡突然有種不快湧上。
「因為你沒見過Hallelujah…..」Allelujah說出了在內心明白的重點。
「…是啊…我不是哥哥他….」這刻Lockon亦將自己不爽的心情表現了出來。
「!?…對不起…我…不是…..」Allelujah這下才發現到,自己不小心說了令對方介意的事,原本自己並不是這個意思的,是自己不小心,才令對方不高興吧。
「…Allelujah….」Lockon聽到道歉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剛才的說話有點過份了。當他在考慮可以說些什麼令對方不要在意之時,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你們都在這裡?」走進來的人是Tieria,隨後的是剎那,還有沙慈也在一起。
「…教官大人,你果然很會選時候啊。」Lockon諷刺地笑著。
「什麼?」當然Tieria是不知道剛才的氣氛被他一掃而空的事。
「沒什麼,我出去走走。」Lockon是知道沒戲唱的了,於是決定離開一下,免得被追問下去又跟Tieria吵起來,而且這樣的話Allelujah會不高興吧。
「Lockon?」Allelujah看見對方的行動時,反而是有點不安。
「沒什麼的,別介意,Allelujah」Lockon笑了一下便離開了。
「…」Allelujah就這樣目送對方離開了。
「你們二人在說什麼了?」Tieria是有點擔心那個厚顏的男人不知道幹了什麼事就是了。
「沒什麼特別的事…」Allelujah雖然是這樣說著,但明顯他的目光是在迴避著Tieria的注視。
「是嗎?」Tieria注意到對方的行動,心想一定是有什麼事發生了,但是對方這樣回應,就是說追問下去也沒有的了。
「對了,剎那和Tieria,剛才是去了?」而已Allelujah為免被對方追問亦多行了一步。
「找出這次事件的原因。」Tieria正面地回應到。
「!?知道了是什麼原因?」Allelujah聽了,就好像是發現了重大的事一樣,驚訝地看向Tieria。
「嗯。」但回應的人是剎那。
「那..?」Allelujah是有回在意到底是什麼人將事情弄到如此地步的。
「….」沒人作出任何的回應,只是都將目光投各了同一個方向,並停在某個人的身上─沙慈‧克羅斯洛德
「是這樣嗎。」由此Allelujah便可明白到大家的意思。
「對了,剎那阿撤迪斯坦那到底發氐了什麼事?」Tieria就好並沒有追究的意思一般,將話題轉向了另一件事之上。
「受到攻勢…成了一片火海。」剎那沉默了一下,才將所見到的情況說出來。
「阿撤迪斯坦受到攻擊!?是聯邦做的嗎?」雖然在之前的通訊之中大家是知了這件事,但原因才是Tieria最想了解的事。
「不知道,但是發動攻勢的MS當中有發現有GUNDAM存在…」剎那亦沒辦法肯定得到對方是什麼人,不過他是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麼。
「GUNDAM!?」Tieria明白剎那的意思,在他們所知道的,除了手上四部GUNDAM以外,還存在的GUNDAM就恐怕只有"那一架"吧。
「我相信那機體就是…」當剎那想將自己的看法說出來的時候,稍為注意了一下Allelujah的狀況。
「…..」Allelujah沒作出特別的反應,只是默默地坐著。

「!?」突然在通訊屏幕上傳來了托勒密號的緊急通訊。
「!?…皇小姐她暈倒了?」在細閱之後,Allelujah將重點說了出來。
「什麼?」剎那對於這個消息是有點不相信。
「發生了什麼事!?」Tieria馬上追問原因。
「不清楚…是收到返回托勒密號的命令…」Allelujah再次在剛才的通訊中尋找原因,可是找不到有關的資料就是了。
「明白了,回去吧。」剎那明白了狀況之後決定先返回去。
「你也一起來,留在這裡,你會遇到怎樣的待遇是估計不到的。」Tieria各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沙慈說到。
「….」沙慈並沒有回應到任何的說話。
「那我去找Lockon。」Allelujah突然記起有一位成員是不在場的,於是便主動提出去通知對方。
「Allelujah,我去好了。」剎那看到Allelujah的氣息並不是太好於是提出由自己代替。
「不,我去吧,謝謝你,剎那。」但Allelujah卻回謝了。

其實以上的一切Lockon是全都聽到的,因為他一直都默默地待在門外。就在被Allelujah發現之前Lockon逃離了現場,並前往一個"秘密"的地方。是的這是對CB的人來說是一個"秘密"。
「CB好像在準備好物資之後就會離開這裡。在你們前往其他設施的搬運完成之前,我們會負責防衛。」
Lockon走進了一間房間,並對在裡面的克勞斯說道。
「是嗎?替我轉告他們,我非常感激他們的幫助。」克勞斯明白到GUNDAM不可能一直都留在這基地的事,始終他們並沒答應到合作一事。
「到底是什麼人將這裡的情報泄露出去的…」克勞斯始終是想不通事情的始末。
「問身為間諜的我,會有用嗎?」Lockon雖然是知道了原因,但要是說了出來一定會造成雙方的矛盾,到時候自己的立場是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也是呢…」克勞斯也明白到對方不可能什麼都會知道的這一點。
「差不了我再不回去他們就可能會找到來的。」Lockon為免被Allelujah發現自己跑了來這個地方,所以決定要盡快去一個"安全"一點的地方等待被對方找到。
「嗯,你小心一點吧。」克勞斯向這位勞苦功高的同伴作出了關心。
「多謝關心。」Lockon帶笑回到。

在離開房間以後,Lockon走到一些Allelujah可能會找上的地方等待。
「Lockon。」終於目標人物出現了。
「Allelujah?找我?」Lockon裝作一面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走近對方。
「嗯,我們要返回。」Allelujah當然是不知道這一切的真相。
「那起程吧。」Lockon說完,便往GUNDAM所在的地方走去。
「嗯。」Allelujah亦跟著前往。

在返回到托勒密號之後四人都走到艦橋上等待著同伴。
「吶,是說保衛的事?」Lockon始終是忘記自己的立場,所以對於這方便的事還是會比較主動。
「嗯,等其他人來了之後再詳細相議一下吧。」剎那多少是知道Lockon主動的原因,不過CB就是有CB的處事方式存在就是了。
「不知道皇小姐她…」Allelujah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於"作戰計劃"是多了依賴。
「Allelujah,你自己的精神也不太好啊…」Lockon覺得Allelujah去擔心他人之時,其實是否先多注意一下自己的狀況會更好呢?
「放心,我沒事的」對於Lockon的關心Allelujah只是笑了一下便了事。

就在這時候菲特和拉塞走進來。
「皇小姐的情況怎樣?」Allelujah馬上向他們查詢皇小姐的情況。
「還沒醒過來。」拉塞無奈地說著。
「還需要一段時間靜養一下。」菲特接著之後加以補充。
「KATARON方面的狀況呢?」Lockon眼見同伴都到齊了,便趕緊"工作"。
「在屏幕上。」蜜蕾娜回到。
「KATARON的運輸計劃,按預定時間在1200開始。」緊接畫面蜜蕾娜亦加以說明。
「A-Laws會來的。不會錯的。」Lockon知道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當然是知道的事。」事實上是沒有人是不知道的,Tieria對於Lockon那突然認真的樣子是有點不爽的感覺。
「GUNDAM會出擊的。」剎那說著。
「但是,戰術呢?皇小姐暈倒下的情況…」Allelujah是知道戰爭是必然的事,可是在沒皇小姐的戰術的情況下,真的可行嗎?
「就算是那樣,也只好照做吧。」拉塞邊說普,邊開始準備作戰。
「托勒密號到海岸線,為了給敵人發現。」拉塞以在這裡最年長的人的身份對其他成員作出了行動的指示。
「了解。」蜜蕾娜說著。

「那麼我們都去準備吧。」Tieria對MEISTER說到。
「啊…嗯…」Allelujah帶著不安的心情回到。
「Allelujah…」Lockon看見Allelujah內心有種不安的感覺浮現。
「剎那,我們去準備吧。」這二人的行為都看在Tieria的眼裡,這刻Tieria有著給"他"一之機會試試的想法,於是向剎那提出離開的要求。
「Tieria?」Allelujah對於Tieria只催促剎那一人而感到奇怪。
「了解。」剎那看了一眼Tieria,明白到對方的想法之後便跟隨離開。

被留下來的二人並肩地一同返回房間去作準備,由於二人的房間是在同方向,所以一同走著亦是正常不過的事。
「Allelujah,我會保護你的。」途中,Lockon突然說到。
「Lockon…你沒必要…」Allelujah看了一下對方,低下頭說著。
「我是負責保護你們去攻撃的啊。」為了讓Allelujah容易一點接受自己的心意,Lockon試著找個合理一點的說法。
「Lockon…」Allelujah聽了之後是明白對方的用心的,於是回以一個小小的微笑。
「小心一點,我會幫你的。」這刻Lockon感到自己一直的努力終於得到少少的回報,於是決定要更加努力一點才行。
「?什麼…」被Lockon突然的一句,Allelujah一時之間是捉不到重點來。
「MARI的事啊。」Lockon看見對方一臉的疑惑,是猜到對方不知1自己在說什麼吧。
「MARI….」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Allelujah沉靜了下來。
「嗯,只要是你所希望的,我都會盡力去協助你,雖然我真的非常痛恨A-Laws,不過那個MARI對你來說是特別存在的話…」此時Lockon正努力將自己的心意說出來。
「Lockon…我…」Allelujah明白他的心意,但就是因為明白,亦知道自己現在沒辦法回應,而使他充滿著歉疚感。
「別這樣啊,專心戰爭就好了。不過,如果遇到MARI的話,要跟我說啊。」Lockon看到Allelujah的樣子昤,感覺到自好像是迫得太緊了一樣,於是,他只好稍稍向後退了。
「Lockon…嗯,好吧。」此時Allelujah知道就算自己不可以給予對方什麼承諾,但最基本是可以接受一下他的好意吧?
「快一點吧,要不是又會被說的了。」Lockon在得到 一個令自己滿足的答案之後,便開始催促對方的行動,其實仔多少是擔心如果拖下去的話,對方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改變就是了。
「也是呢。謝謝你,Lockon。」雖然不知道Lockon催促的主因,但對方說的又的確會是事實這點,Allelujah是明白的。
「Allelujah…」就在走到Allelujah房間的時候,當Allelujah正準備進入去之時,被突然叫喚名字的Allelujah回頭面向了對方。
「!?….」輕輕的一吻落在Allelujah的額上,在Allelujah還沒作出反應之前兇手已經離開了現場。

當一切都準備好之後,MEISTER各人分別登上GUNDAM上待機,直至收到出擊命令為止。

「就算沒了腦量粒子..沒了Hallelujah…我都會找到你的..MARI。」Allelujah就如以往般作出了出戰前的"祈禱"

「HARO,今之是要認真的去做啊。」Lockon像是充滿了鬥志一般。
「了解,了解」但HARO只是一如以往地回著而已。
「我不希望再見到上次的情景了。一定要好好保護一切。」Lockon壓低了聲線說到。

「敵人。」剎那說到。
「大家小心啊。」Tieria作出了關心的提示。
「了解。」剎那回應到。
「嗯。」而Allelujah只是簡單的回了一下。
「放心吧,我今天是認真的。」可能Lockon是力量太充沛的關係,說話都好像是說多了一點。
「那麼是說你之前都不是認真的嗎?」Tieria對於這個說話是有著非常的不滿。
「!?」這下子Lockon是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事。
「Tieria…」Allelujah像是感到氣氛的不對而開了口。
「算了,攻擊吧。」剎那提出了像似轉變話題的說話。
「嗯。」Tieria明白到就算現在去跟那人說什麼都沒用的,於是還是別理他專心戰爭的事會更好。

「命中~命中~」在擊中敵人之後傳來了HARO的聲音。
「都說是是認真的啊。」而Lockon則自信滿滿的說著。
「Allelujah~危險~危險~」突然HARO傳來了另外一個訊息,這是Lockon事前的設定,要HARO報告有關Allelujah戰況的事。
「Allelujah!?」在知道對方遇上危險之時Lockon馬上加對他的強支援。
「Lockon?謝謝你…」發覺到Lockon的支援之後,Allelujah便向對方道謝。
「我說過要保護你的啊。」Lockon就是一面當然的笑容說著。
「Lockon…」Allelujah這是有點被這個男人的行動所感動了。
「還在戰鬥的,注意一點。」Tieria注意到二人在戰鬥時的對話,馬上加以提醒,這裡是戰場的事實。
「對不起,Tieria。」Allelujah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之後馬上作出了歉意。

突然一架MS衝著Allelujah而來。
「…這感覺…難道是…MARI!?」不知因為什麼原因,Allelujah是知道對方的身份。
「Allelujah,什麼事了!?」Lockon發覺到Allelujah的異樣,於是趕急呼喚著對方。
「MARI…」Allelujah說著。
「MARI!?那機體?」Lockon看了一下Allelujah的情況,在Arios前面的確是有一架MS正在展開攻擊中。
「Lockon,不要攻擊,她是MARI,一定是,不會有錯的。」正當Lockon想為Allelujah解圍之時,卻受到當時人的阻止。
「Allelujah…但是…」Lockon是非常害怕Allelujah會出事,但如果自己強行攻擊的話,Allelujah亦一定會怨恨自己的。
「你不是說過的嗎?」Allelujah像是知道對方的想法一樣說道。
「!?」Lockon被這句嚇呆了。
「只要是我希望的事,你都會協助我的吧?」Allelujah的確是有好好地記住Lockon說過的事情的。
「Allelujah…」Lockon很愕然,想不到Allelujah真的有在意到自己說過的話。
「別攻擊,MARI的事我會…親手處理的。」Allelujah邊說著,邊將敵方的MS引到比較少其他敵機的地方。
「Allelujah…Allelujah…」Lockon邊為其他同伴作支援,邊喃喃地叫著Allelujah的名字。
「MARI,別這樣,是我啊,Allelujah啊…」Allelujah此時正專心令在敵機內的"MARI"清醒過來。
沒主動攻擊,有的只是緊緊地將對方抓住。
「Allelujah…」Lockon的呼喚。
「MARI!!!!」Allelujah的叫喊。
“啪"Arios受到嚴重攻勢的聲音。
「!?…Allelujah!?……Allelujah!!!!!!!!!!!!!」Lockon試著得到對方的回應。

「….MARI….」Allelujah呼喚的名字。
「Allelujah…」在通訊器傳來Lockon的聲音。
「多謝你啊…Lockon…還有就是…對不起…。」Allelujah最後的回應。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