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的存在.Allelujah

是說~這次夠大混了~
LA~當然是有的啦~L兄出場是有的~不過不多~XD而且是跟ALLE的更不多~[打飛]
L弟~多了戲份?[吧]
之後是說~有T的單戀故事~[又來了~XD]

主要當然是MARI啦~
我在此先說~沒AM~= =+
是HM~=///=HA都有DD~
另外在某人要求下~HM是偏向了少少HS的~…是在HA,HS基礎下的HM= =||||好混亂的關係….就是了~XD
[打死]

來吧~散發LA粒子~~GOGO~

====================================================

「MARI…」一把帶了點痛苦感覺但又非常溫柔的男聲在叫喚著。
「Allelujah…」一把充滿著痛苦以及擔憂的男人聲音在叫喚著。
「Allelujah…」一把少女的聲音在呼喚著。
「Allelujah。」一把充滿著溫暖的男人聲音在叫喚著。
『Allelujah大人。』一把又囂張又帶有諷刺的男子聲音在叫喚著。
「…Hallelujah!?」在男子眼前的一切就如同一面鏡子般的存在。
『我說,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一個人"是誰?』對方問到。
「Hallelujah!?」男子並沒有對問題作出回應,只是不停在呼喚著自另外的一個名字。
『我?不可能吧~那麼是MARI?還是….』當然對方亦是一樣,沒有理會到被叫喚名字的事,只是在將心底的問題都擺出來。
「…」男子並沒有回應,只是沉默了下來。
『那麼MARI的事就由我處理好了,你就別插手好了』對方就好像是知道了答案一樣,並作出了總結。
「Hallelujah!?這是…」當男子聽到這張不知道多長時間沒見過的臉所作出的總結時,有總慌張的感覺。
『就這樣決定好了。』而已,對方還是沒打算理會他就是了。
「等一下,Hallelujah!!」在男子來不及阻止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就已經消失了。

「Allelujah…為什麼會這樣的…」Lockon對著沒人回應的通訊器喃喃地說著。
「Arios的機體無法捕捉…Allelujah他…」在敵人離開了之後,在托勒密號上的菲特發現了Arios的狀況。
「!?」Tieria對於這個消息有著一股不安。
「什麼一回事了!?」剎那希望了解事情的細節。
「我知道啊…Allelujah….」Lockon沒有理會大家的反應,只是喃喃地自言自語。
「Arios沒了反應是說…」皇小姐拖著剛醒過來的身體,來到了艦橋。
「皇小姐?」當大家見到她的出現時都帶著擔心的表情。
「我沒事的,不用擔心。現在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回Arios…Allelujah…他….」皇小姐邊說著邊返回到自己的位置之上。
「的確是,那GUNDAM全體先返回托勒密號吧。」剎那明白大家都很擔心四年前的事件再一次出現的事。
「不是馬上去找Allelujah他嗎!?」Lockon對於大家不是馬上展開搜尋帶著非常不滿的語氣。
「不,我們要先找到Arios最後的戰鬥地點先,更何況,必須先回收00。」Tieria了解Lockon焦急的理由,可是00的情況不馬上回收是不行的,而且他們的機體亦有須稍為補及一下的必要。
「…..哼。」Lockon對於大家的決定是非常不樂意接受就是了。
「菲特,麻煩妳確認Arios最後的戰鬥地點,在到達那附近之後就由Cherudim及Seravee作救援搜查。」然後,皇小姐開始對之後的事作出了安排。
「了解。」在接到工作之後菲特便開始認真去確定Arios的位置。

大家都在為了盡快找回Allelujah而努力著。

「Lockon,快一點,返回托勒密號吧。」剎那對好像沒有意思行動的Lockon說到。
「….知道了….可惡….明明就是….」Lockon是知道應該怎樣做,但他真的想馬上就去找Allelujah的心情正在對抗著。
「….」Tieria沒有對Lockon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將00帶回托勒密號。

擔心Allelujah的人並不是只有一人的。

當Hallelujah決定了一切之後,再次離開了。不論Allelujah再如何叫喚對方都是沒有再次出現。
「Hallelujah…MARI…」在迷糊之中Allelujah叫喚著這兩個名字,他們都是對自己很重要的人,但是他卻帶有歉疚地去叫喚著。
「MARI!?MARI她…」突然之間Allelujah清醒了過來,他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是Arios的駕駛位置上。雖然受到重重的攻擊,但自己是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就是了,同時間,他開始擔心起另外一位應該是跟他一起來到這裡的人,MARI。

「MARI!!」Allelujah將對方的駕駛倉打開了,在裡面的是一位還在昏迷的女生。
「!?」當女生感到有人在自己的附近之時,便醒了過來,看到是"敵人"的一刻,她便馬上展開了"攻擊"。
「別這樣啊,MARI!!」Allelujah並沒有跟對迫戰鬥的意思,只是努力去嘗試令對方停止攻擊而已。
「就算是沒有了MS,我…」但是對方並沒有將話聽入耳,就只是不停地為了自己的"使命"而努力著。
「!?」此時Allelujah可以做的事就只有迴避對方的攻擊罷了。
『太沒用了,Allelujah大人,所以就說這女人是我的啊。』突然在Allelujah的腦內好像是閃過了這樣的一句話。
「不會輸給身為次品的你…!?呀…」女生並沒放鬆攻擊,但是突然之間好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一般,動作是停了下來。
「MARI?」Allelujah看到女生這樣的時候內心是有著一陣心痛的感覺。
『哼。』充滿了自信的聲音。
「呀…!」女生痛苦的叫喊。
「MARI…MARI.帕琺西。」Allelujah朝對方的心底的叫喚。
『我的女人』如同王者般存在的聲音。

「呀…」受到腦量粒子的影響,女生的腦部感受到非常可怕的痛楚。
「MARI!?」這樣的一切看在Allelujah的時候,令他有著非常的擔憂之心。
「………呀………!!!」痛楚令女生的叫聲不斷。
「MARI!!」Allelujah的叫喚。
「皮利斯…中尉。」成熟的男人的叫喚。
「大佐…」皮利斯對叫喚的男人作出的回應。
『女人。』平淡之中帶著自信的叫喚。
「誰….?….Alle….lujah….?」女生對於這聲音及語氣有著熟悉的感覺。
「!?」Allelujah注視著對方。
「….Alle…lujah….?」女生開始重新獲得"知覺"。
「MARI..!?妳知道我的事?」此時Allelujah就好像看到希望一樣,只是還有少少,便可以將MARI帶回來的了。
「….Alle….lujah….」女生開始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所認識的,但那對她腦部刺激的痛楚令她此時已經沒有再支持下去的能力。
「MARI!!MARI!!MARI.帕琺西!!」Allelujah向昏迷過去的MARI不停地呼喚著。
『做得很好,女人,"妳"就先休息吧,之後的事交給MARI就好了。』冷漠之中帶有絲絲的溫柔,Hallelujah為皮利斯送上了最後的一句。』

「還不可以出發嗎?」在一直維持在等待狀況中的Lockon開始不耐煩說著。
「還未到達Arios失蹤的區域。」菲特雖然是被對方的的語氣所嚇到,但她依然是保持著冷靜去回應。
「還未到!?」Lockon雖然是明白,但那焦躁的心情就是控制不到。
「你就別再吵了好不好!!」此時Tieria終於開聲阻止這頭在亂叫的野獸。
「我吵?!我只是…」雖然是受到嚴厲的教訓,但狂躁中的野獸又那可能一下只便乖乖地安靜下。
「大家都非常擔心他的…」拉塞說著。
「嗯,這次不可以再像生四年前那樣….」剎那說出了大家心裡最害怕發生的事情。
「….」在聽到剎那的一句之後,艦橋中的空氣馬上凝結了起來。
「Allelujah,一定要沒事啊。」皇小姐以這樣一充滿著信心的話去將凝結的空氣打破了。

「好了,我們去待機吧。」在皇小姐的話之後,Tieria便向野獸發出了指令。
「!?」Lockon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說,所以是一面迷惑及驚訝地看著對方。
「就快到達可以出發的區域。」Tieria冷靜地說了。
「嗯。」在知道了原因之後,Lockon便馬上趕去準備出發。

「你是否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在前往機庫的途中,Tieria直接對問到。
「什麼?」但Lockon是不知道對方所說的是什麼一回事。
「直到最後,Allelujah還有跟你通訊吧?」於是Tieria就只好加以說明一下自己的問題。
「….」Lockon在明白到對方的問題之後,卻沒有作出任何的回應。
「說了什麼?你知道他往哪方向去了?」Tieria只是看了一下對方,便再追加了一些的問題。
「…我一定會找到他的。」Lockon選擇了不作正面的回應。
「….那好,你就給我專心找回Allelujah,敵人方面就交給我對付。」現在的Tieria是明白任何事都一定有它的原因在,只要大家的目的是一樣的話,也許不加以了解也不會是一件壞事吧。
「Tieria?」對於Tieria並沒有追問下去,Lockon是感到有點兒愕然的,更何況,對方居然會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說話就更加令人不可相信的說。
「要是Allelujah有什麼事的話…」Tieria知道此刻自己只希望看到Allelujah平安回到這裡,所以其他的事都不重要了。
「我不會讓他有事的,一定不會。」Lockon像是在向對方許下承諾一般地說著。
「….」但Tieria是明白這個承諾其實Lockon只是向自己的"心"所許下而已。

兄弟二人都為了同一個人而許下了種種的承諾,在其他人的眼中這一切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事來的了。

「Cherudim,已經出發了。Seravee,到達甲板準備。」由艦橋傅來了行動的訊息。
「Tieria,有關Arios交戰區域的資料已經傳送給你。跟A-Laws的戰爭,盡可能就避免,先全力搜尋行動。」皇小姐在Tieria出發之前,追加了小小的補充指令。
「了解。Tieria,出發。」Tieria在接到指令之後便出發。
「Allelujah…」Tieria喃喃地唸著Allelujah的名字,同時間過去的一些片段亦在腦內重現著。

「Tieria,相信你在VEDA那是知道了Allelujah的過去吧。」Lockon帶了點嚴肅地說著。
「那又怎樣?」Tieria冷冷地到。
「那個…可以的話,我想你能成為他的家人。」此時Lockon的面是帶了點點苦笑。
「什麼?」Tieria對於這句說話是沒辦法去理解,為什麼要自己去成為一個沒關係的人的"家人"?
「不單單是你一個,如果大家都可以成為他的家人的話就好,他就是容易感覺寂寞,所以,如果我不在的時候,麻煩你多陪他一點吧。」Lockon被對方的反應嚇了一下,他是知道自己說的話有點唐突,但一想到自己可能隨時便會"離開"的事時,他就是沒辦法對Allelujah的事放下心來。
「Lockon,我沒有聽從你說話必要的。」Tieria看了一下對方的表情,他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這樣的,不論什麼事情也好,他對是會以"那人"的事為優先,但自己是真的不想就這麼簡單就去配合他的"希望"吧。
「…Tieria…這是請求啊。」Lockon帶以笑容對Tieria說。
「….」Tieria這時的心是被重重地打痛了。Lockon就真的為了Allelujah而什麼都可以去做嗎?

「Lockon,你就是可以為了他做這麼多的事…現在你那個弟弟也是這樣嗎?」從不愉快的回憶之中返回來的Tieria就只是在Seravee內喃喃地說著。
「他去的方向跟資料上的居然是一致?明明我就沒將資料給他…他果然是…」在出發之後Tieria都只是跟在Lockon的後方,而且並沒將得到的資料給對方,可是對方的"動物直覺"卻非常的準確。

「Seravee已經出發了。馬上進入潛航準備。」另一方面在二人出發之後,托勒密號為免被敵人發現而進入了海內。的確,要是這時候受到敵人的攻擊的話,對托勒密號來說是非常的不利的一件事。
「剎那!!不是說過不可以使用TRAMS-AM的嗎?雖然GN-Drive還可以運作。」在看到00的狀況之後忍不住向剎那罵了幾句。
「抱歉…修理的事麻煩你…Allelujah他…」剎那並沒作反駁,只是希望對方可以盡快將00修理好就是了。
雖然Allelujah是重要的同伴,但令剎那更為在意的是他對"那人"的承諾。

「吶,剎那,有件事,我想拜託你。」Lockon向剛才被自己用槍指各的人說出了如此的一句。
「拜託我?」剎那對於這突然其來的"委託"是有點不了解。
「嗯,現在我終於是找到殺害我家人的"兇手"因此我一定會報仇的。」Lockon就像是突然作出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一般嚴肅了起來。
「….Lockon…」剎那帶了點不安注視著對方
「當然,對象不會是你啊,你其實都是受害者吧…那種年齡就要被迫上戰場之上….」Lockon為了先讓對方安心便將這番話先說了。
「….」剎那聽了就好像是安心了一樣沉默了下來。
「其實,我還有一個弟弟的。」接著Lockon說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
「弟弟?」原本以為Lockon的家人全都不在的剎那對於這個消息是感到非常的驚訝。
「他現在都在這星體上,生活著。」Lockon平靜地說道。
「…..」剎那就只是在靜靜地聽著。
「那個…剎那,如果我在戰鬥時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接著Lockon終於開始了說重點的事。
「….Lockon…」對於Lockon會說出這樣的話,剎那是愕然了起來。
「麻煩你去告訴我的弟弟他,有關我的事…」之後Lockon帶著微笑向剎那作出了第一件委託。
「由我去?」剎那驚訝地看著對方說到。
「可以的話,我是想Allelujah他都可以…」Lockon說著,面上浮現了絲絲的苦笑。
「Allelujah….」剎那基本上是知道二人之間的事。
「不過,我那弟弟….」Lockon那苦笑的樣子是突然加重了。
「?怎了?」剎那看了就更加不得要領。
「都是沒什麼,總之就麻煩你了。」突然Lockon迴避起了話題來。
「弟弟的事,還有Allelujah也要麻煩你們多點關心他,千萬別留下他一個人啊。」然之後,在剎那給予回應之前,Lockon便先接著說了下去。
「Lockon…那麼,Allelujah有什麼事就由你自己去保護好了。」在聽完了另一件事的委託之後,剎那便無視著對方的話走了在前方。
「什麼?」Lockon怎也猜不到剎那居然會這樣回應自己,整個人是呆著站了在原地。
「Allelujah的事,一定要是Lockon去辦才可以的,其他人是沒辦法令他安心的,不是嗎?」剎那說出了自己所感覺到的事情。
「剎那….」Lockon是明白他說的是事實來的。
「我去準備返回天上的事。」剎那說完便沒回頭地走向了GUNDAM所在的地方。
「….」被留下來的Lockon就只好帶苦笑站了在原地之上。

「….剎那?….啊,這邊啊。」看到剎那擔憂的表情是有點不安,而在這時候有一個人正朝他們走過來。
「是的。」那人說到。
「沙慈·克洛斯羅德,可以嗎?要你去修理GUNDAM。」剎那向走到自己眼前的人說著。
「在Kataron的人安全之前,要我幹什麼都可以。」這都是沙慈在為自己的行為作出補救之中,可是大家都是知道,這樣根本是不可能令已經離去的人再次回來的就是了。

「下雨嗎?」Tieria察覺到突然而來的雨水。
「可惡,為什麼還沒找到的。」而Lockon則只是在為了還沒找到Allelujah而煩躁著。
「應該是這附近的,但這樣的情況真的很難找….」Tieria無視著對方的焦急,只是冷靜地分析起狀況來。
「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會下雨的….」當然Lockon就只是被雨的影響而更加煩躁而已。
「….這會是Lockon為了Allelujah的事而流下的淚嗎….?」Tieria冷冷地說出了這句在他心底的話。
「…什麼?」此時煩躁的Lockon卻被這一句話改變了注意力。
「就好像那天一樣…我在Lockon墓前說起Allelujah的事時的情況…一樣…都是在下雨….」Tieria在回應著,可是在說話的語氣中可以知道他其實只是在跟自己在說而已。
「哥哥…的淚?為了Allelujah….嗎?」在聽到Tieria的話之後,不禁令Lockon他想起了一些兄弟二人之後的往事。

就在某年的的聖誕節,街上都是迴響著讚美跟感謝上主的歌曲。
「"Allelujah"?這是代表了什麼意思?」在聽到歌曲之後RAIRU向身邊的人問道。
「就是對上帝的讚美啊,另外亦有感激的意思。」在RAIRU身邊的是身為稍為大少許的雙子NERU。
「…是這樣嗎?不過同一句不停重複著…不會很無聊嗎?」RAIRU對於這樣無趣的歌曲是真的沒什麼興趣可言。
「讚美跟感謝的說話,多說幾次有什麼不好?」但NERU卻認為這是一首很美好的歌曲。
「會嗎?」RAIRU始終還是沒有辦法去理解NERU所說的事就是了。
「而且我覺得"Allelujah"不錯啊~很順口~」NERU看到弟弟的樣子之後,便帶以笑容努力地去遊說著。
「….那你努力地掛在口上好了,NERU。」可是RAIRU完全是不受這笑容所誘惑就是了。
「RAIRU….」NERU知道自己失敗之後,便露出了一面無奈的表情。
「再說我是沒什麼要感謝上帝的。」看到哥哥的樣子之後,RAIRU試著多找個原因來支持自己,希望這樣可以令對方不太失望就好了。
「怎麼可能會沒啊?」在聽到弟弟這樣說的時候NERU突然緊張了起來。
「為什麼?」RAIRU是不明白哥哥為什麼會如此般的緊張。
「有父親,母親在,還有在,當然還有我重要的弟弟RAIRU你在,只是這就要感謝了,不論要我呼喚多少次"Allelujah"都可以。」於是NERU將自己的心意都說了出來。
「NERU….嗯,你得也對呢。那麼我也跟你一起感謝吧。"Allelujah"」在聽到哥哥這樣的一番說話之後,RAIRU是被打動了。

可是"那天"之後,兄弟二人的世界是被改變了。
『Allelujah,Allelujah,Allelujah….』在街上不停傳來讚美跟感謝上主的歌曲,每當到了聖誕節這便是必定會聽到的歌曲。
「真的很令人煩厭的歌。」RAIRU對於這歌曲充滿著種種的不滿。
「RAIRU?」NERU看著突然在抱怨的弟弟。
「我不會再去"感謝"的了…自從那天之後…」RAIRU說出了自己心內的不安,還有就是他的"決意"。
「RAIRU…」NERU對於弟弟的心情是明白的,可是這樣下去的話他的內心就只會剩下"仇恨"的吧?
「父親,母親,還有都不在…還布什麼好感謝的…」而已就如NERU所想一樣,RAIRU的心就好已經死了一樣。
「但我還會去感謝的,因為還有你在啊。」NERU知道他們兄弟二人現在就只有對方在,所以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好,只要是對方還在就好了。
「NERU…隨你喜歡,不過我是一定不會要呼喚"Allelujah"的…一定,不會再….」可是RAIRU所想到的並不一樣,他就是將自己的心放棄了一樣。
「RAIRU…總有一天,你會找到理由而再次呼喚的….Allelujah。」最後NERU是知道自己不可能再令弟弟的心溫暖起來,但是他還是希望總有一天自己這位重要的弟弟的心可以重新溫暖過來就好了。

「Allelujah….Allelujah…」在通訊器傳來了斷續的聲音。
「Lockon?」Allelujah發現了之後,便嘗試去呼喚對方。
「Lockon,聽到嗎?Lockon?」可是受到天氣的影響之下,加上損毀情況也相當嚴重,Allelujah是跟對方連不上通訊的。
「….好像是不行呢,這樣的話我們就只有在等的份,真是的明明是找到了MARI…卻成了這樣的狀況….」在了解到不行之後,Allelujah無奈地坐在駕駛位置之上喃喃地說著。
『沒問題的,那個人一定會找到你的。』一句像是在安慰著自己的話在腦內傳了過來。
「!?…Hallelujah?」Allelujah是馬上知道對方的身份,於是試著說出對方的名字。
「….我又有錯覺了嗎?」當然,那是不可能有人回應的,Allelujah是明白這一點"事實"。

「MARI?妳醒了嗎?」這時當Allelujah走進營帳內時,看到一同的女生已經醒了過來。
「嗯,Allelujah。」MARI帶著溫柔的微笑回應著。
『那就好了,女人。』一把具侵略性的聲音突然掠過。
「!?Allelujah?不…你是….」站在MARI眼前的是一個充滿著野性的表情的男人。
『妳也不是那個女人,不過也罷,反正都是我的。』對方用著一臉怎也沒所謂的樣子說。
「什麼?!」當MARI聽到對方的話時,突然間是給不了反應,整個人都呆住了。
「MARI?」Allelujah看到對方呆滯的表情時便開始擔心了起來。
「Allelujah…?」在聽到對方的叫喚之時MARI發覺到這刻的應該是Allelujah來的吧。
「我剛才去查看過我們的機,可是都不行,我們是修理不到的,所以只好在等救援….只是….」Allelujah看到對方好像沒什麼大礙之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接著他便先向MARI說明一下他們現在的狀況。
『不知道是哪方的出現先~是CB的?還是聯邦的?有趣~」而這時那野性的聲音又突然跑了出來。
「!?Allelujah?」原本低著頭在聽的MARI在聽到那聲音之後馬上望各了對方,可是她在對方的臉上找不到所想的表情,於是帶著一點點失落低回頭來。
「MARI…可是告訴我為什麼妳會成為了索瑪‧皮利斯的?」Allelujah開始為多年後的重逢說出了開場白來。
「恐怕…是被植入了其他人格….恢復了五感,作為超兵送上戰場之上…」MARI對於"真相"也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大部份的情況她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就是了。
『不是很有趣嗎?那女人不是都很滿足嗎?忠誠地去完成自己的"工作"。這是她存在的價值吧?』就像對MARI內心的另一人有得非常了解般地道出了這番話來。
「你…..」MARI知道說這番話的人一定不會是Allelujah。
「太卑鄙了…」而已Allelujah對於超人機關的事一直都是非常痛恨的。
「Allelujah…不過也因為這樣我才可以見到你的樣貌,一看到就馬上是知道的了,雖然亦可能是因為腦量粒子的原故…」AMRI雖然是感到不安,可是也全靠這原故,他們現在才可以見到面,這的話也是事實來的啊。
『嗯,的確是那樣,由一開始我便知道是妳的了,不過我還是覺得那個女人比較有趣…而且….』在聽到MARI的說話之後,那如野獸般的男子終於乖乖地站了在MARI的面前,雖然帶著侵略感,但在語氣之中是感覺得到他的溫柔,還有就是對MARI身體內的另一人的執著。
「你不是Allelujah…吧」MARI直接說穿了對方的身份。
『哼,我說,現在妳已經不再是Allelujah最重要的人了,所以….』對方聽了之後,面上出現了不爽的表情。就算是與不是又如何?就算真的是"Allelujah"也不表示他會是妳的,Hallelujah用著他那金色的瞳孔告訴著對方。
「!?」那銳利的目光教使MARI整個人都突然彈動不能。
「我也沒想到可以這樣子跟你對話的…」之後聽到的是如常溫柔的Allelujah所說的話。
「Allelujah….可以告訴我,你逃離開了超人機關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嗎?」MARI掙扎了一下,終於決定去追問有關Allelujah的事,她相信在這可以找到一直在跟她交談的野獸的真實身份。
「嗯…」Allelujah雖然有點不願意,但如果是MARI所希望知道的話,Allelujah是一定會乖乖地說出來的。
『真的想知道?』但野獸卻沒這麼乖,雖然他只是說了一句挑釁的話而已。
「….」MARI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地在等對方的說明。
「為了避免受到棄置處分,我跟同伴一起逃走….最初我是有點後悔沒將妳帶走的…不過…幸好…沒有把妳….」Allelujah小心地去回憶,並將發生過的事及自己的心意都說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嗎?」在聽到Allelujah出現了遲疑的地方之時,MARI望各了對方。
「嗯,逃出了之後,我們根據沒地方可以去,就只是一直在宇宙中漂流,直到食物跟氧氣都用盡….之後…」Allelujah邊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邊將事情說了出來。
『為了生存,我便替善良的Allelujah大人將多餘的人剷除,如果當時妳也在的話,我一定會連妳也解決….只要是為了Allelujah…我什麼都會做….』野獸為Allelujah就不出口的事加以補充,而MARI由仔的眼睛中是看得出,他其實也不是真的想去殺害他人的。那份無奈就跟自己身體內的皮利斯是一樣。
「…..」MARI臉上慢慢出現了憂傷的表情來。
「Hallelujah…將大家…」Allelujah終於說出了另一個自己的名字,有著相同意義,卻只是不同讀的名字。
「….嗯,我知道了….是你身體內的另外一個人格…」此時MARI終於知道了對方的名字。
「嗯,無何否認,Hallelujah是我來的…那是我的本性。」自從四年前開始Allelujah便努力地要令自己去相信他跟Hallelujah是"一體"的事,因為不希望自己有"失去"的感覺,所以寧願相信原本是"一個"會比較令人安心。這樣的話,他們所作過的一切都會成了是Allelujah所犯下的罪。
『妳看,善良無知道的Allelujah大人就是喜歡將責任都往自己掛。』Hallelujah帶以諷刺的態度說著。
「….」MARI沒對他們的話作回應,就像是在聽對方的傾訴般,只是在默默地聽著。
「唯一生存下來的人,身為超兵的我,可以做的就是成為GUNDAM MEISTER去改變世界…超兵可以做的事就只有戰爭吧。」Allelujah的內心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充滿著不安及迷茫,要不是那人的出現,要不是知道MARI還在,Allelujah他根本是找不到讓自己生存下去的理由。
『一樣的,妳…不,那女人都是一樣的想法吧?』Hallelujah看了一下MARI的眼睛,像是要將訊息傳入去MARI體內一樣。
「….」此時MARI被Hallelujah的目光封鎖了行動。
「索瑪‧皮利斯的記憶?」而Allelujah開始問及了MARI身體內的另一個存在。
「還在啊,人格也都在。」MARI用心去感覺,對方的確還在,只是在沉睡當中而已。
「那麼妳是知道我所做過的事吧,我親手殺害了同胞的事…」在知道那段時間的記憶還在之後,Allelujah充滿著不安說出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歉疚。
「Allelujah….我也曾經傷害你,殺了另外一個你….這個傷是那時候留下的…殺了Hallelujah的時候…」
但相同地MARI對於自己曾經出手去傷害Allelujah的事也是有著一樣的歉疚。

但是原本是應該在那時候被"殺"了的Hallelujah,現在卻還在,可是Allelujah就好像是完全不知情一樣。
『可惜,我還在啊。』Hallelujah淡淡地說著。
「Hallelujah!?」在看到銳利的目光之時MARI是猜想丁對方的身份。
『嗯。』Hallelujah亦沒打算隱瞞什麼的回到。
「為什麼…」MARI不明白,對方明明還在,可是Allelujah卻不知道?明明他對Allelujah是多麼重要的,為什麼要去隱瞞著?
『要不讓Allelujah知道我的存在是不困難的事,就好像當初遇到妳的時候一樣…』但對方的回應並沒說出重點。
「…Allelujah….Hallelujah這是為了什麼?」MARI在擔心著Allelujah的心靈會不因為對方的隱瞞而受到不切要的傷害來。
『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那位善良的Allelujah大人啊。』而對方卻一面這樣做是當然對的樣子在說著。
「為了Allelujah?」MARI不明白,明明就只是在隱瞞而已,為何可以說到自己是"偉大"的存在一樣?
『我不是說了嗎,現在對Allelujah來說最重要的人已經不再是妳了…』Hallelujah像是在迴避問題一樣,說圯了別的事。
「這…」MARI當然是還記得,這是Hallelujah剛才說過的事來的啊。
『善良的Allelujah大人是不會背棄妳的….』這句話充滿著種種的矛盾,這下子MARI真的被對方弄得更加不明白了。
「…..」MARI只是呆呆地望昔5對方作不出任何的回應來。
『所以,妳跟女人的事就由我來接手好了,就只有在妳的面前,在妳的事上….』像是在說出了自己的決意一樣,Hallelujah上前抓起了MARI的頭髮,以溫柔之中又具佔有慾的語氣說著。
「Hallelujah…」MARI被對方突然而來的行動弄得有點不知所措。
『聽好,妳以後要好好地配合我,不要讓Allelujah大人發覺我的存在,以後在妳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出現,我以後只在妳的面前出現,這是為了妳….亦是為了Allelujah….』Hallelujah像是命令又像是請求一樣說著。
「…Hallelujah…」MARI的心就好像突然被Hallelujah困住了一樣,想要掙脫也沒有力量。

「不,那個是索瑪‧皮利斯…」突然之間Allelujah的一句話好像將一切都拉回到現實之中。
「….」明明Hallelujah還在的….MARI終於是明白Hallelujah的心意的。
「跟你是一樣的,皮利斯是我啊…」MARI決定了,按照Hallelujah所說的去做,所以,在Allelujah面前就只要承認了雙方的存在是一體的就好了。

「救了妳出來之後,我現在卻不知道可以為妳做些什麼…」Allelujah看著眼前的人,突然有種無助的感覺湧了出來。
「只要可以在你的身邊我便高興的了。」而已面對著眼前一面無助的Allelujah,MARI就像聖母般,同溫柔的方式令他得到安心。
「MARI….」Allelujah像是小孩般呼喚著對方的名字。

「只要Lockon留在我的身邊就足夠,其他什麼的…我也不需要….只要有Lockon…..在就好…」
自從那人在Allelujah的世界出現之後,Allelujah就只有這樣的一個希望而已。

「神啊,感謝祢,Allelujah。」MARI用溫柔的聲音叫喚眼前的人的名字,但同時內心亦呼喚著另外一個名字"Hallelujah"

「我也是啊,Allelujah。」Lockon的聲音在Allelujah的心底響起。

『MARI….多謝妳。』被順服了的野獸試著用感謝的心情去跟對方說著。
「!?Halle..lujah…」MARI抬頭看著對方的臉。雖然是同一張臉,雖然都是溫柔的感覺,但MARI知道對方一定是Hallelujah沒錯。
『啊。』Hallelujah淡淡回應著。

就像是上天的回應般,由天上慢慢有束光在接近他們。
而已二人察覺到這光其實只是由MS所發出之後,便趕到外面了解狀況。
「聯邦軍…」Allelujah說著。
『這下子更有趣了。』而在Hallelujah看這樣的發現說不定是更加有趣吧。
「那機體是…」當然擁有皮利斯記憶的MARI是知道眼前機體是什麼人所擁有的。
「中尉。」從MS走出來的是一位有著非常重軍人感覺的男人。
「大佐。」MARI一看到那男人便馬上認出了對方。
「認識的人?」Allelujah由MARI的反應中是知道對方一定是MARI相熟的人吧。
『這男人是…那女人重要的人吧。』但Hallelujah比Allelujah是更加知道多一點事就是了。
「Hallelujah…」MARI是有點意外,Hallelujah居然真的如此注意著皮利斯的一切。

「這聲音…你就是那次的GUNDAM駕駛者。」由於一直都沒正式看過對方的臉,加上此時的環境亦相當昏暗,男人只是靠著聲音去識別對方的身份。
「馬上放了中尉她,CB。」當知道對方是CB的人之後,男人便知道有必要將"同伴"救回來,於是他用槍指向了Allelujah。
『才不是呢,我可沒Allelujah大人那麼人慈。』Hallelujah為了保護著自己的生命及Allelujah,於是必定出來"解決"問題,他想用的當然是他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將對於"消滅"。
「什麼?!」對於Hallelujah突然的發言,什麼也不了解的男人是嚇了一跳。
「Hallelujah,這交給Allelujah好嗎?」MARI不想再看到這樣的場面,更何況對方是另一個自己最重要的"親人"啊,MARI知道,要是給Hallelujah消滅了對方的話皮利斯是一定會非常痛恨Hallelujah的,她是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哼,隨妳喜歡。』Hallelujah是稍微感覺得到MARI的用意,於是就只好聽從,怎麼說他不是會希望皮利斯痛恨自己的。
「Hallelujah…」MARI對於Hallelujah乖乖地順從是感到非常的安慰。
「到底….」在二人對話時男人就只有呆呆地站著的份。
「不同的人格啊。」於是MARI為男人作出了說明。
「Allelujah跟Hallelujah是這樣,另外就是我跟索瑪‧皮利斯也是…」MARI看了一下身邊的人之後,默默地低下了頭,就在此時Hallelujah亦將身體交回Allelujah。
「人格被覆蓋?」說真的男人是不太相信這種事情。
「是的,現在的我並不是索瑪‧皮利斯,我的名字叫MARI,MARI.帕琺西。」而已MARI卻依然堅持著。
「MARI.帕琺西。中尉的本名嗎?超人機關居然連這種事情也做得到…」男人看到MARI的眼神時,是開始有點相信起來。
「MARI是溫柔的女孩,是不會傷害人的。」Allelujah在MARI解釋完畢之後,為了防止對方將MARI帶走,於是整個都站了在MARI的前方。
『但是,那個女人就不一樣…她是超兵,可以做的事就只有上戰場之上。』突然間Hallelujah喃喃自語地說著。
「什麼?!」男人被突然說出不同說話的男子弄得有D迷茫起來。
「我是不會將MARI交給你的,再次返回聯邦也好,A-Laws也好,她一定會再次被作為超兵而利用。」Allelujah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去阻止對方帶走MARI。
「你…..但是你是CB,中尉跟你在一起的話,一定會被捲入戰鬥之中的。」但對方並不覺得Allelujah說的話有什麼說服力可言就是了。
「這樣的事是不會的。」Allelujah雖然是明白,不過他還是在堅持著。
『啊,那又如何?我可是會好好去保護自己的"女人"的就是了。』但是Hallelujah卻比Allelujah老實得多。「Hallelujah….」MARI被Hallelujah的說話所打動著,可是她是知道Hallelujah就保護的人其實是皮利斯而不是MARI。
「去相信恐怖份子說的話,我還沒有這麼愚蠢。」而已男人早已將CB的身份定了位,就是說有得一定的偏見。
「請你相信我。」Allelujah最利害的地方就是他那莫名其妙的堅持。
『沒人需要你的相信啊。』而Hallelujah卻只對自己的決定有著相當的執著。
「我…因為你的…不,是你們愚蠢的行動,失去了眾多同胞和部下,這個仇我是沒辦法忘記的。」男人說出了心底最放不下的事情,對,就是"仇"。這東西往往就是最令人放不下的,Allelujah亦明白這一點。
“咔"男人按下了手上槍的安全掣。
「請你不要這樣啊,大佐。」MARI乳狀便衝了上前去嘗試阻止對方。
『沒辦法忘記的話就別去忘記好了。』Hallelujah知道,事實上是沒可能勉強去忘記得到的。
「Hallelujah,你就別再說好嗎。」MARI聽到Hallelujah居然說出了如此火上加油的話時,便馬上作出了制止。
『哼。』Hallelujah知道自己是說了不該說的,不過的確是他的真心話便是了。由於不爽被阻止了Hallelujah便靜靜地離開了。
「請開槍吧。」Allelujah在不情的情況下說出了這樣的一句。
「Allelujah…」最初MARI是有想過說出這話的人會不是Hallelujah,可是由語氣及眼神之中MARI是知道對方是Allelujah來的。
「作為交換的是,MARI她,不,為索瑪‧皮利斯不會再被捲入戰爭而發誓。」接著Allelujah提出了交換的條件。
「你在說什麼啊,Allelujah…」MARI對於這樣的事是不可能接受的。
「沒關係的,MARI,只要妳能夠幸福的話…」但Allelujah就是最會堅持就是了。
「請開槍吧。」在向MARI來了一個小小的微笑之後,便再次向男人提出了"要求"。
『啊,Allelujah大人都這樣說的話,就開槍好了,再見了.."女人"。』在感受到Allelujah的決心之後,Hallelujah亦只好認同。並在最後對皮利斯道別。MARI聽到的時候是有著點點的心酸感。
「….就按你說的好了。」男人看到對方的決意之後便決定成全他。

「不要!!」就在男人還沒開槍的一刻,MARI擋了在Allelujah的前方。
“啪"的一聲巨響之後,MARI倒了在Allelujah的面前。
「MARI!!!」Allelujah不安的心情都衝了出來。
『女人!?你…』Hallelujah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一股怨恨湧了出來。但在看向男人的時間,Hallelujah突然停止了動作。
男人所開的一槍是朝天上而開的
「大佐…」接著MARI緩緩站了起來。
「就在剛才,索瑪‧皮利斯中尉光榮戰死。我必須返回去向上級報告。」之後男人冷靜地說出了他"所見到的事實"。逆著他便走向了自己的MS。
『哼,有些辦法呢,大叔。』Hallelujah對於這情景之時暗暗地笑了起來。
「大佐。」MARI對於對方為了自己所做地事而感動起來。
「說起來,我還沒向你道謝呢。」說著男人回頭看著Allelujah。
『啊,那個嗎?』Hallelujah往往就是比Allelujah反應快一點,馬上是猜到什麼事。
「!?」但Allelujah卻不太明白對方說的是什麼一回事。
「五年前的軌道意外的事,非常感謝你的救援。」之後男人明確地說了出來。
「….」Allelujah是明白了,而且亦想起了自己那時候的心情,還有他的任性,另外就是,替他的任性解圍的人是Lockon的事。
『那個就只有Allelujah大人才可以幹得到的事呢。哼。』Hallelujah這句真的不知道是誇獎還是諷的話。
「史米盧佐夫大佐!!對於你讓索瑪‧皮利斯參與"對GUNDAM"的作戰行動,非常感謝你。」之後,MARI衷心地向男人感謝起來。
『對啊,全靠這樣我才可以跟那"女人"接觸到…然後是…MARI….』而已,Hallelujah亦有著一樣的心情,說著他看了一下在身邊的人。
「這樣的語氣,真的並不是我所認識的中尉呢…」而男人回應的話中卻帶了一點心痛的感覺。
『哈,當然的啊,她現在是MARI,不是那"女人"了…』Hallelujah用著他最善長的語氣笑著說道,不過在最後他的語氣帶了點傷感。
「你…對中尉…」男人由此便發現得到對方的心意。
『哼。』Hallelujah沒有用出回應。
「….還有就是,在我的身體內的索瑪‧皮利斯,她說,"能夠成為你的女兒,真的非常之願意。"」而已MARI看了Hallelujah一眼之後便接著說。
『….』Hallelujah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在聽著。
「是嗎?這就足夠了。」男人在聽到這番表白之後,整個人就好像得救一樣,放鬆了下來。
「大佐!!」之後MARI衝向男人的懷中。
在Hallelujah眼前的一幕多少是令他有點感動的。
「生存下好,好好地生存下去,跟他一起,幸福地。」男人對"女兒"作出了祝福。
『…MARI以外,那女人都會得到幸福的,我一定會令她們都幸福的…一定。』Hallelujah用著溫柔的語氣向對方承諾著。
「是嗎?那就拜託你了。」男人用著父親般的語氣跟Hallelujah說著,雖然他並不知道眼前的人其實是那個"暴戾"的人格,仔只感受到對方對"女兒"的心是真切的。
「至今以來真的非常的感謝你,大佐。」MARI向史米盧佐夫大佐作出了最後的敬禮。

『夠了…MARI…這樣已經足夠了…』男子將MARI的手移了下來。
『多謝妳,有生存下來,多謝妳,讓這樣的我有生存下去的理由。』然後男子將MARI的手緊緊地捉著。
「Allelujah…不…Hallelujah。」雖然是用著溫柔的語氣,但MARI是知道此時的是Hallelujah而不是Allelujah。
『我說過的事的一定會做到的,但一切都要跟Allelujah他保密啊。』Hallelujah再次以溫柔的語氣說著。
「嗯,我明白的,Hallelujah。」MARI溫柔地回應著對方。
說著,二人的嘴唇慢慢地疊上了。

此時,為了搜尋Allelujah而來到的Lockon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Lockon他並不知道對方是Hallelujah的事,說著的依舊是輕佻的話,但內心卻傳來了無比的痛。

「那就是你所謂"重要"的人…MARI嗎?….Allelujah。」
男人內心不停地回響著這一句。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