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的煩惱

第2篇,以原創世界觀而寫的故事~

登場人第多了~

雖然剎那沒怎出場,不過內容是圍繞他的說~XD
極度搞惡的有篇小番外,痴漢登場~= =+

人家文筆不是太好,見諒

內容
主要是說剎那有心事~= =+
計劃中的主CP有[LA]
微妙的痴漢大追求有~
[題外話,我覺得我寫到痴漢好像一個人…."紅音也"….= =|||好一個痴漢….]

就是這樣~[沒R18的~= =+搞笑ONLY!!!]

================================================

「今天的晚餐要吃什麼好啊….」ALLE低聲說道…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沒問題的話,你們就可以離去。」
當負責課堂的教授說完之後,ALLE就隨即準備離開。
「ALLE,你今天是怎麼了?好像一直在遊魂似的…沒事吧?」
瑪麗娜見ALLE的情況好像是有什麼煩惱似的,於是主動去關心一下這位比自己稍為年輕的同學。
「我沒事,只是在想今天晚餐的事…另外…」ALLE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另外?」
「嗯,其實是…我家剎那他…最近好像在學校遇上了什麼事似的…」
「剎那?就是跟你一起住的同伴吧?」
「是啊,他現在是在Union學園上學的…最近,他好像不太願意上學似的…」
「是功課的問題嗎?」
「我也是這麼認為…但是我說教他,他又說不用…」
「他一定是不想給ALLE你添麻煩吧?」瑪麗娜笑著說。
「!?麻煩??我不認為會麻煩的啊…」ALLE突然覺得是自己給剎那添了麻煩。
「那個,如果不介意的話,由我來幫剎那補習,如何?」
「!?真的可以嗎?」ALLE好是得到神救助自己一般。
「嗯,我在街上有見過剎那,我覺得他的感覺好像弟弟一般,我相信他會是個好乖的小孩。」
「是啊,剎那他真的很乖,而且很會體諒人的。」
「那就這樣決定吧?」
「嗯,但我還是先回去跟其他人相談一下…才可以決定…」
「也是呢,如果剎那不喜歡那就不好了。」
「抱歉,瑪麗娜」
「沒關係啊,我等你的回覆就是了。」
「好的,我會盡快跟大家說說。」ALLE一臉歉意說道。
「嗯。」瑪麗娜則回了一個微笑。

當在二人對話的期間,他們已經到達大門的附近。
在遠處,二人好像見到一群人在聚集。

「什麼事了?」ALLE提出了疑問。
「…不知道,但是我們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好一點,最近的女生都好瘋狂,我看多數是偶像什麼的多吧。」
「也是呢…」ALLE苦笑了一下。

「呀,ALLE,終於找到你了!」突然在人群的方向傳來了熟識的聲音。
ALLE望向聲音的來源,剎時間整個人僵硬了…
「LOCK…ON…..」臉對著那張走向自己溫柔的笑臉,ALLE整張臉快速地由青轉紅。
「ALLE,你怎了,是發燒嗎?」瑪麗娜擔心起來。
「!?我…我怎了!?」ALLE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臉已經通紅了。
「你的臉很…」就在瑪麗娜還沒將話說完的時候,那個"主因"已經跑到他們的面前。
「ALLE,你發燒嗎,怎樣臉這麼紅的,今天早上明明好好的說啊…是…」LOCKON一出現就不停在"關心"ALLE的情況,但這樣反而令ALLE更加難堪。
剛才還在想是哪來的白痴偶像在這裡引起騷動的說,誰知道那個"白痴"是自己認的人,而且還是自己的"情人"真的有夠沒臉的說。

「那個…我沒發燒啊….」ALLE邊說邊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真的沒事嗎?」LOCKON認真的問道
「那個…LOCKON…為什麼會來了這?」
「嗯,因為剛好有時間,記得你應該是這時間放學的,所以來接你啊。」LOCKON一面理所當然說道。
「….我又不是小孩…」ALLE雖然是發出了不滿,但內心是非常高興的說。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兩位的對話,我想你們是應該在那些好奇的人走過來之前先難開吧?」
瑪麗娜好像感覺到有些人正打算走過來"了解"一下的說。

「也是呢…」
其實ALLE很明白身邊這位好好先生,不論對什麼人都是一面溫柔的笑臉,
總會令很多人對他有好感…說真的,他不當偶像是有點浪費,你問他為什麼總是對什麼人都這麼好笑容,他會說是"工作需要"。
真是有夠爛的鬼理由。
「LOCKON,你的車在哪?我們邊走邊說吧。」ALLE突然間果斷起來。
「嗯,好是好….不過….」LOCKON好像是意識到ALLE有點不高興似的。
「瑪麗娜,那我先走了。」ALLE帶以微笑跟瑪麗娜說。
「嗯,明天見。」

在逃離現場的期間,二人什麼也沒說。
上了車之後,LOCKON終於先開口了
「ALLE,不開心嗎?是我做了什麼事…令你不高興嗎?」
「沒有啊。」ALLE淡淡回了。
「…真的沒嗎?」
「嗯,真的沒事,只是…」
「?係?」
「你以後別再來接我了。」
「!?ALLE不喜歡我接你嗎!?」
「不是這樣…但是…」
「但是什麼?」
「算了,沒什麼的,不要再來就好了。」說畢ALLE靜了下來。
「…」LOCKON原本是想追問下去的,但最後還是沒問出口。
過了一段沉默的時間,ALLE終於再次開口說話。
「在商店街附近找地方停吧。」
「??」LOCKON帶點疑問看了看ALLE
「我去買晚餐的材料。」
「啊,這樣啊,那好吧。」
在找到合適的地方讓ALLE下車之後,LOCKON就準備繼續工作。
「ALLE,要我來接你去家嗎?你買完東西之後…」LOCKON小心翼翼問道。
「嗯,不用了,LOCKON專心工作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說畢,ALLE就轉身離去。

「ALLE,真的在生氣呢…」LOCKON最後下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跟LOCKON道別之後,ALLE開始重新考慮晚餐的事。

「ALLE?」突然有人在背後叫停了ALLE
「!?」ALLE回頭尋找聲音的主人。「比利先生?」
「嗯,你在買晚餐的材料?」
這位比利.片桐是住在附近的鄰居,同時是剎那學校的保健老師。
為何他跟ALLE會相識?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原因,主要都是他們的"活動範圍"都很接近。
好像是圖書館跟"市場",二人不時會一起買些什麼的之後再分,好像是因為可以節省一些金錢吧。
簡單來說就是兩位都是"家庭主夫"吧…

「是啊,不過我還沒決定到今晚要吃什麼…」ALLE一臉煩惱的樣子
「其實我也是啊,那樣吧,我們一起去逛逛看看有什麼好的食材再決定?」
「好啊。」對於比利的建議,ALLE爽快地回應了。
期間二人說的都是一些學術上的事情,而當看到合適的食材時就開始說到晚餐的事情。
然後…

「最近,小剎他好像有心事似的…吃飯都好像吃少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弄的東西他不喜歡吃…」
ALLE開始說到剎那的事。
「!?剎那同學嗎?」比利聽到這號人物,心裡馬上荒了一下。
說到剎那的事,而且又說是心情不好的話,很有可能是跟"那人"有關的吧。
比利心想。

「是啊…比利先生,你知道小剎他在學校有沒遇上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ALLE嘗試向這位教職員了解一下剎那在校的事情。
「這個….嘛…我想是沒有的…吧」比利的語氣帶了點遲疑。
「嗯…看來還真的要找小剎的班級老師問一下…」
「我想事情不一定很嚴重吧,那個,要不我同跟剎那同學談一談先好了。」比利眼見ALLE認真起來的樣子,心想一定要阻止他去找"那個人"。
我還不想俾認定是"怪人"的朋友,雖然說,事實上的確是這樣沒錯。比利內心不停跟自己說,一定不可以讓剎那的"家人"知道事實的"真相"的。
「那…也是個方法,不過會麻煩你嗎?」
「怎會麻煩,再怎說剎那同學都是我的學生啊。」此時比利心想,太好了ALLE真的很易相信人。
比利看著眼前的這人,也太過易相信人了,如果有人要保護他的話,一定會很辛苦吧。
但是要不是ALLE個性容易相信他人,比利現在一定是走了去解決"那個人"的了。

當二人在相談之間,東西大致上都買好了,而且也開始走向回家的路上,就在這時,比利見到一個像是熟識的身影,細心確定之後,比利內心突然有一陣寒意。
“那個人"怎會在這時候,這地方出現的…更加可怕的是…"受害者"亦都在場。
「ALLE,我有些東西想去那邊的店買,可以陪我過去嗎?」接著比利用自己的身體阻擋了ALLE的視線,以免他看到不該見到的事。
「好啊。」ALLE是完全沒察覺到比利特異的行為,自然地答應了。

在繞過了"危機"之後比利帶著滿面笑容,邊跟ALLE談天邊慢步回家。
有時候當說到"家人"的事情時,ALLE總是會露出複雜的表情,開心的笑容會出現,但有時亦會帶憂心的表情,甚至是有點想哭似的樣子,比利心想這人也真的很會替人擔心的呢。

而在他們離開商店街的時候開始,一直有位"跟蹤狂"先生在後方注視著這一切,這人就是因為沒生意提早回家的LOCKON先生。
「那個"馬尾男"是什麼人來的,跟ALLE是什麼關係?ALLE你那些表情又是什麼一回事!?」LOCKON自己在車上說著。
直到比利跟ALLE在家附近的路口分開之後,LOCKON依然在咒罵著比利。
而LOCKON為了不想被ALLE發現自己剛才在跟蹤他,所以過了一會才返回家。

「我回來了。」LOCKON邊開門邊說著。
「LOCKON?今天這麼早就回來?」ALLE跑了出玄關。
「嗯,今天大家都好像不想坐車。」LOCKON隨便說了句。
「也是呢,我們都是慢慢步行回來的。」ALLE細聲說道。
「我們!?」LOCKON突然找到可以追問下去的位置,正打算問清楚的時候,電話合時地響起來。
「我去接吧。」ALLE說著就跑了過去。
「可惡,什麼人在這時候來電話,是跟我有什麼仇的嗎?」LOCKON默默地咒罵著來電的人。

「LOCKON,HALLE說他跟TIERIA不回來吃飯,真是的我準備好了五人的份的說。」ALLE一臉不滿說道。
果然是有仇的人呢,LOCKON心想。
「是嗎,那小剎?在房嗎?」
「不在,好像還沒回來。」
「嗯,這樣啊。」太好了,那現在就只有二人在家囉,LOCKON心想二人可以有一段獨處的時間,最重要是"最麻煩的人"不在。
「那個,LOCKON,其實我想跟你說一下小剎的事…」在LOCKON未開始行動之前ALLE先行動了。
「!?什麼事?」LOCKON呆了一下,大好機會沒了,為什麼要在這時候說剎那的事嘛,LOCKON內心問道。
「就是,小剎最近好像有點…」就在ALLE正要說到重點的時候。

「我回來了。」剎那匆匆由花園的玻璃門跑了入屋內。
「小剎?歡迎回來…」ALLE慢慢說出了這句。
「什麼事了?小剎?」LOCKON看見剎那的樣子好像是在逃避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
「沒,沒什麼,我先回房。」過了一會剎那就回復了冷靜,說完便正常地回房間去了。

「小剎真的沒事嗎?」ALLE一臉擔心。
「應該吧。」LOCKON心想,就算是有剎那都一定不會跟我們說吧?不過如果說出來ALLE一定會很傷心的而且會不停問"為什麼"的說,所以還是不要說出口比較好。
「那麼,我去準備晚餐吧。」說完ALLE就去了準備三人的晚餐。
不過就是這樣,由剎那回歸開始,二人獨處的時間,正式宣佈完結。

晚餐之後ALLE跟LOCKON說了瑪麗娜的建議,而剎那亦沒有反對,於是事情就這樣決定了。由瑪麗娜來當剎那的補習老師。
=本篇番外=

「哈姆?」比利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心想是同居人回來了吧。比利沒有走出去確認,不過…

「今天,我跟剎那同學又受到命運的安排在一起了。」
比利那位同居人突然出現,並說出了一句"經典"對白。
「是嗎?…我說你,還是不要再幹些奇怪的行為好一點,剎那同學是你的學生啊,你這樣他會很困擾的。」
「有什麼問題?我們是受命運紅線牽引在一起的啊。怎可能有什麼困擾啊?」
「什麼命運!?你不要說得這樣奇怪好不好!?還有啊,下午在玩具店的事,不可以再發生的說,就當是我這個身為你的"好朋友"的請求吧。」
「下午?啊,你是說我們命運的相遇嗎?原來你對我跟剎那同學被命運牽引的事是這樣有興趣的嗎?果然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啊。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哈姆是完全沒將比利的說的話聽入耳,而且亦沒有等對方的回應說獨自說下去了。
「今天放學之後我在命運的指引下,和剎那同學一起去到我們命運的場所,命運的玩具店。」
真實的情況是哈姆跟蹤剎那去到玩具店罷了。
「之後我們再一次在命運的安排下一起欣賞美麗的GUNDAM模型。」
只是每當剎那在興奮地看GUNDAM模型的時候,哈姆就會在剎那的身後出現,而剎那亦會馬上逃走。
每次剎那都會留下一句「對不起GUNDAM,這敵人太可怕了。」之後帶有淚光跑開。
這樣的事一直維持到剎那支持不到就逃離玩具店,可是哈姆依然是跟在後,結果,剎那只好逃回家去。
「我們一直相會到最後,我陪同剎那同學回家為止。」

「什麼回家!?你不會被剎那家的人見到吧!?」比利心想,如果是見到的話,那麼他今天下午所做的事就完全白費了。
「沒有啊,在路口附近剎那同學跟班上的某個人一起聊起來,我見剎那同學好像沒時間陪我,我便回來了。」
事實上根本剎那一直都沒意思陪哈姆就是了。
「那就好了。」比利安心舒了口氣。
「什麼?」哈姆完全不明白有什麼"好"的說。
「沒事了,你想吃飯就出去等吧。」說完比利將這位痴漢趕了出去。

這樣的情總是每天都在發生,比利亦知道一直這樣是不行的,可是他現在還沒想到什麼好方法去阻止這位痴漢的行為就是了。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